• 2021年
  • 2020年
  • 2019年
  • 2018年
  • 2017年
  • 2016年
  • 2015年
  • 2014年
  • 2013年
  • 2012年
  • 2011年
  • 2010年
  • 2009年
  • 2008年
  • 2007年
  • 2006年
  • 2005年
  • 2004年
  • 2003年
  • 2002年
  • 2001年
  • 2000年
  • 更早>>
  • 火之女神井兒

    火之女神井兒劇情簡介

    《火之女神井兒》該劇以朝鮮時代為背景,講述技藝卓越的女陶藝師柳井兒憑藉自己的能力克服重重困難,最後將朝鮮的陶瓷技藝發揚光大的故事;其中還穿插著她與朝鮮君王光海的愛情故事。在16世紀末東亞,將科學和藝術結合的朝鮮時代最出色的陶瓷器製作所分院的背景下,一個對陶瓷器有著天生的才能,以成為朝鮮最出色的女性沙器匠為目標的孩子柳井兒(文根英飾),面對複雜的宮廷鬥爭與同為沙器匠的競爭,不斷遭受迫害,但最後通過自己的才能和努力逐漸成長,戰勝了宿敵——李毓道(樸健衡飾),攀升到陶工領域的最高位。然而,因壬辰倭亂的爆發,與有著悲劇命運的朝鮮15代君王——光海君(李尚允飾)的愛情無疾而終,為結束戰亂最終選擇犧牲自己,與一直默默守護在旁的青梅竹馬——金泰道(金範飾)一同遠渡日本,在當地傳播朝鮮陶瓷工藝,成為日本內田山諸窯的陶祖,後世稱為百婆仙 。

    火之女神井兒角色介紹

    柳井
    演員 文根英
    朝鮮時代最出色的沙器匠,是擔任過司甕院邊首柳乙憺的養女。有著不畏逆境的剛毅性格與聰明無比的頭腦,母親在燒陶的窯中生下她把她交給柳乙憺後就過世了,養父想把她培育為最出色的沙器匠,但好玩的她卻心不在此,直到因為修復了宣祖大王最珍貴的器皿而惹來殺身之禍,養父因此去世,讓井兒發願一定要成為最優秀的沙器匠。為此,她離開了從小一起長大的的泰道哥,閉關拜師學藝,因朝鮮時代不接受女性沙器匠,井兒決定女扮男裝進入司甕院,因她的才華顯著,也為她惹來許多風暴。

    光海君
    演員 李尚允
    名為琿、朝鮮第15代王,但是並沒有得到祖宗的稱號,而是被稱為君的悲劇性郡主。從小具有帝王的風貌,但是他的聰明反而成為禍根。由於母后生下他後就因病過世,讓父親宣祖心裡一直懷有遺憾,成長過程中被親哥哥臨海君不斷的陷害,外加父親的妃嬪的仁嬪皇后為了自己的兒子信城君的繼位,一直想陷害光海。某次外出打獵時掉入陷阱中意外邂逅井兒,此後就一直把井兒放在心底,沒想到因為井兒為他修復了大王最珍愛的器皿而惹來殺身之禍,一直以為井兒就這麼走了的光海,再度看到井兒出現在他面前,驚訝之外還有更多的疼惜。

    金泰道
    演員 金範
    默默守護在井兒的身邊保護她。幫助父母做店裡的事情,剩下的時間練習武藝,再剩下的時間解決井兒的事情,這就是他的日常生活。那個時候並不知道這種感情是愛情,只是感到有義務照顧井兒,為了見到進入分院的井兒,想出了呆在光海身邊的妙計。像影子一樣守在光海身邊,看著井兒,等他清醒過來,發現了光海對井兒的感情。

    李毓道
    演員 樸健衡
    司饔院匠首李江天的兒子。名門陶藝家的長孫,年紀輕輕就作為陶工實力得到認可。在都城內玩土的人沒有人不知道李睦道,但是他本人卻並不滿足。別人都稱讚他是手握著土出生的天才,但是為了走到這一步,他手上的指紋幾乎被磨掉。只要一天不做陶藝就會睡不著覺的努力型天才。

    火之女神井兒分集劇情

    第1集
    已經長大的井兒憑自己出色的技術燒出令殿下誇讚的瓷器。李江天和柳乙檀兩位邊首接到諭旨命他們倆在分院郎廳競賽裡要全力以赴。仁嬪金氏問不是說好讓李邊首擔任分院郎廳為什麼還要競賽,下屬回答說競賽只是一個形式,柳乙檀的器具與內不相配。仁嬪說分院郎廳是管理瓷器的最高職位,這個財路只能讓自己人擔任。李邊首正在自己的瓷器室毀壞自己的瓷器發洩內心的恥辱,他說乙檀只是一個市井之徒,他一定要坐上分院郎廳的位置, 理應如此但是他也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因為他不清楚殿下會選擇誰坐上分院郎廳的位置。乙檀聽完諭旨後也回到自己的瓷器室,他問蓮玉為什麼只有他們幾個人,其他瓷器匠去哪了,蓮玉欲言又止。李江天正在向自己的手下訓話說要做出吸引殿下的最好瓷器讓他們好好配合。蓮玉說瓷器匠都去李邊首那裡了,而且李邊首讓人把鳳山白土都拿走了只剩下宣川白土,乙檀哈哈笑笑說他正想用宣川白土試試造出的瓷器,蓮玉說競選分院郎廳的職位怎麼可以嘗試,乙檀有信心的對她說她在李邊首身邊那麼久肯定知道宣川白土的用法,讓她盡情展現自己的實力,說完就開工。李江天在精心雕琢製成的瓷器,因為下屬發出聲音擾亂讓他劃壞了,他伸手抓壞了那件瓷器。殿下評鑑李江天和柳乙檀的瓷器,殿下誇讚了李江天的瓷器,在柳乙檀粗糙的瓷器中也發現好處,恭嬪也讚揚了柳乙檀的瓷器。仁嬪的親信提出說只能選擇一個人掌管分院郎廳,仁嬪建議品茶來分出他們的高低。殿下讓恭嬪用柳乙檀的瓷器,他用李江天的瓷器,誰知恭嬪剛喝一口就昏倒了,殿下驚慌的說有人要謀反,命令人把柳乙檀抓了起來。殿下審問柳乙檀,柳乙檀大喊冤枉,太醫跑來說娘娘得的是桃花蕁麻疹,現在娘娘已經醒了。柳乙檀送了一口氣,仁嬪的親信問他是不是在釉中加入桃花,他想起烘製瓷器時蓮玉在一旁弄桃花,仁嬪的親信要求治他的謀逆之罪。殿下問他是否遭知道恭嬪的病,他正要解釋,李江天站出來"好心"為他開罪。殿下問仁嬪親信他怎樣看,他想要替李江天求情,殿下打斷他說李江天是個有眼色的人,把分院郎廳交給他也可以。仁嬪的親信去向仁嬪彙報情況問仁嬪怎麼知道恭嬪的病,仁嬪說是在花園裡賞花時知道的,李江天擔任了分院郎廳。蓮玉去找李江天詢問柳乙檀的情況,李江天頭也不會的走了。晚上蓮玉買通牢房看管人進去探望柳乙檀,柳乙檀卻處處為蓮玉著想。李江天在看乙檀的瓷器,仁嬪的親信說這樣的瓷器還如他的眼,李江天說多虧仁嬪娘娘他才登上分院郎廳之位,仁嬪的親信警告他不要再因為這件事引起其它風波。蓮玉找江天問他為什麼送她桃花,她說要去義禁府告發是他陷害乙檀,江天勸誡她不要以小失大,否則她性命不保,蓮玉說她白天就會去告發他。在她回去的路上,江天派人追殺她,她背上捱了一刀急忙說自己懷了江天的孩子,那人把她關在了一個屋裡。江天得知蓮玉懷孕後看見毓道說他只要一個孩子就夠了。恭嬪為殿下誕下孩子,殿下赦免了牢裡的犯人,乙檀被流放。蓮玉在瓷器窰裡雷鳴雨天生下女兒,乙檀聽見聲音走進蓮玉把孩子交給他推他出去,窰轟然坍塌。乙檀將孩子撫養長大起名榆井兒。水靈和井兒在制瓷器,井兒很不專心,泰道來找井兒,井兒和他耍時不小心又打碎了出去,乙檀對於女兒無可奈何,他讓水靈和她爹先回屋裡,水靈是向乙檀學習制瓷,她說沒有同門,井兒又不喜歡制瓷器。殿下帶著兒子們出來打獵,臨海君命令光海君不可以跑在他前面,不可以打到獵物。井兒偷偷和泰道去狩獵。光海正準備射野豬,臨海趕來光海射跑了野豬,臨海把光海的馬踢跑了。光海走路掉進井兒挖的陷阱中,井兒和泰道分開,泰道去追小鹿,井兒來到陷阱著聽見有聲音,走進看見在陷阱中大喊的光海。井兒聽不慣他說話的語氣,光海騙井兒他被蛇咬了,井兒心急救他,沒想到被他拽進陷阱。光海讓井兒跪下讓他出去,井兒不願意,她要看他被蛇要的地方,井兒拽著他的胳膊誇張說毒已經滲透整個胳膊需要砍掉,光海上當說出自己沒受傷,他說自己是王子,井兒裝作害怕的樣子趕緊跪下行禮,光海正在得意時,井兒站起來說他以王子的身份不知騙了多少人。泰道拖著小鹿看見受傷的野豬射中了它,臨海跑來說是他的獵物,泰道狡辯,臨海命人將泰道綁了起來。井兒和光海仍然在陷阱中光海踩著井兒要上去,井兒突然翻身使光海壓在她身上,她推開他說他是無禮之徒。臨海正要射泰道,他父王趕來阻止了他,問他琿兒(光海)在哪,臨海誣陷泰道想要殺害光海,並說他會查明事情。殿下抓來泰道的父親。泰道說他真的不認識光海。井兒和光海在裡面很冷又生不著火,井兒用自己的裙襬幫光海避寒,開始他不願意,井兒解釋後他才願意,並且故意靠近井兒,井兒忍無可忍問他對她做了什麼,為什麼她的心跳的厲害,光海站起來一步一步靠進井兒,告訴井兒她是因為被他迷住才會心跳加速。這時光海聽見軍隊在喊他,井兒顫顫的問他他真的是王子。

    第2集
    光海聽見軍隊的呼喊就大喊自己在這,井兒趕忙捂住他的嘴,他拿掉井兒的手繼續喊,井兒情急之下用劍柄砸暈了光海。臨海帶領軍隊找光海時不小心被石頭碰到從馬上摔了下來,他的屬下都去扶他,泰道趁此機會跑去陷阱找井兒。泰道用繩梯把井兒拉上去,井兒抱著他的腰哭著說她沒有辦法才會把他砸暈。臨海被人拉起來扭幾下腰,翹起屁股放了個屁,隨從告訴他說泰道不見了。他聽見泰道喊找到光海了,泰道交代井兒跑回家不要回頭。隨從把光海救上來,光海醒來問他們有沒有看見一個女孩,臨海笑他做白日夢,光海問第一個發現他的是誰,泰道擔心隨從說出時臨海打斷隨從說是他發現的並要光海告訴父王是他找到他。井兒氣喘吁吁跑到家繞過站在院子裡的水靈進屋關住門,水靈岔開門縫說沒人追她,井兒出來看看喝了水靈端著的水,她問水靈如果得罪了王子有什麼罪,水靈說可能會死罪,也可能當奴隸,井兒說如果有人找她就說不認,說完慌張的跑了。臨海想要在父王面前邀功屢屢不得,殿下聽聞泰道家是酒家便領著一群人去泰道家。井兒跑到泰道家,泰道母親問井兒泰道在哪,泰道母親看見泰道和他爹還有一隊軍隊,井兒看見光海嚇得躲在了廚房。泰道母親讓井兒把飯菜端出去,井兒怎樣都不去。殿下看見盛酒用的碗,得知是乙檀製作就讓泰道爹把乙檀請來,井兒聽見父親的聲音偷看被光海看見,光海過來找她被水靈攔住,恰好他父王讓他回,井兒鬆了一口氣。信城(仁嬪兒子)向仁嬪請過安後,仁嬪告訴親信要讓殿下立信城為世子,百官齊推信城為世子,親信說江天已開始說服朝廷大臣。江天向孫行首購買一批金龜,吏判大人(仁嬪親信)用來收買大臣讓他們推崇信城為世子。江天回到瓷器室看見兒子(毓道)仍在工作,關心了幾句,他在心裡想髒活他背,兒子只需磨練技藝。朝堂上吏判大人提出設立世子一事起了爭議,殿下說立世子不可輕視,他命光海先擔任副提調一職,眾官驚愕。殿下拿出太祖爺傳下的罈子,臨海要去接,殿下說是交給光海讓他祭祀時供奉在祭陽所,臨海有怒不可發。光海請江天進,他告訴江天不用準備祭祀瓷器,父王準備用柳乙檀的瓷器,江天有一瞬閃神。乙檀讓井兒把院子裡的瓷器罐都收起來井兒不樂意爹的吩咐。沈鍾秀(水靈父親)偷拿瓷器賣給孫行首,拿定金去賭博,好不容易贏一回還被劫匪搶了。乙檀要井兒給他準備熱水,泰道幫井兒提水,井兒試水溫時燙了一下,泰道抓著她的手看,水靈看見泰道對井兒的關心很是羨慕。井兒在外面等爹爹洗澡時靠在泰道肩上睡著了,水靈端著西瓜讓泰道吃,井兒差點倒下,泰道趕緊扶她一下,水靈向泰道表達了愛意,泰道慌張的喊醒井兒要回去,這時乙檀喊他們三人。乙檀讓泰道送水靈回去,井兒和水靈難捨難分,互相交換了禮物,水靈向井兒要了泰道做的彈弓。毓道從鍾秀口中知道一些乙檀的事,他很想見識乙檀的瓷技。井兒送水靈一段路,泰道說他去去就回。路上水靈對泰道說無論如何她都走不進他的心裡,她從背後抱住泰道說她不會強求他把她放心裡,但她不會再回到那個地方。鍾秀沒有瓷器給孫行首,水靈回家看見被抓的爹爹,她說她會幫孫行首鑑賞瓷器提爹還賬。因為水靈不在井兒睡不著就去找爹讓爹給她講以前的事,講著她就睡著了。早上毓道來找乙檀,井兒以為他是小偷,乙檀出來,他向乙檀說明身份並請乙檀去分院製作祭祀瓷器。江天聽兒子說請乙檀來分院,他呵斥了兒子說以後不準再去找乙檀。乙檀喊井兒和他一起準備材料,井兒問他有關母親的事,乙檀逃避這個問題出了房門,看見站在院子裡的江天,他忠告乙檀不要妄想進入分院,井兒聽見他的話跑出來讓他給父親道歉,乙檀訓斥讓她進屋。乙檀說他不會再踏足分院。井兒惱怒爹的態度站在院子裡不進屋,乙檀用甜瓜誘惑她進了屋。井兒找泰道去山裡,泰道讓她先去。井兒躺在陷阱中向想起光海,她準備出去卻看見光海。泰道拉住跑往懸崖的井兒,井兒以為是光海追上她了大喊饒命,泰道正安慰她,她又看見向這邊走來的光海,井兒扒著懸崖邊的樹枝不讓光海發現,泰道搶走光海手裡的木劍,倆人打了一架,光海說有機會公平競爭,泰道說他不想再和他見面,因為每和他見一次面他都會失去一樣東西。泰道心疼井兒扒樹枝受傷的手,他們聽見馬聲,泰道打探。光海回井兒家,毓道已整理好瓷器。泰道看見一匹馬便騎上去找井兒,倆人高興的騎馬回去。毓道說他想拜乙檀為師,江天不允許。江天找吏判商量,吏判讓他為仁嬪做些什麼以保住自己的地位。江天喊住要出去散心的臨海,在酒樓裡江天告訴臨海乙檀曾經想要殺害他的母親,臨海氣憤不停喝酒,江天悄悄退走了,臨海喝醉到裡去找光海搗亂,他認為是光海間接害死她母親,憤怒的摔了太祖爺流傳下來的罈子。

    第3集
    臨海打碎太祖的瓷器推脫責任說是光海沒接住,光海去找父王稟告此事,臨海說自己還沒有醒酒在父王面前會讓他難堪。光海執意去找父王,仁嬪和信城在,仁嬪看著光海為難的樣子說自己還是先走,陛下拉住她,光海看著仁嬪幸災樂禍的表情沒有說出瓷器打碎一事,臨海出來也嘻哈著說他會幫他想辦法,光海嚴厲拒絕了。吏判去見仁嬪,仁嬪說祭陽所估計出問題了,讓他多注意,吏判從仁嬪那出來找江天斥責他不注意祭陽所的情況,吏判告誡他多操心祭陽所。毓道在祭陽所內研究乙檀的瓷器,江天看見差走兒子,他拿著乙檀的瓷器想摔碎時看見太祖的瓷器沒在祭陽所內。  光海去找孫行首問她知不知道可以修補瓷器的人,光海付錢她還是說不知道並讓他去分院找,光海擔憂的走在路上,火靈追出來說他可以去找井兒,他問井兒是誰,水靈說是乙檀女兒,光海知道了那天在山上的女孩是井兒。乙檀說他要去見一個破器匠,讓井兒在家看好家,井兒說就是火靈的爹,她讓爹把火靈帶來。井兒高興的催爹趕快走,隨即換了鞋去找泰道讓泰道教她騎馬,井兒剛上馬,馬不停她的指揮,泰道也攔不住馬,井兒被馬甩了下來,光海恰好抱住井兒,井兒詫異是光海,掙扎著要下去結果摔在地上。光海說每次見到她都驚天動地,光海忽然想起瓷器,井兒從地上撿起,她以為是自己打碎的。乙檀讓鍾秀去贖回火靈。光海在等乙檀回來,井兒以為他要治父親的罪,井兒解釋說不關她爹的事,讓光海處罰她。光海計上心頭一步步走向井兒朝她的額頭上彈了一下,井兒閉上眼睛等光海再彈,等井兒睜開眼光海已經走了,井兒追上他說她可以修補好瓷器,光海不信任她說如果修這個她就犯逆謀大罪,井兒從他手裡奪走碎瓷,光海說給她五天時間修好。臨海找不到光海心裡害怕拿下人撒氣,讓下人阻止光海見陛下。他找江天蠻不講理的讓江天貼上瓷器,江天利用他讓他將責任推給光海和乙檀以便除掉他們。井兒和泰道在修瓷器。毓道去祭陽所看見太祖的瓷器沒了,在地上發現一小塊碎瓷,井兒和泰道正在自家院子裡找這塊碎瓷。毓道去找父親他聽父親說是光海打碎的,他說他願意幫忙修補,江天說光海已經找乙檀了,即使光海讓他修補他也不能答應。乙檀回到家看見井兒手邊的瓷器震驚了,井兒說是自己不小心打碎的,乙檀嚇得坐在地上,他告訴井兒說是他打碎的,讓井兒不要插手。這一夜幾人難眠泰道還在幫井兒找缺少的那一塊。天亮乙檀揹著碎瓷出了家門,泰道攔不住井兒,她偷偷跟著乙檀,江天派人確認乙檀是否修補瓷器,井兒看見父親跪在一人面前,她大喊有山賊。江天得到訊息乙檀確實拿著碎瓷。乙檀領井兒去見他師父,幫忙修補瓷器,他說自己不會連累師父,希望他照顧井兒。師父讓井兒找和瓷器相同的土,師父很看好井兒讓乙檀把井兒留下,乙檀去了泰道家喝酒,聽泰道父親提起光海決定去找光海,泰道也跟著去了。毓道告訴光海太祖瓷器不見了,光海驚慌的說他放在朋友那,毓道說他會為他做一切。下屬來告訴光海乙檀求見。乙檀被請進去,兼司僕長聽說泰道射箭技術好,就讓他露一手,泰道矇住眼射的精準,高空飛物仍能射準,讓人佩服。乙檀讓光海把責任推他身上,光海說出真相,乙檀說他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事情有變讓他保護井兒。毓道告訴江天乙檀進了,江天告訴兒子乙檀是想要取代他的位置。兼司僕長說泰道在山裡打獵可惜了,光海下來說他還是擊劍好手,他悄悄告訴泰道讓他四日後的未時帶到銅器店街道。江天告訴兒子用雞蛋白可以粘瓷器,但是不能盛熱水。井兒正準備用雞蛋白,師父把雞蛋吃了,他給井兒一些蚯蚓用來產生粘著劑,井兒不負眾望終於粘好了,師父趁她睡覺時幫她加工了一下,更完美了。光海讓泰道把跟蹤他的引開,他拉著井兒的手就跑,泰道讓他們追著無處藏身,水靈將他拉進屋藏了起來。那些人進屋搜查,水靈故意打碎明朝使臣帶來的瓷器說是他們打碎的,騙走了他們,水靈對泰道說他們還在外邊,讓他等一下,水靈不捨的守在箱子外。跑到沒人的地方,井兒察覺到他們還拉著手急忙甩開了,光海說送她東西感謝她,拉她到集市買東西,井兒眼含淚水說以後他們不見面她和爹才會平安,所以希望他照顧好自己,說完轉身離開。泰道對水靈說井兒很想她,水靈問他,泰道覺得不自在說喊井兒來,火靈趕泰道走。光海看見井兒修補的瓷器難以置信,江天和臨海也分別去看了,上朝時臨海給江天說,江天說他會證明的。吏判說會上奏革職江天,江天說宗廟祭結束後他會後悔,讓他看乙檀和光海的下場。陛下去祭陽所檢視祭祀準備情況,看見官員把太祖瓷器端在手中,陛下震怒,毓道大膽上去說出去一杯摔碎。

    第4集
    毓道告訴殿下太祖的瓷器摔碎過,他根據父親說的方法往瓷器中倒熱水向殿下證明。井兒和父親坐在院子裡,井兒說她本來想用雞子白,但師父讓她用蚯蚓,結果真的看不出來,乙檀在心裡默默祈禱希望江天放過他們。殿下說如果他證明不出來就是死罪,一刻鐘過去了沒有一點異常,殿下讓人把毓道拉出去,江天顫顫巍巍上前捧著瓷器摔了,殿下大怒,江天說有粘著劑和沒有粘著劑的地方不一樣,殿下仔細觀察果然如此,殿下問是誰修補的,光海說是他打碎的也是他修補的,周圍人都屏氣無聲。殿下讓他重新修補好,殿下看見祭陽所內乙檀的瓷器明白事情,命人將乙檀收監。乙檀把睡著的井兒抱進屋蓋上被子,裡來人帶走他,井兒聽見聲音跟隨出來求他們放過父親,那些人推到井兒泰道趕到替井兒捱了幾下,井兒心急暈了過去。仁嬪斥責吏判要他找眾大臣商議如何除掉光海,光海去找殿下為乙檀開罪,殿下說這樣是為了讓他活命。殿下審問乙檀,乙檀承擔了所有的罪責。井兒把自己關在屋裡哭,泰道站在院子裡心疼井兒光海再三思索後出去卻被侍衛攔住。天亮泰道陪井兒進城。朝堂上,吏判間接請求殿下判光海的罪,低昂下故意會錯意下旨判乙檀死刑。吏判去找仁嬪彙報情況,仁嬪說信城剛讀完書經,不讓說晦氣的話,他退去。仁嬪告訴兒子因為他她才得到吏判等人的忠誠,她說他會是將來的世子。  井兒在城樓上敲鼓鳴冤,泰道在下面擔心她,光海後悔自己不應去找她,給她帶來災難。殿下覲見光海,井兒在殿內讓光海說明是她做的,光海想起乙檀的話閉口不談,殿下問江天是否相信瓷器是井兒所粘,江天不相信,井兒說如果是父親他一定會有雞子白,但她並未用。井兒害怕君王的威嚴已經被嚇哭,殿下讓她做一個讓他感到無比滿足的最美的碗證明自己。從殿出來,光海喊住井兒問她需要什麼,井兒埋怨他不說出真相,井兒拜託他讓她見父親,光海無能為力。毓道找光海問他是不是對他很失望,光海厭惡的說沒有,光海說他得到了父王的信任,間接告訴他粘瓷器的人是井兒。毓道回家對江天說,江天說井兒只是想為父親開脫罪名,讓他以後不要再參與此事惹禍上身。井兒不停的做瓷器,泰道勸她休息會,井兒鬱悶最美的碗該是什麼樣子。臨海帶人"好意"幫光海整理東西讓他快點搬出景雲,光海對他忍無可忍發了脾氣,臨海狠狠說他不會讓他要好運。井兒瞌睡了仍在制碗,實在瞌睡一頭栽在半成品上,井兒熬夜都流鼻血了,泰道心疼她所以去找水靈借了一件明朝的瓷器。光海在去井兒家的路上看見鍾秀運載分院的用料,鍾秀忙跪地說他想幫助井兒,光海接下親自給井兒送去,泰道說井兒打算放棄。泰道請求光海見乙檀,乙檀知道井兒和殿下的約定,乙檀告訴泰道讓井兒去工坊工具箱下拿一本書。光海讓泰道當他的武士,泰道說只要他答應守護井兒他就會答應他,光海為他們的互相保護所感動。師父得知井兒要製作最美的器皿,他間接向井兒解釋了美的含義,井兒也從父親留給她的書裡有所體會,她也知道母親的願望,井兒製作好碗進見殿下。殿下讓江天評價井兒的碗:粗糙不精。井兒向殿下解釋了碗的含義,碗底的線條代表母親餵乳的母之心,碗內的凹凸代表她承壽牢獄之苦的父親的眼淚。井兒已泣不成聲,殿下反問她這樣就能動搖他的心,井兒說如此他就不陪坐上龍椅。吏判出面拖出井兒,眾大臣附和,殿下阻止他們,吏判再次讓治她罪,光海說那他該如何治罪。殿下最終感動赦免了與這件事有關的人,大臣仍不罷休,殿下說讓他們先捫心自問,說完退朝回去。光海祝賀井兒取得成功,井兒向他道歉她打碎罈子,光海詫異她不知道實情,井兒聽過他的解釋後非常生氣他差點害死她和父親。井兒去大牢門口等父親,看見憔悴的父親放聲大哭說自己以後一定會聽父親的話。光海被禁足,他招來江天肯定的告訴他他會向父王推薦乙檀去分院。乙檀看見乙檀父女恨不殺之。吏判對江天說他令他失望之至。乙檀帶井兒去泰道家慶祝,泰道父親說希望他們可以求光海給泰道一個職位,幾個人開懷暢飲。江天在分院聽鍾秀說乙檀為人品質比他好,將這些記在心裡。孫行首帶水靈拜訪乙檀,乙檀希望她可以放了水靈,井兒看見水靈很是激動,水靈告訴井兒她爹成為分院邊首了。江天懷恨在心讓馬風去刺殺乙檀。

    第5集
    馬風奉江天的命令刺殺乙檀,井兒和乙檀說話時生氣乙檀非要讓她做沙器匠就起身離開,等了一會不見乙檀追過來,井兒發現不對勁準備去找爹爹,聽見有對話的聲音,她趕快跑向爹爹,看見有人拿著劍刺殺爹爹,井兒端起一件瓷器砸在馬風身上,馬風惱羞成怒刺向乙檀,乙檀和他反駁,終究一介草夫抵不過練武之人,乙檀捱了一劍又為井兒當了一劍,馬風想繼續下手,光海和泰道趕到,泰道從地上撿起石頭扔向馬風阻止他再下手。光海和泰道追馬風想抓住他,光海聽見井兒的哭聲先回到井兒身邊,泰道繼續和馬風打,但他不是馬風的對手,馬風雖然受他一劍但還是跑了。井兒哭著暈了過去,光海將她摟在懷裡,泰道返回看見井兒一把推開光海摟住井兒。馬風回去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向江天覆命,江天心裡默唸一山容不得二虎,希望乙檀走好。乙檀郎廳的貴重瓷器被盜,鍾秀嚇的坐在地上。光海召江天告訴他乙檀昨晚遇刺身亡,江天裝模作樣感到惋惜,勸光海要振作,他會一併做了乙檀的工作,領導好分院。江天從光海那出來,吏判就在外面等他,吏判已經猜出乙檀的死是江天所為,他還譏笑這讓江天轉告盜竊的人藏好被偷走的瓷器,江天狠狠的看著吏判離開的背影。泰道把井兒帶到他家,井兒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找她爹,跑了一個屋又一個屋,泰道喊住她,井兒好像聽見爹爹喊她,原來是想起昨晚爹爹臨死前喊她的聲音,又淚流滿面。井兒沉默好久才開口說話,泰道在一邊陪著她,她說其實爹一直陪在她身邊,沒有離開,泰道也同意她的話,井兒哭著說可是爹不在安慰她,不在哄她開心,泰道想拉她去散心,井兒甩開他的手,泰道說他去找火靈(即水靈)問她去不去。孫行首約江天見面,火靈給江天倒茶,江天看見盛茶的瓷器是乙檀製作,行首問江天乙檀為什麼離開分院,江天說他是犯了大逆罪被趕出去的,井兒恰好趕到推開門和江天辯論,井兒讓江天給她爹道歉,江天怎會道歉,他說不要再對亡靈者做出不敬的事,說完繞過想要離開,井兒擋在他面前堅持讓他道歉,還有他侮辱他爹不會娶妻的事一併道歉,火靈勸井兒不要再說,她告訴井兒他是全國最好的沙器匠,井兒不服氣說她爹才是最棒的沙器匠,江天怒視井兒,火靈想拉井兒出去,泰道將火靈拉了出去。江天告訴井兒當年乙檀毒殺恭嬪娘娘的事,井兒不相信,江天說她爹永遠不可能成為最好的沙器匠,說著拿起桌子上乙檀的瓷器當著井兒的面摔碎了,又一腳踩上去,井兒握拳忍著怒氣說如果她成為最好的沙器匠他會不會道歉,江天嘲諷她是個狂妄的孩子,笑著離開了。井兒問孫行首怎樣可以成為最好的沙器匠,行首說需要進入分院,但剛才她已經得罪了分院的最高長官,行首建議井兒跟她行商,井兒毫不猶豫拒絕了。井兒去墓地看乙檀,她說她不會相信別人的說辭,她要成為最好的沙器匠,讓那個無視爹的人顏面掃地。井兒對泰道說她要離開去學習製作瓷器,井兒站在懸崖邊上威脅泰道,泰道抱住緩緩後退的井兒,井兒說她會去找師父,師父會幫助她,井兒將自己的鞋扔下去造成假死的樣子,她和泰道相約五年後在這裡見面。井兒和泰道分道而行,光海騎馬向著泰道的方向而去 ,井兒忙躲起來待他走過後鞠了一躬離開。光海聽泰道說井兒跳河自殺,他派人打撈一天只找到一隻鞋,光海責備泰道為什麼不保護好井兒。晚上,光海和泰道一人拿井兒一隻鞋思念井兒。井兒走到師父家就暈了,等她醒過來想拜師父為師,她跪地再三請求師父就是不答應,井兒站在院子裡等師父同意收她為徒,下雨也未曾離開,師父喝酒回來經不住井兒的執拗終於答應她。井兒每天做家務,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了,泰道的武藝也長進了,火靈也亭亭玉立,煜道更有領導風範,臨海還是每日尋歡作樂,光海去井兒設定的陷阱懷念往事。井兒的技術已經很好了,師父仍在不斷教井兒,祖孫二人相處的十分融洽,晚上井兒換了一身男裝去請求師父讓她出去賣瓷器,師父的身體也越來越不好,井兒讓他調養身子。殿下很高興接待明朝使者的完滿,他誇獎了大臣們,然後讓他們回去,滿朝文武卻站著不動,臨海說大臣都在等著,吏判接著說每次結束朝貢是殿下都會獎賞功勞最大的人,殿下這才想起拿出獎勵喊光海出來,提升他為正提調,光海跪下答謝。退朝後,臨海問父王為什麼不是他,父王嚴肅的說出了他的勾當並讓他自掏腰包補償損失。臨海去找光海讓他請客,光海謙虛的說他已經和分院的人約好了,讓他不用等他。臨海見光海出去了,他看見父王賞賜給光海的腰帶計上心頭,他帶著腰帶進了妓院。井兒揹著瓷器走到城門口看見城樓上的大鼓,又想起往事。井兒走到妓院門口想要在這裡將瓷器賣個好價錢,臨海冒充光海的身份在妓院尋歡作樂。都妓大人看了看井兒的瓷器給她好幾件首飾交換,井兒皺眉不說話,這是有人進來告訴都妓大人一個叫光海的人需要她去處理,井兒想光海怎麼來這。

     1/7    1 2 3 4 5 下一頁 尾頁

    火之女神井兒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TNmS 收視率 AGB 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13/07/01 10.1% 11.1% 10.7% 12.3%
    2 2013/07/02 10.4% 11.7% 11.4% 11.3%
    3 2013/07/08 9.3% 10.5% 10.3% 11.4%
    4 2013/07/09 10.6% 11.9% 12.0% 12.8%
    5 2013/07/15 11.5% 13.3% 10.6% 11.7%
    6 2013/07/16 11.3% 13.7% 11.8% 13.3%
    7 2013/07/22 11.2% 13.4% 11.7% 12.6%
    8 2013/07/23 12.1% 15.1% 11.8% 12.4%
    9 2013/07/29 11.2% 13.7% 10.4% 11.6%
    10 2013/07/30 10.8% 13.4% 11.0% 11.5%
    11 2013/08/05 10.7% 13.6% 10.0% 11.2%
    12 2013/08/06 11.0% 14.4% 11.6% 13.0%
    13 2013/08/12 8.2% 10.5% 9.1% 10.3%
    14 2013/08/13 8.8% 10.9% 9.6% 10.8%
    15 2013/08/19 7.7% 9.6% 7.8% 9.4%
    16 2013/08/20 8.2% 10.3% 9.4% 9.8%
    17 2013/08/26 7.6% 8.7% 8.6% 9.9%
    18 2013/08/27 8.4% 10.3% 9.1% 10.9%
    19 2013/09/02 8.5% 9.7% 8.4% 9.7%
    20 2013/09/03 9.6% 11.5% 9.1% 10.4%
    21 2013/09/09 7.6% 8.9% 8.4% 9.4%
    22 2013/09/10 8.2% 9.1% 7.9% 9.1%
    23 2013/09/16 8.2% 9.9% 7.5% 8.7%
    24 2013/09/17 7.9% 8.5% 7.2% 7.8%
    特輯1 2013/09/23 5.4% 6.1% 4.8% 5.6%
    特輯2 2013/09/24 4.6% 5.5% 4.0% 4.4%
    25 2013/09/30 7.1% 7.6% 6.0% 6.5%
    26 2013/10/01 7.7% 8.8% 7.6% 8.4%
    27 2013/10/07 7.9% 9.2% 7.4% 9.0%
    28 2013/10/08 7.6% 8.5% 7.2% 7.7%
    29 2013/10/15 8.2% 9.3% 9.0% 10.3%
    30 6.8% 7.2% 8.0% 9.5%
    31 2013/10/21 9.1% 11.0% 9.3% 10.4%
    32 2013/10/22 10.3% 12.1% 9.6% 10.6%
    平均收視率 8.1% 10.9% 9.4% 10.0%

    火之女神井兒原聲音樂

    《火之女神井兒》OST(發行日期:2013年10月22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悠忽悠忽 Various Artists  
    2. 眼淚也是愛 白娥娟  
    3. 流淚 Noel  
    4. 永遠注視著你 Bobby Kim  
    5. 我愛你 樸智敏(15&)  
    6. 即使閉上眼 Lush  
    7. 自言自語 金亨鍾  
    8. 沙器匠的命運 Various Artists  
    9. 幸福的井兒 Various Artists  
    10. 孤獨的君主 Various Artists  
    11. 炙熱的心 Various Artists  
    12. 釀造愛情 Various Artists  
    13. 喜悅 Various Artists  
    14. 永不消失的愛情 Various Artists  
    15. 釀造緣分 Various Artists  
    16. 顫抖的手 Various Artists  
    17. 心中如風 Various Artists  
    18. 如火般的愛 Various Artists  
    19. 孤獨的鬥爭 Various Artists  
    20. 如火如花 Various Artists  
    21. 女沙器匠 Various Artists  
    22. 井兒的眼淚 Various Artists  
    23. 命運 Various Artists  
    24. 分院郎廳井兒 Various Artists
    火之女神井兒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路線脫離
  • 臥底
  • 農夫士官學校2
  • 黑狗
  • 壞愛情
  • VIP
  • Running Man
  • 無理的英愛小姐第17季
  • 心動警報
  • 赤月青日
  • 愛上變身情人/內在美
  • Live
  • 能先接吻嗎
  • 愛情共感
  • 沒關係,是愛情啊
  • 愛情是什麼
  • 冰之戀
  • 律師情人
  • 青春的陷阱
  • 商道
  • 妻子
  • 比花還美
  • 百萬新娘
  • 律師們
  • 我也會去
  • 愛情與慾望
  • 京城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