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君-繪畫愛情

大君-繪畫愛情劇情簡介

《大君-繪畫愛情》此劇講述同時愛上朝鮮美女成瓷炫的殷成大君和晉陽大君,兩位王子強烈的慾望和純真的愛情故事。

大君-繪畫愛情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尹施允 李輝 朝鮮社交界最好的駙馬候補、王位繼承順位第三位,以高貴的身份和絕對的美貌,具備高人氣。
陳世娫 成瓷炫 所有人都愛著的朝鮮絕世美女代表,是名門之後,從小以美貌出名,作為朝鮮第一美人,求婚者從朝鮮八道蜂擁而至。
朱相昱 李江 夢想成為第二個李芳遠,雖貴為世子深受世人羨慕,卻是萬年老二,他渴望著成為像太陽那樣的王,能獲得心愛的女人。

李江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孫炳昊 陽安大君 李江和李輝的爸爸,朝鮮國其中一個王子。
柳孝榮 尹娜謙 李江的妻子,權欲旺盛的女人,在愛情與權力之間,她毫不猶疑地爭取更多的權力。
秋秀賢 楚腰輕 支援李江成為下任國王,同時暗戀李輝的舞女。

瓷炫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基英 成抑 瓷炫的爸爸。
金美京 竹山安氏 瓷炫的媽媽
韓載錫 成得植 瓷炫的弟弟。
文知茵 侍女 瓷炫的好友,被得植暗戀。在大家族中出生,但她為了逃離家人的控制而選擇成為她們家中的侍女。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宋在喜 朝鮮國中的皇帝。
樑美京 大妃沈氏 國王的妻子
尹瑞 雪花 李江的未婚妻,暗戀李輝。
孫知賢 樓詩介 女真族混血兒,李輝的護衛武士。

大君-繪畫愛情分集劇情

第1集
空曠寂寥的雪山深處,殷成大君李徽帶著侍衛和侍女兩名屬下艱難而堅定的趕回王,李徽出征北方三年未歸,現在終於回來了。王裡的主上已經病情沉重,命懸一線,大妃娘娘命令封鎖主上病危的訊息,現在世子年幼,訊息一旦傳出後果不堪設想。但依然瞞不住晉陽大君李江安插在皇的耳目,訊息很快被送出。與此同時,李徽已經來到城門口,卻遭到無端阻攔,並說李徽已戰死沙場,現在這個是冒名頂替,侍衛告訴城門守將此乃死而復生的李徽,豈料,守門將領卻以不敬之名欲殺死李徽三人,怎奈三人武功高強守門將不是李徽等人的對手,恰在此時李徽看到裡慌慌張張出來一名女,隨後追趕而去。女將信送給李成,告知主上病危的訊息,大妃娘娘控制訊息不外洩,尹娜謙和李江以及尹娜謙的哥哥商議下一步行動,尹娜謙分析現在是關鍵時刻,而大妃娘娘卻孤立宗親和大臣,建議李江奪取顧命之位輔佐幼主,目前在皇的晉陽大君李江兵力和大妃娘娘各一半,當務之急就是立刻進奪得先機,李江同意了尹娜謙的意見,尹娜謙高興地讓哥哥迅速安排,自己則要幫李江準備進朝服,此時卻有人來求見李江。來人正是成瓷炫,因為她和李徽是感情深厚的戀人,而李江對其求而不得,李徽去北方的三年多次求親不成,李江因愛生恨,讓弟弟元凌君去求親成瓷炫,逼迫兩人成親,成瓷炫來找李江懇求他不要讓元凌君去求親,李江卻告訴成瓷炫她除非回頭跟自己,否則就必須準備做新娘,成瓷炫再次拒絕了李江,並表示自己非李徽不嫁,之後告辭而去。等候在外的尹娜謙看到成瓷炫出來上前就是一記耳光,她原本和成瓷炫是很好的朋友,尹娜謙的這個舉動讓成瓷炫很傷心,尹娜謙告訴成瓷炫自從她在他面前搔首弄姿那天起,兩人便已不是朋友了,尹娜謙每次看到成瓷炫都忍不住妒火中燒,在她看來尹娜謙這次牙根就不該來見自己的丈夫,希望她能跟元凌君成親,那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折磨。李徽抓住了送信給李獎的女將其殺死,讓侍女穿上她的衣服拿著令牌混入中見大妃娘娘,並同時寫下血書"徽"字讓其帶給大妃娘娘。侍女見到大妃娘娘時,大妃娘娘正為現在的時局憂心,就要堅持不下去了,隨行的女們看到侍女不知道行李,懷疑是刺客欲將其抓獲,侍女武功高強制服侍女順利將血書交給大妃娘娘,大妃娘娘一看便知是李徽回來了,激動的落淚,趕緊命人去接李徽二人請求接入中,與此同時,李江也坐著轎趕往中。李徽看到大妃娘娘跪地哭喊母后,我回來了,眼淚順著臉頰流下。大妃娘娘看到跪在面前的李徽激動的抱著他,淚流滿面,她沒想到這個兒子還能回來,心疼他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本以為已經死了,可是現在卻回來了,上天終於把李徽送回來了。而李江來到門外慾強行進殿探望主上,被人攔截,殿內傳出哭喊的聲音,大妃娘娘從殿裡走出來,大妃娘娘告訴李江和眾人主上已經駕崩了,李江傷心之餘問起顧命之位有誰擔任,李徽從大殿走出來告訴李江自己已經接受了顧命之職,並傷心的走上前抱住李江,輕聲說著兄長,我回來了,我活著回來了。李江和李徽更換喪服的時候,李江故意告訴李徽成瓷炫即將和元凌君成婚的訊息,李徽不顧一切地騎馬趕往成瓷炫家裡,成瓷炫父母看見李徽的剎那還以為是見到鬼了,李徽要求見成瓷炫卻遭到拒絕,成父成抑告訴李徽成瓷炫已經許配人家了。李徽不顧一切的衝進內院大叫娘子,成瓷炫此時已經落髮欲出家為尼,聽到叫喊聲成瓷炫衝出屋門顧不得穿鞋,飛奔至李徽懷裡,二人緊緊相擁,激動落淚。時間回到了兒時,李徽自幼生長在中,快樂幸福,而李江則從小被寄養在外,不奉召不得入內,李江滿腹怨言,認為同樣是王子可是自己卻不得享受父親關愛,母親愛撫,由於心裡懷著巨大憤慨,他不顧人阻攔強硬來到門求見大妃娘娘,大妃娘娘由於照顧生病的世子命李江離開,李江固執的硬要進見主上和母后,即使渴死也要站在門口,此時,李徽走出來抱住這個兄長,告訴他母后在等著他,對於人的阻攔李徽更是一頓責罵,並主動承擔因此帶來的任何後果,李江得以跟著李徽見到大妃娘娘。大妃娘娘見到李江,責問李成為何不顧制度非要覲見,李江告訴大妃娘娘自己好久不見母后因此思念,大妃娘娘不僅動容,讓坐在身側的李徽去安排李成的住處,豈料,李江卻因為李徽不該坐在那個位置讓自己跪拜,李徽慌忙跑到李成身邊坐下,承認自己的過錯和欠考慮。李徽把自己寫的思念李江兄長的詩詞念給他聽,李江卻在觀察大妃娘娘的神情,看到大妃娘娘欣賞和喜愛的神情更加深了李江對李徽的恨意。李江跟著李徽走出大殿的時候發現有個小女小燕幫李徽擦拭靴子,李徽對這個小燕也比較關心照顧,責怪女不該出來幹活,小燕表現出對李徽的愛慕,李徽命小燕回去養傷,等到傷養好要帶著小燕去玩。

第2集
李徽和李江都長大了,李徽時常對著小燕死去的河水發呆,雖然已經記不清小燕的長相了,可是這件事卻始終無法忘記。這天又在這裡發呆,李江來到這裡邀請李徽出去射獵,並得意地讓李徽告訴父王和母后是安陽大君伯父邀請的,就連父王母后也不敢違拗安陽大君的,李徽卻表示不願射獵。外,成瓷炫坐在轎子裡被擡著去進行儀態訓練,她卻狀況百出,先是坐轎居然睡著了,訓練的時候還總是踩著裙角摔倒,訓練他們的人稱讚尹娜謙馬上就要成婚了,卻依然刻苦訓練,而成瓷炫她們這些沒有成婚物件的人更應該多訓練。成瓷炫告訴人自己不願意成親,一番話被其他訓練的人嘲諷不想訓練可以離開,一天到晚裝模作樣,完全可以離開回家去的,成瓷炫反脣相譏認為嘲笑自己的人無論如何訓練也不能通過的,兩人正在爭執不下的時候被成瓷炫阻攔,成瓷炫讓人進行下一課,此時,成瓷炫卻謊稱上廁所趁機逃跑了,守在外面的丫鬟阻攔不住她,無奈地隨後追趕而去。成瓷炫來到染料坊想要買藍色的染料,老闆看見成瓷炫到來慌忙把染料藏在身後,謊稱沒有藍色了,成瓷炫發覺老闆藏在身後了,趕緊和丫鬟搶奪染料,雙方爭執中染料瓶掉落地上,染料撒在了成瓷炫的裙子上和地上,老闆大叫著讓成瓷炫賠償,他告訴成瓷炫這是皇中專用的染料,需要100兩銀子,眼見成瓷炫拿不出銀子要用丫鬟抵債,丫鬟抱著成瓷炫不肯撒手,成瓷炫也將丫鬟護在身後,在雙方爭執不下的時候,目睹了全過程的李徽主動站出來,霸道的拽過成瓷炫的衣裙,用手指抹了一些放進嘴裡,並對著成瓷炫伸出舌頭,這些舉動簡直嚇壞了成瓷炫,豈料,李徽讓成瓷炫看一下自己舌頭上的顏色,得知是黑色時,李徽確定這是假貨,告訴成瓷炫1兩銀子足夠了,並反問老闆這些是不是打算賣給書院,得到承認之後嚇唬老闆賣假貨可以送官府的,老闆發誓證明是真貨,李徽讓奇特通知書院取消合作,老闆嚇得慌忙跪下求饒,只好認可1兩賠償。成瓷炫追趕上李徽向他道謝,李徽卻反而譏諷成瓷炫畫畫的人居然不認識顏料真假,他只是不想看到有人賣假貨,不需要跟自己道歉。成瓷炫反問李徽如何知道自己畫畫的,李徽輕描淡寫地說成瓷炫她的拿毛筆的手上全部都是梅花顏料的味道,成瓷炫卻要李徽向自己道歉,因為剛才對自己掀起衣裙取顏料,並認為李徽是無理舉動,是個無恥之徒,如果知道李徽是哪裡的人一定讓他付出代價,李徽也反脣相譏認為成瓷炫不是什麼大家閨秀,徑直走到成瓷炫的面前告訴她自己住在官方李家,隨時可以來這裡找他,李徽為了逗成瓷炫故意裝作一副輕浮樣,附在成瓷炫耳畔意有所指地讓她來找自己,成瓷炫因為李徽的這幅舉動更加生氣,於此同時李徽也生氣成瓷炫居然罵自己是無恥之徒。大殿上,群臣因為冊立世弟的事情爭執不下,以右議政樸富景為首的群臣認為現在的主上做了世子20年,繼位3年,成婚十幾年可是中無後,應該從自己弟弟中選擇一個作為世弟,穩定國本。以大提學成抑(成瓷炫的父親)為首的群臣則認為目前議論此事尚早,主上打斷雙方的爭執認為現在國喪不久,以後再議。安陽大君和李江打獵,李江勇猛射殺野豬,被安陽大君稱讚已難得遇到敵手,兩人將野豬架在寺廟門口燒烤,引起寺廟和尚不滿,寺廟主持大叫著衝向李江,卻被其他和尚拉下去下去,李江對於戲耍僧侶的事情得意的哈哈大笑,之後,李江又主動賠給僧人錢財表示歉意,僧人害怕不得不接受。李徽和侍從小靈子回到中,小靈子因為沒看好李徽讓他逃學而遭到大妃娘娘的痛打,李徽為了小靈子跪地求饒。大妃娘娘告訴李徽現在王室混亂,需要他幫助王兄分擔,同時告訴李徽實際現在後中的孝嬪娘娘已經懷孕,因為是在國喪期間懷孕的,主上不好意思說起這事,同時也擔心有悲劇上演,孝嬪娘娘以養病為由會孃家養胎了。李徽大喜,要求大妃娘娘答應自己以後自己的婚事由自己做主,大妃娘娘認為王室的婚姻不是由自己決定的,李徽勸大妃娘娘自己註定了是大君之命,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但是唯獨這樣想跟自己愛的人在一起,大妃娘娘默許了李徽。成瓷炫回到家裡的時候發現母親帶著很多大臣的命婦,在自己房間內吃喝賭博,成瓷炫嚇唬母親父親即將下朝,嚇得其她人慌忙離開。離開之時正好碰到成抑下朝回來,成抑看到許多人覺得有異常跑回房間問責,從地上發現了賭牌,成抑責怪夫人只顧玩牌不顧孩子,弄得成瓷炫滿身染料,如此怎麼嫁人,母女倆皆是尷尬不已。李江帶著狩獵來的許多獵物個主上,並希望主上親自送給大妃娘娘,因為那樣她才會開心。之後,和李徽一起離開,兩人談起了各自的婚姻,李江認為娶誰都不重要,只要能生下後代穩固大君位置就可以了,李徽則認為還是需要娶自己心儀的姑娘才好,並告訴李江自己已經懇求母后准許婚姻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李江看出李徽有了心上人,可是李徽並未承認。

第3集
在賽場上,正當李徽搶到先機時卻被紅衣隊的人惡意刺傷,同時也刺傷了李徽的馬匹,李徽跌落馬下。而成瓷炫發現哥哥已經看到自己慌忙逃離現場,為了躲避哥哥的追捕她跑進了一間房。豈料,這間房子是李徽更換衣服的地方,雖然聽到聲響,成瓷炫躲了起來還是被李徽發現,李徽雖然對再次見到成瓷炫很意外,但是依然疑心成瓷炫別人派來的眼線,因為此時成瓷炫穿著婢女的衣服更加引起李徽的懷疑,抓緊成瓷炫的胳膊質問她究竟有何目的。此時,李江卻在責怪成瓷炫的哥哥,認為士兵突然離開戰場是死罪,但是看在勝利的份上饒了他,只是從此他不再是主力。成瓷炫見到李徽如此責問自己,氣的奪路而逃,但是看到手上的血跡這是李徽的血,成瓷炫不放心又轉回去為李徽包紮,李徽放下心防抓住成瓷炫的胳膊問她是哪裡人,住在哪裡。成瓷炫一語不發轉身離去,開啟房門的一瞬間卻看到了李江站在門口,李徽告訴李江這個姑娘是走錯房門的人,成瓷炫趁機離開,而李江根本就不相信這些,示意下屬跟著成瓷炫。成瓷炫走在大街上恰好碰到父母和兄長,成瓷炫掉頭就跑被哥哥得植抓住脖領押回去,這一幕被跟蹤的人和尹娜謙看到,尹娜謙認為這姑娘非常可愛,對這件事情也產生好奇,打算親自去看望成瓷炫打聽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麼。與此同時,跟蹤的人將事情彙報給李江,李江不懷好意的笑了,認為大提學的女兒卻進了大君的房間,看來蹴鞠勝利的慶功宴要更改地址了。孝嬪到了生產的時間,發現是難產,大妃娘娘命令必須保住孩子,太醫下定決心讓接生的人不必將孩子轉過頭來,強硬拉出體內。成瓷炫的侍女末端正在屋內做成瓷炫的替身,夫人帶著成瓷炫回來,責怪末端不看好小姐還自願做替身,要把末端找人賣掉,成瓷炫著急的抱著末端不肯撒手,並要挾母親如果送走末端自己就出家為尼,恰在此時,得植來稟報母親大君李江來到,要在家裡舉辦慶功宴,食物都是有大君準備,但是自己家裡也不能真的空手迎接,夫人嚇得驚慌失措慌忙去準備了。得植讓成瓷炫進屋靜心不要再出來了,成瓷炫卻認為如果不是哥哥追趕自己也不至於被家裡發現,從而連累末端。得植露出肩膀上的傷痕給成瓷炫看,告訴成瓷炫這是大君打的,差點連命都沒了,就因為去追趕這個妹妹,成瓷炫表示很抱歉,得植讓妹妹好好在房間裡待著不要出來,否則下次被趕走的就不是末端而是這個妹妹了。李江和陽安大君坐在遊溫泉中,費盡心力一個個挑選美女,要找一個合適的人送往李徽身邊,最終選定了有名的藝伎楚腰輕,楚腰輕卻高傲的拒絕了這個任務,她認為自己是有名的藝伎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才能支配自己,陽安大君笑言如此美人沒有必要便宜弟弟,自己可以先擁有,楚腰輕卻說那得要看李徽和李江哪個能得自己的芳心,李江迅速將手中的就被擲向楚腰輕的臉頰,就被的邊緣在楚腰輕臉上劃下一個細細的血痕,李江告訴楚腰輕她沒有選擇的餘地。楚腰輕並未慌張而是慢慢的拿起酒杯為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之後,來到溫泉裡走向李江主動捧著李江的臉吻上他的脣,告訴李江宴會上見。陽安大君問為什麼如此貌美的女人他不留做自己用,李江認為女人貌美且膽大,正是最好的武器,尤其是美人計。小靈子在為李徽擦洗傷口,李徽的眼睛卻盯著放在水盆中成瓷炫的手帕,那是她為自己包紮時候用的,此時,李江派人來通知李徽天黑前趕到大提學家,慶功宴在那裡舉行。李江沒到宴會開始就提前來找得植,希望能喝到成瓷炫泡的茶。成瓷炫不得已隨著末端去給李江倒茶,卻發現李江就是自己在李徽那裡看到的人,正要逃脫,得植卻看見了成瓷炫,讓她來給李江見禮,結果,成瓷炫卻一不小心踩到裙襬摔倒在地。李江看成瓷炫為自己倒茶的時候忍不住稱讚得植有個漂亮的妹妹,得植卻說妹妹就是野丫頭,家裡人都束手無策,李江卻說如果給她翅膀她一定可以便蝴蝶,只是現在還是地蠶而已。此時,李徽來到看到三人在亭子上,就躲在假山之後聽三人說些什麼。此時,成瓷炫卻將茶水撒在了桌子上,責怪得植不該說自己壞話讓自己分心,並責怪李江不該責打得植,他只會讓屬下敬重和害怕自己而已,李江告訴成瓷炫只是希望得植成為猛將而已,成瓷炫卻毫不退縮,反說殘酷性成就不了猛將。李江見此情形主動向得植道歉,並問成瓷炫是否原諒自己,成瓷炫卻說該原諒他的是哥哥不是自己,此言一出,嚇得得植趕緊趕走了妹妹,這一番情形讓李徽忍不住笑了。成瓷炫離開之後碰到了李徽,成瓷炫受到後面末端的衝撞,收足不穩一下子撞到了李徽懷中,李徽告訴成瓷炫男子漢該道歉就得道歉,並鄭重的因為之前的事情向成瓷炫道歉。陽安大君聚集朝臣議事,樸富景認為已經提出了冊立世弟的要求,現在就不能退而不進,希望陽安大君出面促成此事,陽安大君自信滿滿的說不著急,一切都會按順序來的,只要自己提出就沒有人能拒絕,正在眾人認為大事必成之時,尹子俊來稟告陽安大君裡誕生小王子的事情,眾人皆驚。

第4集
李江看到李徽來到撒開了手,而李徽則用異樣的眼光看了一眼,跟隨李江離開,李徽告訴李江孝嬪已經分娩。李江回到中當面詢問這一訊息,並問為什麼這一的好訊息不提前通知大家,李徽則欣喜萬分,關心著孩子好不好,長得是不是隨主上。陽安大君和李江商議,這件事是誰都沒有想到 的,孩子是在國喪期間有的,自己一直在用藥物給那些嬪妃,讓她們不能懷孕,或許她們意識到這件事是簡單的不孕,能在國喪期間懷孕,李江認為這不是男人的慾望而是更加切實的人心願。陽安大君意有所指的說,雖然能生下龍種,可是長多大就不得而知了。聖旨向眾人傳達了王子誕生的訊息,將優惠政策普及天下,並釋放囚犯,減免賦稅,在朝堂下的李徽開心的笑了,這些都是他希望看到的美好景象,而李江則氣憤難平,臉色鐵青的離開。李江心煩意亂的射箭,陽安大君看出他的心事,勸李江一個連眼睛都沒有睜開的孩子,肯定不是李江的對手,江山也不能交給一個孩子管理,自古以來只要有戰事就會臨時改變主意改選繼承,因為一個孩子什麼也做不了,同時命人給李江挑選戰馬送他去北方。李徽命小靈子將藍色顏料和一個手絹裝在盒子裡送給成瓷炫,裡面的手帕上畫著蘭花,居然和自己畫的一樣。尹娜謙來找李江,要和李江解除婚約,她認為與其被人冷待不如獨自生活,李江卻嘲笑尹娜謙是因可憐的自尊心受傷才鬧出這一出的,尹娜謙拿出匕首一死證清白,卻被李江阻攔,李江告訴尹娜謙這個匕首成親時候還給她,尹娜謙告訴李江他不想過著什麼都不知道的生活,在別人的左右下決定命運,她希望能和李江過著夫唱婦隨的生活,全力輔佐李江,或許李江認為尹娜謙和自己太相似了,李江再次告訴尹娜謙成親那日再見。李徽未見到成瓷炫的回信,又再次寫信告訴成瓷炫如果想學習畫馬的話,就要去馬場,自己會親自教她。李徽看到女扮男裝的成瓷炫簡直就是目瞪口呆,成瓷炫解釋為了避免緋議不得不如此,豈料,李徽飯說她被皇室的男人抓住胳膊就不怕緋議嗎,成瓷炫卻對抓著自己胳膊的李江恨的咬牙切齒,認為那種男人欺負自己的未婚妻,簡直可以咬死了。李徽教成瓷炫畫畫的時候,成瓷炫則認真的跟隨李徽學習畫馬,可是怎麼也畫不好,不禁有些洩氣了,李徽重新給她換了一張紙,握住成瓷炫的手親自教她繪畫,成瓷炫害羞之餘嗔怪李徽不該動手,只要動嘴教自己就行了,李徽卻反說動口已經不行了,拉著成瓷炫的手走向馬匹,當看到成瓷炫坐在馬背上發抖的樣子,李徽跳上馬背跟她一起共乘一驥,兩人歡快的任意馳騁。李江的人向他報告李徽出現在馬場,身旁有一個身份不明的男人,李江命人去告訴楚腰輕再給她一次機會,並一定摸清同行男人的身份來歷。楚腰輕來馬場等候李徽,聲稱是要請他作畫,李徽卻不願前往青樓,而站身旁的成瓷炫對此卻很感興趣,非要到青樓去一次,這樣就能畫出美女圖了,李徽不放心成瓷炫一人前往只得跟隨楚腰輕來到青樓。楚腰輕安排了好幾個人伺候兩人,李徽對楚腰輕極力維護,主動替她擋酒,那些妓女又主動撫摸成瓷炫,逼得成瓷炫只得謊稱去茅廁離開了,待離開之後,李徽大發雷霆趕走了楚腰輕幾人。來到外面的成瓷炫卻看到了父親迎面走來,慌忙轉頭假裝喝醉,成抑沒有認出成瓷炫,但是對這種在青樓喝醉酒的人很有看法,認為是丟臉。實則,今天是陽安大君將成抑邀請到這裡的,陽安大君認為當年自己被撤下世子之位的時候,只有成抑反對,對此他一直不忘,成抑卻說那次不是因為陽安大君,而是為了穩定人心,他不希望撤掉長子該立幼子,同時告訴陽安大君既然已經從世子之位下來了,就不要在做妄想,好好輔佐主上才是。同時在青樓的李徽實則已經看出了楚腰輕的心思,讓她不要做任何妄想,並要帶著成瓷炫離開,成瓷炫不明所以非要拉著李徽繼續聽人演奏樂器,但是看到李徽專著的眼神時成瓷炫又有些吃醋,端起桌子上的酒一飲而盡。末端假裝掃地實際著急的等著成瓷炫回來,這一切被得植看在眼裡,猜想成瓷炫已經出去了,要去成瓷炫房間確認,末端慌忙抓住得植求饒,如果再有一次自己就被真的趕走了,得植看到末端抓著自己的手,也順勢抓住末端的手,告訴她有事都可以來找自己,自己始終站在她身邊。李徽揹著喝醉酒的成瓷炫回家,一路上她不停絮叨那個女人長的如何貌美了,樂器奏的多好聽了,就算自己是男人也會被迷住之類的話。李徽讓成瓷炫閉嘴,她又不是男人是不會了解男人的。末端好不容易等到成瓷炫,她已經喝的大醉,末端慌忙把她扶進院子,卻恰好碰到得植和母親來到,得植慌忙上前擋住成瓷炫,謊稱這個男人著裝的人是自己的朋友掩蓋過去,同時不忘提醒末端欠自己一個人情。楚腰輕向李江稟報那個跟隨李徽的是個男扮女裝的人,並且是隱瞞皇室身份的陪伴,李江顯得有些驚訝,沒想到李徽身邊會有女人。之後,陽安大君告訴李江成抑的意思只希望政局穩定,不希望宗親的人蔘與干涉,接下來只需要裝一下就可以了。

第5集
李徽和小靈子划著船來到大船附近,李徽大聲叫成瓷炫到小船來,李江卻緊緊抓著成瓷炫的手腕不鬆開,豈料,成瓷炫掙脫李江的手跳入江中,李徽和李江皆大驚失色,李徽不顧一切跳進江中救出了成瓷炫,坐在小船上的一剎那,兩人彷彿經歷了生死一般緊緊的抱在一起,而李江目睹這一切,妒火中燒,掀翻了桌子上的吃食。上岸後,李徽將成瓷炫橫腰抱起來到岸邊的木屋,為成瓷炫點火取暖,同時讓小靈子去找末端要成瓷炫的乾淨衣服。李徽生氣成瓷炫不該不顧及自己的感受來和李江約會,成瓷炫解釋說本以為是李徽派人來接,自己又急於見到李徽問幾個問題,所以才上錯了轎子。成瓷炫問李徽為什麼事事都滿足自己,為什麼騎馬畫畫都教自己,李徽告訴成瓷炫不止是這些,所有的東西他都希望能給成瓷炫,成瓷炫依然問李徽這是什麼意思,李徽衝上前吻住了成瓷炫的脣,告訴成瓷炫這就是自己的意思。李江離開江面之後滿面怒氣的來到青樓,楚腰輕出面迎接李江詢問為什麼不提前打招呼就來了,李江不由分說拉著楚腰輕就進去房間,更是不由分說的將其按在牆壁上欲親吻,楚腰輕卻推開李江自己主動褪去衣衫,李江的腦海中閃現的是成瓷炫掙脫自己的樣子,以及成瓷炫和李徽小船相擁的畫面,楚腰輕看出李江似有心事,主動將李江拉近自己身側,李江將所有的不滿和氣憤都發洩在了楚腰輕這裡。李江穿好衣服之後告訴楚腰輕,從此以後她就是自己的人了,至死也要為自己效力,楚腰輕卻告訴李江自己需要考慮一下。看著李江坐轎遠去的背影,楚腰輕說自己不輸於任何人,但是對於李江所給自己的,自己都會帶著感謝收下。李江回到家裡就發現李徽已經等著那裡,未來得及說話,李徽就衝上前狠狠在李江臉上打了一拳,嘴角立時溢位獻血,李徽好不後退,讓李江以後遠離成瓷炫,李江卻說這是誤會,並不知道李徽愛慕成瓷炫,並坦誠告訴李徽小時候那個小燕就是自己殺死的,李徽氣的眼含熱淚告訴李江這些年自己一直為他隱瞞這件事,其實也是李江自己一直不肯承認,李江認為自己是王者就該又被庇護的權利,李徽大聲地告訴李江他不是王,不但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李徽和成瓷炫開始了密切的交往,通過小靈子和末端傳遞來往書信,成瓷炫也將李徽的每一封書信都放在了裝顏料和手帕的盒子,這都是李徽送給自己最珍貴的禮物。孝嬪逐漸康復,她對於當時大妃娘娘決定留下孩子性命的事情一點也不恨,她認為那也是自己的決定,如果孩子沒了自己活著也是生不如死,因此擺脫父親看顧孩子茁壯成長。轉眼到了李江和尹娜謙成親的日子,成瓷炫也來到尹娜謙房間為其祝福,並送出了自己親手製作的掛墜,尹娜謙告訴成瓷炫自己會好好珍藏的。此時有丫鬟來報說大君門都來了,其中一個女孩說有一個大君是自己想嫁給的人,已經告訴父母了,這個人就是殷成大君,並指著李徽告訴成瓷炫這就是殷成大君,成瓷炫立刻傻在那裡,回想過往的片段,只怪自己太傻沒有認出來,李徽看到成瓷炫的慌忙點頭打招呼,成瓷炫卻轉身離開,李徽隨後追趕,這一切都落在李江眼中,眼神中充滿了怒氣和苦澀。成瓷炫對追趕上自己的李徽大發脾氣,指責李徽欺騙自己,並說出那個女孩要嫁給李徽的事情,李徽向成瓷炫道歉自己的欺騙,但是對於那個女孩子的事情他卻是一點都不知道,成瓷炫流著眼淚告訴李徽以後對自己就當不認識吧,之後轉身離開,正當李徽追趕之時卻被一人拉走。在更換衣服的時候李江有些難過,陽安大君問此時李江心情如何,李江說自己希望擁有別的,而且非常渴望,渴望擁有別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陽安大君覺得楚腰輕只是妓女沒必要太看重,李江告訴陽安大君自己想要的不是楚腰輕,就算楚腰輕在自己懷裡十次也抵不掉那種苦衷,陽安大君告訴李江不管他想要什麼,自己一定會幫他的。成瓷炫回到家將所有李徽寫給自己的信勸撕毀了,可最終還是無法將畫蘭花的手帕燒燬。洞房花燭,李江一杯酒接著一杯酒的喝,同時把匕首還給了尹娜謙,並問她現在當上大君夫人感覺如何,尹娜謙覺得自從見識了李江的男子漢做派,她就一輩子也不會後悔這個決定,李江卻說後悔也無用,推開案子將尹娜謙按倒在地,似乎這樣才能減輕內心的痛苦。尹娜謙一覺醒來發現身旁已沒人了,而李江就孤獨的站在院子當中,看著天上的月亮,他的痛苦似乎沒有一絲減輕。成瓷炫對於李徽送的信一概不收,李徽決定親自去找成瓷炫。李徽謊稱是來找得植的混進成瓷炫府中,讓小靈子去告訴成瓷炫自己在後院等她。李徽在後院不停的變換姿勢,希望能以最帥的姿勢見到成瓷炫,豈料,緊急跑來的卻是得植,得植收到管家的信之後慌忙來見李徽,得植表現了極大的熱情,拉著李徽去自己的房間,李徽示意小靈子再去找成瓷炫。末端勸成瓷炫去見李徽,在她看來李徽是王族,但是為了成瓷炫都已經混到府中來找了,成瓷炫卻認為王族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把別人當笑柄,只想操縱別人,跟這樣的人接觸多了就會受傷。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大君-繪畫愛情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TNmS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韓國(全國)
1 2018/03/03 2.519% 2.619% 1.8%
2 2018/03/04 3.058% 3.288% 2.5%
3 2018/03/10 1.994%   2.2%
4 2018/03/11 2.042% 2.0%
5 2018/03/17 1.961% 1.5%
6 2018/03/18 1.468% 1.8%
7 2018/03/24 1.748% 1.7%
8 2018/03/25 2.634% 2.607% 2.7%
9 2018/03/31 2.684% 2.599% 2.8%
10 2018/04/01 2.936% 3.088% 2.4%
11 2018/04/07 2.488% 2.831% 2.8%
12 2018/04/08 2.947% 3.168% 2.8%
13 2018/04/14 2.972% 2.429% 3.3%
14 2018/04/15 3.699% 3.603% 3.8%
15 2018/04/21 3.560% 3.764% 3.4%
16 2018/04/22 4.188% 4.228% 4.0%
17 2018/04/28 3.612% 3.708% 3.0%
18 2018/04/29 3.882% 4.135% 3.5%
19 2018/05/05 3.432% 3.547% 3.7%
20 2018/05/06 5.627% 5.681% 4.1%
平均收視率 2.973%   2.79%

大君-繪畫愛情原聲音樂

Part.1(發行日期:2018年3月3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沿著這條路走(이렇게 길 따라) 金延智 04:18
2. 沿著這條路走(Inst.)   04:18

Part.2(發行日期:2018年3月11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愛情真壞(사랑 참 못됐다) 孫勝妍  
2. 愛情真壞(Inst.)    
大君-繪畫愛情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戀愛雖然麻煩但更討厭孤獨
  • 我最漂亮的時候
  • 火車
  • 外出
  • 重生
  • 雙甲路邊攤
  • 模範刑警
  • 咒術/謗法
  • 再見媽媽
  • 觸控/Touch
  • 揀擇-女人們的戰爭
  • VIP
  • 精神病患者日記
  • 反正是第二次人生
  • 當惡魔呼喊你的名字時
  • 平日下午三點的戀人
  • 綠豆花
  • 她的私生活
  • 無理的英愛小姐第17季
  • 通天塔/Babel
  • 命運與憤怒
  • 福秀回來了
  • 愛上變身情人/內在美
  •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
  • 道具/Item
  • 一起生活吧
  • 油膩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