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術/謗法

咒術/謗法劇情簡介

《咒術/謗法》該劇講述了在國內最大的IT企業裡存在著一個惡神。唯一知道真實情況的人是一名少女和一個記者。擁有強力神技的少女和透徹正義感爆棚的新聞工作者一起奮力摧毀惡神的默示錄式計劃的故事。

咒術/謗法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嚴智苑 林珍熙 《中津日報》社會部記者。她從事記者工作15年,專門調查社會的犯罪、政治腐敗、企業不正之風等問題,專門揭露不義的 事,是充滿正義感的熱血記者。雖然以不計後果的採訪方式,令她與上司經常發生矛盾,但由於其豐富的經歷,其能力得到了認可。記者後輩們很尊敬她,把她當作 榜樣。比起平凡的日常生活,她發生了不能光靠事實就能理解的奇怪的事情。在追蹤韓國最大IT企業“Forest”的暴行事件時,發現該公司存在著可疑的分 公司。
鄭知曉 白昭袗 高中生,只要有某人的照片、漢字名字和隨身物品,就能詛咒別人。她生為巫女有詛咒能力,雖然生來帶著強烈的神奇,但外 表和同齡孩子沒什麼兩樣。十年前,爸爸離家出走,連做巫婆的媽媽也離家出走,因此之後在孤兒院生活。由於黑暗的歷史,在本應光明正大的青年時期裡,她變得 沉默寡言和意志消沉。大部分時間獨處的她,有時會被朋友們欺負。在只看著陰暗醜陋的一面長大的昭袗面前,珍熙出現了,讓她產生了活下去的力量。與具有常識 價值觀任珍熙不同,昭袗是想通過巫術體現正義。因此,曾經不和的兩人逐漸合作,對抗世上的不義事情。
成東鎰 秦終現 韓國最大企業的IT企業“Forest”的會長。15年前,他經營一家小流通公司,但因生意失敗而負債累累,令家裡滿 布愁緒。儘管如此,他還是投身到社交網路事業中,試圖東山再起。此後,他幸運地走上了事業的康莊大道,最終創立了國內備受矚目的IT企業。突然間成為暴發 戶的他,無法用世界上的道理理解自己的成功,於是成為了無俗信仰的狂熱信徒,在每件事情上都依賴於巫俗的力量。將一生託付給神旨的他,後來站在了離奇事件 的核心。
趙敏修 進境 巫婆,“Forest”的分公司精神顧問公司的社長,以強悍的神技輔佐終現。除了靈驗的能力外,她還有很深的巫俗知識,人脈網路也很廣。除此以外,她是一個神祕的人物。

西洞警察署

演員 角色 介紹
丁文晟 鄭成俊 珍熙的丈夫,資深刑警,西洞警察署重案組組長,在警察大學畢業,曾在派出所工作。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原則主義者,在調 查暴力犯罪事件的同時不違背法律和道理。雖然因此性格與妻子產生了摩擦,但他總是屈服於妻子之下,是一個連家務事都以身作則的模範丈夫。以前,他在代替部 下進行潛伏調查的過程中受重傷,此後成為後輩刑警尊敬的物件。他在調查平生第一次遇到的奇怪事件後,價值觀和信念開始動搖,在混亂中對於接連發生的非常識 事件,他盡全力進行調查。
金道允 楊鎮秀 重案組刑警,成俊的心腹,只要是成俊的指示,他都會不惜違背上級的命令做好。他的妻子剛誕下一兒,一起組織了幸福的家庭。在妻子的勸告下,他想要結束危險的警察生活,但由於鄭成俊看中,無法輕易提交辭呈。
  李真 重案組最資深的刑警。雖然因艱苦的刑警生活和經濟上的困難,失去了警察的使命感,但是因為成俊和同事的義氣,他至今仍在維持著警察生活。
  劉正勳 重案組刑警,認為警察是自己的天職,性格耿直,沉著冷靜。
  姜英秀 重案組年紀最小的刑警,包攬組內不樂意辦的事,相信前輩刑警,很隨從。

Forest

演員 角色 介紹
金民宰 李煥 Forest公司常務,終現的左膀右臂,公司的始創人之一。為了人生積累財富的目標,他不惜作出違法的髒事。出人意料的是,他是一個合情理的人物,在法務組工作過,對法律有很深的造詣。
李鍾旭 千柱奉 幫助進境輔佐終現的人,雖然出生在巫俗之家,但由於心性脆弱,無法正常發揮神技。他的性格非常優柔寡斷,非常適合到處被擺佈。
  閔正仁 Forest公司程式設計組組員,最近因結構調整被辭退。此後他成為內部告發者,為調查Forest公司提供了重要線索。

珍熙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崔秉默 金柱煥 《中津日報》社會部部長,媒體界的精英,一路扶搖直上。作為珍熙的頂頭上司,為了自己的前途,他做好了出賣靈的準備。
金吝勸 金必成 徵信所代表。從警察一職退下來後,他開辦了一家名為“城市偵探”的徵信所。因為是警察出身,他解決問題的能力卓越,曾經以警察身份為社會伸張正義。
高圭弼 卓正勳 珍熙的助手,在地方大學講授民俗學的教授。得益於日夜專心研究民俗學,他具有很深的知識,為她提供重要情報。

昭袗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石熙 昭袗的媽媽。受到信任成為巫婆後,她離開了丈夫,從此以後與昭袗單獨生活。因為只有雜神的地位,即使神氣很差,她也能盡一切努力忍受生活的艱辛。

咒術/謗法分集劇情

第1集
深夜,兩位打扮入時的貴婦驅車來到鄉下的一處神堂。她們聽說這裡住著一位會施謗法的童子道士,便特地慕名前來。其中一名貴婦拿出一張照片、寫有中文姓名的字條和一件隨身之物,想給出軌又家暴的丈夫實施詛咒讓他病上幾天,以解心頭之恨。接待她們的是謗法師白昭袗的母親。因為母親的法力微弱,迫於生計,只得讓年僅五歲的白昭袗做了謗法師。這一次,她又看在錢的份上,一邊向正遭受反噬痛苦的女兒連聲道歉,一邊還是狠心讓昭袗施了謗法。結束後,離開的貴婦剛走到車前,手機上就接到了丈夫昏倒入院的訊息。白昭袗在半夢半醒間突然感知到了母親有危險,立刻清醒了過來。此時的母親正在院中喝著悶酒。忽然,來了一對聲稱要報恩的男女,他們的手下將昭袗母親一棍打死後,便放火燒燬了房子毀屍滅跡。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被房內的昭袗看了個清清楚楚。年幼的昭袗偷偷從屋後溜走,僥倖活了下來。十年後,已是一名高中生的昭袗從沒有忘記過殺母之仇,並隨時關注著殺人凶手的動向。當年的男凶手如今已是國內著名IT企業Forest公司的會長秦終現,僅憑昭袗的一人之力難以扳倒他,她把目光鎖定在了極富正義感的女記者林珍熙身上。林珍熙正在一間咖啡館採訪被單位開除又被施暴的閔貞仁。閔貞仁因為發現了公司的祕密,被秦終現指使手下綁架、毆打。據閔貞仁稱,Forest旗下有一家非常奇怪的子公司。可當林珍熙將見報內容彙報給上司金注歡時,卻被金注歡以證據不足為由拒絕發表。氣憤地林珍熙當即離開了會議室,給好幾天沒回家的丈夫送換洗衣物去了。林珍熙的丈夫鄭成俊也正在調查一樁和Forest公司有關的案件。身為刑警組長的他在一次辦案中不幸被歹徒打斷了腿,只能終生依靠柺杖生活。不願惹事的警察署長讓他停止調查,調至警察大學工作。但鄭成俊卻不願就此放棄。林珍熙在網上看到了一條舉報秦終現會長的祕密留言,便立刻聯絡與對方見面,這名爆料者就是白昭袗。她告訴林珍熙,秦終現的真實身份是被鬼附身的惡鬼,擁有詛咒人的力量並以此為樂,普通手段根本制服不了他。而自己則是一名用詛咒殺人的謗法師,只需要對方的照片、中文姓名和一件隨身物品,就可以施謗法。為了讓林珍熙相信自己,白昭袗願意幫她施一次謗法。林珍熙只當眼前的這名高中生在開玩笑,轉身離開。金注歡立即將閔貞仁的新聞賣給了Forest公司,並按照Forest公司常務——李煥提供的新聞素材,釋出了與事實嚴重背離的新聞。閔貞仁一下子成為了眾矢之的,並在開車的途中,被秦終現用意念控制"自殺"了。陷入深深自責的林珍熙跑進金注歡的辦公室理論,指責閔貞仁就是被他殺死的。沒想到金注歡不但矢口否認,還大言不慚地掐著林珍熙的脖子威脅她,讓林珍熙更加悲憤交加。林珍熙瞬間想起了那個可以施謗法的白昭袗,便裝作不經意地詢問了金注歡的中文姓名,並順手拿走了他的筆帽,再次找到白昭袗實施謗法。沒過多久,接到舉報的鄭成俊就來到了現場,看到金注歡以一種非常詭異的姿勢死在了辦公室。

第2集
金注歡下班時,辦公室裡已空無一人。突然,他被一種神奇的力量驅使著,用力摺疊著自己的四肢,並自己掐死了自己。現場的監控記錄下了這不可思議的一幕。負責調查案件的鄭成俊和同事們都覺得,常人是不可能做出這種動作來的。而且金注歡的屍檢結果表明,他在死亡時大腦分泌出了大量的大麻素以減輕痛苦,負責屍檢的法醫因為是第一次遇到,對此也無法解釋。因為林珍熙在金注歡自殺當日曾與他發生過激烈的爭執,便被叫到警局接受問訊。林珍如實告之了兩人因為閔貞仁的虛假報道發生爭執的經過,卻隱瞞了在此之後去找了白昭袗的事實。因為施謗法的緣故,林珍熙特別向樑振秀警官詢問了金注歡死亡時的詳細情況,這才相信了白昭袗所說的謗法。她驅車來到了白昭袗的學校門口,並一路跟蹤著放學的白昭袗。沒想到白昭袗行至半路,突然被校園霸凌的同學截進一條陰暗小路,不僅逼著她道歉,還動手打了她。林珍熙追上來企圖報警阻止這一切,反惹禍上身。就在霸凌者上前要對林珍熙施暴時,白昭袗突然抓住了霸凌者的一根手指並集中意念,導致他立刻流鼻血不止,才化解了危機。林珍熙卻由此更驚訝於白昭袗超乎常人的靈力。白昭袗主動向林珍熙講述了自己的往事。因為白昭袗的母親是巫女,丈夫便拋棄了她和年幼的昭袗。又因為母親靈力微弱,白昭袗在年僅五歲時便被降神。十年前,正是白昭袗的母親給秦終現降的神。只不過因為自身的靈力太過微弱,反讓一個很厲害的惡鬼降到了秦終現身上。降神沒多久,她就被秦終現指使人殺掉了。白昭袗一眼看出林珍熙是好人,她會因為金注歡的死而自責,不像被惡鬼附身的秦終現,只會不停地殺死阻礙他計劃的人,比如自己的母親。白昭袗坦言,要除掉秦終現必須有林珍熙的幫助,她請求林珍熙拜託自己謗法,並拿到秦終現的照片、中文姓名和隨身物品這三樣東西,就能實施了。而林珍熙已經習慣於通過告訴人們真相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了,並不想重蹈金注歡的覆轍。白昭袗不禁嘲笑她太過天真。與此同時,李煥也通過安插在警局的內線——李鎮盛,得知了金注歡的死訊,並拿到了死亡時的照片。秦終現一看到這種匪夷所思的死亡姿勢立刻被嚇壞了,緊急求助於剛剛回國的進境道士。進境道士就是十年前和秦終現一起殺死白昭袗母親的女人,而且這十年來,也一直是秦終現的左膀右臂。她一看到照片就認出,金注歡是被施了高階的謗法而死,並決定通過跳大神的辦法,看到對方是用照片、中文姓名和筆帽對金注歡實施謗法的,只不過還沒有看清施謗法者的臉,便暈了過去。晚上,鄭成俊下班回家後,在床上發現了刻有金注歡名字的筆帽。

第3集
十年前,秦終現為了創業,不惜把祖墳的地都賣掉。事業不順時,他又和妻子離了婚,連孩子都沒要。無奈的母親只好求助於神靈,找來白昭袗的母親為他降神,年幼的白昭袗也跟隨母親一起來到了法事現場。秦終現並不信這些鬼神之說,只是礙於母親的一再堅持,才勉強做完了法事。因為白昭袗的母親靈力微弱,不僅沒能降神成功,反而招來了惡鬼附身於秦終現身上。法事結束後,獨自開車返回城裡的秦終現感覺越來越異樣,行為舉止也漸漸地判若兩人。他不僅一反常態地開除了頂撞自己的部下,還把曾對自己言語不敬的路人的寵物狗扔到了山下。自此,被惡鬼附身的秦終現性情大變。進境道士在得知了謗法者所用的方法後,再三告誡秦終現,不能遺失任何一件用過的物品,更不能動氣。秦終現立刻照辦,安排李煥將自己用過的所有物品徹底清理後鎖了起來,而且儘量減少了露面。樑振秀警官和妻子馬上要生級做爸媽了。妻子不想在有了孩子後還整日為丈夫提心吊膽,再三催促樑振秀辭職,開一家水果攤維持生計。但樑振秀一直對上司鄭成俊心存愧疚,總也開不了口,因為鄭成俊的腿就是在替他執行任務時受傷致殘的。第二天上班後,當樑振秀鼓足勇氣想向鄭成俊提出辭職時,鄭成俊剛好拜託他悄悄追查筆帽一事。樑振秀只好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樑振秀聯絡到了Forest公司之前解僱的一名編碼組長金民載,並通過他了解到Forest公司開發了一種名叫"詛咒林"的遊戲,通過詛咒別人這項特殊功能積攢了人氣,才在業內站穩腳跟逐步發展壯大的。也因為公司在遊戲面市初期,讓員工違規使用殭屍號增加"詛咒林"的人氣,才導致編碼組的人員變動異常頻繁。因為金注歡死後職位空缺,上面決定由林珍熙接任,可她怎麼也高興不起來。鄭成俊從樑振秀那裡得知筆帽確為死去的金注歡所有後,便猜測金注歡的死或許與妻子有關,便詢問林珍熙關於筆帽的事。林珍熙向丈夫坦白了自己用筆帽對金注歡迎實施謗法的事,但鄭成俊根本不信,只認為她是壓力過大導致的胡思亂想。因為進境看到謗法者是通過筆帽對金注歡實施謗法的,便由此斷定拿著筆帽的人就是拜託實施謗法的人。秦終現通過警局內線追查到了樑振秀,便指使手下在樑振秀的家門口綁架了他,帶到一處偏僻樓頂的天台上,嚴刑拷打逼供。樑振秀被打得幾近致命,好不容易才抓住了一個機會,奮力逃脫了出去。暴怒的秦終現盯著樑振秀遠去的背影,再次動用了意念,讓樑振秀主動撞車而亡。但同時,他也在反噬的作用下暈了過去。驚聞噩耗的鄭成俊看著好兄弟早已冰冷的屍體,悲痛欲絕。一旁的林珍熙聽著樑振秀妻子的哭訴,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責。她終於下定決心給白昭袗打去了電話,要給害死樑振秀的秦終現實施謗法。

第4集
進境道士翻遍了歷史資料,初步判定實施謗法的鬼是從日本來的犬神,法力很強。於是請日本的民俗學教授熊本先生出面,在日本找到了一面可以制止謗法且能逆煞的神鼓,不惜重金把它買了下來,儘快運回韓國。進境道士的助理千主峰通過翻閱相關資料,查到從日本來韓國的鬼怪們,多數在亞新洞附近活動。這句話提醒了進境道士,她一下想起這個地方就是十年前白昭袗的母親給秦終現做法事的地點。跟秦終現電話確認過地點無誤後,進境確信自己有把握找到並殺死謗法師了。鄭成俊帶人在樑振秀家門口的綁架現場勘察了許久,在一處角落裡找到了被落葉掩埋的樑振秀手機,並通過手機上的錄音,得知他在綁架前正在調查Forest公司的"詛咒林",而且樑振秀死前還遭受了嚴酷的暴行。鄭成俊認定此事與Forest公司脫不了干係,發誓要找到凶手為樑振秀報仇。林珍熙也對秦終現的心狠手辣感到膽戰心驚,僅憑一隻筆帽,秦終現就敢殺人越禍。為給樑振秀報仇,林珍熙決定以牙還牙,正式拜託了白昭袗實施謗法。並承諾自己會盡快找齊謗法所需的全部物品。為了拿到秦終現的隨身物品,林珍熙重金聘請了私家偵探金必成。金必成偽裝成報社記者,找到秦終現的司機李明俊,以高價誘惑。李明俊雖然不知他意欲何為,又因為秦終現對自己的隨身物品的保管異常嚴格,操作難度不小,但見錢眼開的李明俊還是答應了下來。李明俊通過近距離觀察,把目標鎖定在了秦終現隨身攜帶的一次性打火機上,便在送秦終現參加聚會後,跑到便利店買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打火機,並趁秦終現喝多後在車上睡著之時,趁機調了包。李明俊為免夜長夢多,迅速把打火機交給金必成,拿到了賞金。與此同時,細心的秦終現點菸時,發現手中這個近乎全新的打火機根本不是自己原來那個快用完的打火機了,立刻意識到危險馬上來臨。為保證自己的安全,秦終現以最快速度趕往辦公室,接到指示的進境道士也立刻在辦公室裡佈置起了道場。與此同時,物品已經齊全的林珍熙迅速接上了白昭袗,準備在車上開始實施謗法。兩邊都在爭分奪秒。就在秦終現離辦公室還有一步之遙時,身體突然不受控制地抖了起來,白昭袗的謗法起作用了。李煥和進境連忙把他扶進辦公室並綁縛在桌子上。這時從日本運來的神鼓剛好到了,進境立刻施法,一邊念著咒語一邊狠命地敲起了神鼓。白昭袗在謗法的過程意識到受了阻礙,更加集中起意念。道場裡的物品被強大的法力一一震碎,進境也被甩了出去。而白昭袗也遭到了反噬,一隻眼睛流血不止,暈了過去。秦終現終於醒了過來,看著辦公室的一地籍,卻完全不記得曾發生過什麼。

第5集
受到反噬昏迷的白昭袗被林珍熙送到了醫院,與此同時,秦終現也在同一家醫院就醫。陪在他身邊的進境安慰秦終現,雖然神鼓在做法事時破裂了,但謗法者也在反噬的作用下非死即傷,從此不會再輕率行事了。進境還推斷,現在攻擊會長的人,八成與十年前為秦終現做法事的巫女有關,所以她已經派了千主峰人去亞新洞追查謗法者的底細了。正在亞新洞走訪、查詢謗法師線索有千主峰聽村裡的老人們講,真正通靈的並非巫女本人,而是名叫昭袗的小女兒,名曰阿其道士。按年齡推算,現在應該是高中生了。他立即將訊息報告給了進境。進境這才恍然大悟,十年前竟是錯殺。進境離開醫院時,突然感知到了附近有謗法師的氣息,便在急診病房的床位中逐個找尋了起來。所幸白昭袗此時正巧離開了床位,待返回時遠遠認出正在找尋自己的進境,就是當年和秦終現一起殺害自己母親的那個女人,便趕緊躲了起來。白昭袗據此推斷秦終現也應該在附近,便等進境離開後在醫院內找了起來,正碰上要出院的秦終現。白昭袗故意和落單的秦終現進了同一部電梯,並想方設法地拿到他握在手中的車鑰匙。無奈最後一刻秦終現竟莫名地感知到了危險,把車鑰匙收進了衣兜裡,白昭袗痛失機會。自樑振秀被害後,曾將他的資訊透露給Forest公司的李鎮盛刑警就一直備受內心的煎熬,猶豫再三後,向鄭成俊坦白了自己從李煥那裡收受賄賂的經過。鄭成俊由此得知,樑振秀是因為金注歡的筆帽才被害的,不由得擔心起妻子來。林珍熙為避免暴露,在向金必成支付尾款的同時,又高價買下了他的手機和記錄了自己手機號碼的字條。不過,曾當過刑警的金必成早已在接受委託時,就對林珍熙偷偷進行了人身調查,知曉了她的真實身份。林珍熙是曾領教過秦終現的手段的,忐忑如果金必成被抓,很可能會供出自己,便趕緊回醫院,要帶白昭袗離開醫院祕密躲藏起來。白昭袗知曉了事情的原委後,為避免林珍熙陷入危險之中,極力勸她對金必成實施謗法。與此同時,狠宰了林珍熙一大筆錢的金必成,立刻給女兒買了一部最貴的時尚手機當禮物,高高興興地行駛在回家的路上。卻不知秦終現的手下已經追查到了他,並在一處僻靜之地將他劫持。李煥出現在金必成的面前,以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司機李明俊和金必成的妻女相威脅,逼他說出委託人的名字。金必成沒能經受住考驗,供出了林珍熙。此時,善良的林珍熙還在猶豫著要不要對金必成實施謗法。當她開啟金必成的手機,看到了金必成女兒給父親發的一條條充滿愛的簡訊後,放棄了謗法金必成的念頭。

第6集
從醫院回到家中的秦終現,照例翻看著詛咒林裡的詛咒名單,並把他們打印出來掛到自家的詛咒樹上。樹上已經掛滿了被詛咒的人的照片。當秦終現翻看到霸凌同學對白昭袗的詛咒時,瞬間想起了十年前跟隨做法巫女一同來到自己家中的小女孩。十年前,母親帶著小昭袗一同來到秦終現的家,併為防節外生枝,把昭袗關進櫃子裡,還在櫃門上貼上了符咒。但好奇的昭袗還是衝破了符咒,偷偷觀看著母親做法的過程,昭袗的意外出現也導致了母親的分心。使得昭袗和秦終現同時被降了惡神。事後,昭袗的母親跪地請求秦終現的母親,允許自己為秦終現實施謗法,並在秦終現未到場的情況下,用人偶代替了他的真身。而有同樣遭遇的昭袗也要跟著一起謗法。有那麼一刻,被謗法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昭袗確信母親想讓自己死掉,可最終母親的一念之仁讓昭袗活了下來,也導致了謗法的失敗。白昭袗還向林珍熙坦言,她在謗法時,會感到這個世上只剩下自己和謗法者了,兩人會有瞬間的意識交接,她可以真實地感受那個人的難過、怨恨甚至一切。對秦終現的謗法失敗後,林珍熙只得帶著白昭袗躲了起來,並將這一切向丈夫鄭成俊和盤托出:閔貞仁和樑振秀都是因為知曉了詛咒林的祕密,才被迷信的秦終現殺害的,而進境株式會社其實是個巫堂。自己之所以沒有通過警方,而以現金方式與金必成私下交易,也是考慮到警局內部很可能還有Forest公司買通的其他內線。鄭成俊先把兩人安頓好,並給了她們一部安裝好跟蹤定位的新手機以防不測。回到警局後,立刻以走私和洗錢嫌疑為名,查抄了進境公司,並將公司法人千主峰帶回警局問訊。Forest公司立即派出了最強陣容的律師團隊和千主峰一起應對。在律師的阻撓下,警方一無所獲。鄭成俊還依據李鎮盛的供詞傳喚了李煥。老奸巨滑的李煥面對問訊不僅沒露出任何破綻,反倒在鄭成俊的眼皮底下,從另一名買通的刑警那裡,得知了走漏風聲者就是李鎮盛。在被問及Forest公司是否利用程式設計組員工,人為誘導使用者關注"詛咒林"時,李煥也堂而皇之地否認了。臨走,還反汙衊鄭成俊這樣做是受了夫人林珍熙的指使,這使鄭成俊更加擔心起妻子來。林珍熙以要對千主峰實施謗法,威脅他交待了進境利用神鼓反噬白昭袗的經過。但千主峰並不知曉進境的真名和年齡,她的護照和身份證也都是假的。千主峰還提到,秦終現和進境要在Forest公司上市那天辦一場大法事,目前正在到處蒐集和邀請各國的神物和道士。林珍熙抓住千主峰膽小怕死的性格,逼他做自己的內應,每天定時彙報秦終現和進境道士的情況。千主峰點頭應允。離Forest公司上市只有四天了,林珍熙決定儘快查清他們的陰謀。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咒術/謗法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20/02/10 2.492% 2.210%
2 2020/02/11 2.514% 2.560%
3 2020/02/17 3.663% 4.440%
4 2020/02/18 3.535% 3.656%
5 2020/02/24 3.016% 3.051%
6 2020/02/25 3.592% 3.584%
7 2020/03/02 4.203% 4.073%
8 2020/03/03 5.020% 5.509%
9 2020/03/09 5.188% 5.726%
10 2020/03/10 6.099% 6.790%
11 2020/03/16 4.750% 5.341%
12 2020/03/17 6.721% 7.329%
平均收視率 % %
咒術/謗法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境遇之數
  • 愛我的間諜
  • 飛吧開天龍
  • 火鳥
  • 不管誰說什麼
  • 我最漂亮的時候
  • 三光公寓戀人們
  • 實時愛 第三季
  • 焦糖餅
  • 我要從地球降落
  • 搜尋
  • 我的危險妻子
  • 學校奇談-報應
  • 學校奇談-不會來的孩子
  • 學校奇談-8年
  • 啟動了
  • 我的燦爛人生
  • 祕密的男人
  • 絕妙的遺產
  • 媽媽出軌了
  • 結過一次了
  • 惡之花
  • 愛麗絲
  • 謊言的謊言
  • 失蹤:他們存在過
  • 秘密森林 第二季
  • 再次十八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