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開了

木槿花開了劇情簡介

《木槿花開了》此劇以韓國警察派出所作背景,講述基層警察的故事。木槿花(林秀香飾)原為拳擊選手出身,在經歷與丈夫的死別後生下了女兒併成為了警察。

木槿花開了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林秀香 木槿花 警局新人,單親媽媽
都枝寒 車太鎮 警局組長。槿花男友。
李昌旭 陳度延 富家子弟,對槿花有好感。
李恩炯 木秀赫 槿花的雙胞胎哥哥。
南寶拉 陳寶拉 度延的妹妹,料理老師。

槿花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尹福仁 李善玉 槿花和秀赫的母親。
金丹宇 奉汝莉 槿花的女兒。
楊承弼 孫洙英 與木秀赫一起工作的人,慶雅的兒子。
安友淵 奉允在 槿花的丈夫,已去世。

太鎮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徐宇林 盧妍實 太鎮的奶奶。
全仁澤 車尚哲 太鎮的父親。
李應敬 吳慶雅 尚哲的初戀情人,後與尚哲結婚
李自英 車熙珍 太鎮的姐姐
金賢均 姜白浩 太鎮的姐夫。
鄭允錫 姜海燦 熙珍和白浩的兒子。

度延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高仁範 陳大甲 度延和寶拉的父親。
樸海美 許成熙 度延和寶拉的後母,太鎮和熙珍的母親。
金在勝 在熙 度延的朋友,律師。

參修裡警察局

演員 角色 介紹
孫光業 李橋碩 警局局長。
樸奎利 張恩珠 警局警長,喜歡車太鎮。
潘尚允 樸容洙 警局警長。
琴浩錫 崔慶表 花同期,喜歡張恩珠。

木槿花開了分集劇情

第1集
拳擊手出身的木槿花轉行當上了警察,同是警察的丈夫在一次執行任務中因公殉職。木槿花生下女兒之後將身心放在事業上,敬業地做好警察維護社會治安的責任。市內發生一起摩托車失竊案,木槿花與一個男同事乘坐警車出行,在街上尋找偷走摩托車的竊賊。即將去警局報到的車太鎮在飛機上與富家公子哥陳道賢發生了衝突,陳道賢在飛機上調戲空姐,車太鎮忍無可忍警告陳道賢做人要有素養。陳道賢不把車太鎮的警告放在心上,揮拳擊向車太鎮,他以為自己一拳就能摞倒車太鎮,不料車太鎮身形靈活一偏腦袋就避開了拳頭。陳道賢雖然有些驚訝,但還是不甘心,再次揮拳擊向車太鎮,這一次車太鎮沒有再選擇退讓,避開了拳頭之後順勢跨步上前抓住陳道賢的胳膊,將陳道賢徹底制服。木槿花的男同事忽然肚子疼上廁所,偷摩托車的竊賊正在超市裡面購物,失竊的摩托車停放在超市外面。木槿花一看摩托車牌,通過手機立即查出眼前的摩托車系失竊的那輛。男同事已經去上廁所了,竊賊買了東西從超市走了出來,木槿花顧不上多想,在竊賊準備上車的時候衝了過去,掏出手拷意圖拷住竊賊。不料竊賊拼命抵抗,沒有向木槿花屈服。木槿花是拳擊手出生,有豐富的博鬥經驗,臨危不亂三拳二腳將竊賊打倒在地上,拿出手銬拷住了竊賊。車太鎮抵達木槿花居住的城市,湊巧從木槿花抓賊的街區經過。竊賊忽然出手偷襲木槿花,將木槿花打暈在地上。車太鎮趕緊衝上前制服了竊賊。木母正在菜市場購物,逢人就提起當警察的女兒木槿花,警局的人打電話給木母,通知木母去醫院,木槿花已被送往醫院,幸好沒有受太嚴重的傷,很快就在母親的陪同下回家了。木槿花的哥哥木秀赫與料理講師陳寶拉在街邊撞了個滿懷,兩人的手機同時落到地上,誤拿了彼此的手機。木秀赫事後打了一個電話給陳寶拉,約陳寶拉歸還手機。木槿花回到家裡,在家人的陪同下祭拜亡夫,當天晚上,木槿花心情沉重,捧起亡夫的相片,陷入到了傷感中,想起了當初從亡夫嘴裡得知自己被警校錄取的情景。警局所長張恩珠通知木槿花連夜歸隊執行任務,木槿花誤喝了幾口酒,帶著滿嘴的酒氣來警局報到。張恩珠一行人發現木槿花的臉龐紅撲撲的,有人猜到木槿花喝了酒。警察是神聖的工作,木槿花喝了酒還來上班,這顯然不符合規章制度。但幾個同事都沒有數落木槿花,其中一人還為木槿花說情。眾人談話之時,車太鎮穿著警服來警局報到,木槿花轉身看了車太鎮一眼,兩人在醫院的時候發生過誤會。當時車太鎮阻止一個在樓道內吸菸的男子,木槿花從樓遞經過拾起幾個菸頭,誤以為吸菸的人是車太鎮。

第2集
車太鎮是資深警察,木槿花與車太鎮相比,頂多算是一個小警員。車太鎮為人一絲不苟,他得知木槿花喝了酒之後,臉上升起不悅,毫不客氣地訓了木槿花幾句。木槿花想向車太鎮解釋喝酒的原因,車太鎮不聽解釋,冷麵無情喝令木槿花離開警局,至少等到酒精散發掉了恢復清醒才能回來。陳寶拉從事料理行業,經常為顧客們講解如何做料理。陳父財大氣粗有意建一個店面給女兒陳寶拉創業,但陳寶拉非常要強,不肯接受父親的施捨,只想憑自己的能力創業。陳道賢來到父親身邊坐下,抱怨酒店的菜不好吃,提議父親炒掉酒店的廚師,給妹妹陳寶拉取而代之。陳道賢對後媽許女士沒有好感,當著父親的面稱呼後媽為許女士,不肯稱呼許女士為後媽。車太鎮曾經在飛機上教訓過調戲空姐的陳道賢,這件事情發生之後,陳道賢耿耿於懷,在心裡發誓要找到車太鎮。陳寶拉歸還手機給木秀赫,她只想拿到手機就立即離去,木秀赫知道她是料理師傅,請求她幫忙應急錄製一個料理節目。陳寶拉是熱心腸,進房擺好了食料,面對鏡頭開始講解做菜過程。陳寶拉希望有個幫手幫忙,便於做菜。木秀赫自認是導演,不願意放下身段做陳寶拉的助手。陳寶拉立時拉長了臉,提醒木秀赫如果不做助手,節目就錄不下去了。木秀赫為了錄節目,只好放下身段協助陳寶拉做菜。木母帶著外甥女宇莉出門上街,來到兒子木秀赫拍料理短片的工作室外面。木母正想進屋,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大媽迎面走來。木母一眼認出大媽叫吳京雅,曾經騙過她的錢。吳京雅否認了自己的姓名,扔下木母一路急走,木母被吳京雅騙了不少的錢,抱起孫女一路追趕吳京雅,兩人來到十字路口,吳京雅在綠燈結束之前跑到對面,木母因為紅燈亮起,不敢闖紅燈穿過街區。已經過了馬路的吳京雅消失不見了,木母一臉無奈蹲在地上喘氣。車太鎮對待工作一絲不苟,木槿花仔細一想,猛然記起曾在醫院裡面見過車太鎮,當時她以為車太鎮在樓道里面吸菸,其實吸菸的是其他人。木槿花與車太鎮乘坐警車出門,兩人順著街邊巡邏,街邊的一家店鋪外面站了一堆的人,看起來像是發生了什麼爭執。陳道賢駕車出現在事發地點,坐在車中觀看店鋪老闆與幾個男子爭執。車太鎮與木槿花從警車中走下來,兩人來到幾個男子身邊。為首的男子不把木槿花放在眼裡,戲稱木槿花為漂亮警花。車太鎮見男子竟敢公然調戲警察,盛怒之下推了男子一把。坐在車裡的陳道賢認出了車太鎮,他一直想找車太鎮算賬,報一箭之仇,此時車太鎮出現在了汽車外面,而且身上穿著警服,陳道賢這才意識到車太鎮是警察。

第3集
車太鎮與木槿花處理一起民間糾紛,幾個男子逼店主讓出店面,為首的男子向車太鎮出示了與店主約定的收售店面協議。白紙黑字,店主確實必須在指定的時間讓出店面給協議一方。為首的男子不肯聽從車太鎮的勸阻,執意對店主動粗,木槿花出手阻攔,一不小心被為首的男子打傷了臉龐,計上心來捂住臉龐呻吟喊痛。為首的男子擔心惹上麻煩,給店主一天時間搬走。幾個男子離去之後,車太鎮建議店主找法院幫忙,他雖然是警察,但沒有權力處理店主和幾個男子的糾紛,只能是阻攔幾個男子傷害店主。木槿花在車太鎮的陪同下回到警局,向同事們展示受傷的臉龐。下班後,木槿花回到家裡,先是向母親展示受傷的臉龐,接著向哥哥車秀赫展示受傷的臉龐 ,獲取哥哥車秀赫同情。車太鎮的父親年紀太大了,不適合再做保安了。陳道賢的父親吩咐手下人辭退了車父,車太鎮在父親被辭退當天來到陳家公司外面,與失了業的父親去武術館擊劍。車父曾經也是一名警察,如今年事已高,已經不是兒子車太鎮的對手。父子兩人擊完劍從武術館走了出來,車父問車太鎮想做什麼樣的警察,車太鎮表示想做像父親一樣的警察。車父不太贊成車太鎮走他的老路,他年輕的時候拼命工作,最終還是落得晚年離開警隊做保安的結局。吳京雅本想還錢給木母,考慮到自己經濟困難身上沒有多少錢了,吳京雅決定暫時不還錢給木母。再加上失了業需要找工作,吳京雅不敢亂花錢,平時一分錢拌成兩分錢花。吳京雅肚子餓了經過姜家炸雞店,點了一個雞腿津津有味品嚐。店主得知吳京雅想找工作,表示自己不是負責人,還需等到負責人來了才能決定是否錄用吳京雅。迪廳發生幾起偷盜案,車太鎮一行人開會,商量去迪廳抓賊。木槿花主動提出與車太鎮一組,張恩珠讓木槿花換上便裝,打扮得花枝招展去迪廳引誘盜賊現身。穿了連衣裙和高跟鞋的木槿花出落得秀色可餐,幾個男同事看直了眼睛,誇讚木槿花是警花。木槿花一臉謙虛,向同事們解釋自己是按照張恩珠的要求換了便裝。車太鎮與木槿花進入迪廳,一個穿著緊身黑衣短裙的女子引起了木槿花的注意,木槿花懷疑黑衣女子就是小偷。陳道賢在迪廳裡面給了一個錢包給黑衣女子,轉身就走,黑衣女子進入廁所,取出了錢包裡面的所有鈔票,隨手將錢包扔進垃圾桶裡面。木槿花也在廁所裡面,她認定黑衣女子是小偷,偷走了顧客的錢包。黑衣女子在木槿花的跟隨下離開廁所,找到了陳道賢。在陳道賢的證明下洗清了偷盜嫌疑。陳道賢態度囂張不配合木槿花檢查,木槿花情急之下出手反扣了陳道賢的胳膊。

第4集
木槿花要求陳道賢出示身份證,陳道賢不肯配合木槿花調查,木槿花一個過肩摔將陳道賢摔倒在地上,從陳道賢的口袋裡面掏出了身份證,看完之後才意識到確實誤會了陳道賢,趕緊向陳道賢賠禮道歉。車太鎮趕了過來,陳道賢弄清車太鎮是木槿花的上級,指責車太鎮沒有嚴格管教下屬。車太鎮示意木槿花先走,他留下來與陳道賢溝通。陳道賢忽然出手往車太鎮臉上打了一拳,車太鎮捱了一拳沒有吭聲,算是代替木槿花承受陳道賢教訓。陳道賢見好就收,打了車太鎮一拳之後沒有再無理取鬧。車太鎮知道木槿花摔陳道賢不對,因此沒有出手還擊。陳道賢揍了車太鎮一拳發洩完了心中的憤怒,示意黑衣女子離去。車奶奶躺在地鋪上休息,車父外出歸來,進入客廳陪車奶奶聊天,車奶奶心裡惦記著孫子車太鎮,渴望車太鎮早點找到女朋友,為車家傳宗接代。車奶奶知道孫子車太鎮眼光很高,一般的女性都不入車太鎮的法眼。車奶奶多年以來身體一直很差,她最大的希望就是看到孫子車太鎮儘早娶妻生子。車太鎮下班回到家裡,躺在床上休息,姐姐冷不丁出現在門口,嚇了車太鎮一跳。太鎮姐姐問車太鎮什麼時候成家立業,車太鎮跟往常一樣,繼續東拉西扯應付姐姐,不肯正面回答成家立業的問題。太鎮姐姐見車太鎮始終不想找女朋友,心裡其實猜到了車太鎮不找女朋友是因為母親的原因。外人不清楚車太鎮的心思,他的姐姐對他的心思一清二楚。木槿花晚上下班,回到家裡,拿起飯碗坐在地板上,往嘴裡扒飯,看起來像是惡鬼投胎,完全不擔心自己的形象是否不雅觀。木母進入客廳,眼見女兒木槿花連桌子都不要,直接捧著飯碗吃飯,一臉無奈想為女兒木槿花分擔辛勞。木槿花與車太鎮坐警車出行,在街上巡邏,兩人發現了一輛汽車超速了,於是趕緊加大油門衝上前,叫停了超速的司機。開車的司機駕駛的是一輛黑色轎車,木槿花從警車裡面走了出來,向黑色轎車走了過去。車太鎮沒有下車,而是讓木槿花獨自一人處理超車事件。木槿花來到汽車外面,禮貌地向司機打了聲招呼,司機搖下了車窗,沒有立即說話,而是一動不動注視木槿花。駕車的是一個男子,從裝束來看是一名年輕男子。木槿花見年輕男子戴著墨鏡一言不發,於是例行公事提醒年輕男子違反了交通規則。年輕男子忽然摘下了墨鏡,一臉不悅注視木槿花,此人竟然是陳道賢。木槿花認出了摘下墨鏡的陳道賢,冤家路窄,兩人竟然又相逢了。木槿花沒有料到超速行駛的司機竟然是陳道賢,吃了一驚錯鄂當場,原本說話非常流利地她,一時之間語塞了,神色難堪注視面色陰沉的陳道賢。

第5集
超速行駛的司機是陳道賢,木槿花立即愣住了,短暫地尷尬過後,木槿花保持微笑跟陳道賢溝通,提醒陳道賢違反了交通規則,需要支付對應的罰金。陳道賢嘲諷了木槿花幾句,掏錢交罰金。車太鎮坐在車裡久等不見木槿花回來,下車向陳道賢駕駛的汽車走了過去。陳道賢交了罰金駕車離去,車太鎮來到木槿花身邊,數落木槿花辦事不夠強硬,以致於拖慢了辦事效率。木槿花向車太鎮倒苦水,任何市民駕車出行違規,交罰金的時候都不積極,必須要好話壞話說盡了,才能說服市民交罰金。陳道賢也是如此,木槿花跟陳道賢溝通了一會兒才說服對方交罰金。陳寶拉繼續幫助木秀赫錄料事節目,進屋錄節目之前,陳寶拉蹲下身子細心地幫木秀赫繫好鬆掉的鞋帶,木秀赫自我感覺良好,猜測自己獲得了陳寶拉的好感。陳寶玉進屋開始錄節目,面對鏡頭一邊做菜一邊講解。木秀赫的上級來視察,對節目不太滿意,表示不會支付獎金給木秀赫,這讓木秀赫希望落空,陷入到了沮喪中。陳寶拉見木秀赫事業遇挫,私下悄悄打了一個電話給木秀赫上級部門,暗中運用手段為木秀赫爭取獎金。木秀赫與陳寶拉坐車出門,在路上接到了上級打來的電話,上經同意支付獎金給木秀赫,這讓木秀赫驚喜交加。坐在後排座位的陳寶拉露出了會心的笑容,心知肚明沒有告訴木秀赫能拿獎金的原因。陳父在自家賓館門口遇到一個醉漢,險被醉漢打傷。車父臨危不亂將醉漢按倒在地上,醉漢嘴裡罵罵咧咧,無法從車父手裡掙脫出來。陳父餘怒未消想上前揍醉漢一頓,車父抱著得饒人處且饒人的想法,阻攔陳父教訓醉漢。陳父一臉不悅離去,車父扶起醉漢,送醉漢離去。陳父回到家裡向妻子講述在賓館門口的遭遇,他覺得車父很面熟,但一時之間又想不起在哪見過車父。自從獲得車父搭救,陳父意識到車父是一個可用之才。姜海燦與一個同學放學來到公車站臺等公車,吳京雅湊巧也在同一處站臺等車,上車的時候掉落了手機。姜海燦拾起了手機,沒有追趕公車,而是關了機。車太鎮與木槿花出門巡邏,兩人誤把姜海燦兩個學生當成偷手機的小偷。車太鎮是姜海燦的舅舅,但他沒有偏護侄子姜海燦,而是說服侄子姜海燦去警局接受調查。吳京雅打電話到自己的手機,接電話的人是木槿花,吳京雅在木槿花的通知下去警局拿回手機,向趕到警局的薑母表示不會控告姜海燦。車太鎮為人一絲不苟,不顧姐姐抗議,大公無私批評了姜海燦一頓,姜海燦意識到自己確實犯了錯誤,接受舅舅車太鎮批評。薑母領兒子姜海燦離開警局,她愛子心切對弟弟車太鎮產生強烈不滿,不認可弟弟車太鎮的教育方式。

第6集
車太鎮覺得木槿花喜歡感情用事,警方辦案最忌感情用事,車太鎮認定木槿花不適合當警察。木槿花不甘示弱,堅決不肯辭職,她要向車太鎮證明自己是一個合格的警察。晚上,木槿花加班工作,吃糯米糕裹腹,人倒起黴來了,吃個糕點也塞腸胃,木槿花忽感腸道被糯米糕堵住了,呼吸不順暢,急得手足無措。幾個同事見狀提議打急救電話,車太鎮走了過來,伸出雙手環抱木槿花,用力箍緊木槿花的小腹使勁按壓,木槿花在車太鎮的幫助下恢復通氣,同事們紛紛鬆了口氣,有人提醒木槿花應該向車太鎮道聲謝,如果車太鎮不懂得急救常識,木槿花可能就是另一番局面了。在眾人的提醒下,木槿花向車太鎮道了聲謝,回到家裡一肚子火氣無處發洩。哥哥木秀赫正躺在房間裡面聽浮躁音樂,木槿花聽得心情煩躁,進入房間要求木秀赫關掉音樂。木母聞訊趕了過來,木槿花不停地念叨該死的糯米糕,木母與木秀赫聽得一頭霧水,兩人不知木槿花為何對糯米糕產生強烈的仇恨。晚上,木槿花與車太鎮巡邏,兩人發現街邊有一個小偷正在偷一個醉酒男子的錢包,木槿花與車太鎮走了過去,聯手製服了小偷。醉酒男子倒在地上一動不動,木槿花上前呼喊醉酒男子 ,一個不留神被醉酒男子伸手推了一把,跌倒在地上碰傷了後背。木槿花帶傷回到家裡,木母見女兒木槿花後背受了傷,心疼不已幫女兒木槿花處理傷口。吳京雅去姜家炸雞店吃炸雞,姜父向吳京雅表達謝意,姜海燦曾經撿到吳京雅的手機動了貪念,被警察誤以為是小偷。吳京雅去警局拿回了手機,沒有控告姜海燦。姜父因為這件事情對吳京雅心懷感激,同意聘用吳京雅。薑母卻對吳京雅沒有好感,一臉不悅瞪視姜父,由於姜父已經答應聘用吳京雅,薑母也不便再改口。車太鎮下班回到家裡,遭到姐姐一頓狠批,不久之前他大公無私抓侄子姜海燦去警局調查,這件事情引起了姐姐的不滿。不過,曾經做過警察的車父支援兒子車太鎮秉公辦事。傍晚,學校放學。薑母駕車來學校接兒子姜海燦,兒子上車之後,薑母提醒兒子不要再跟同一個班級的同學賢秀來往。賢秀在薑母眼裡是個不良學生,薑母擔心兒子姜海燦被賢秀帶壞。母子兩人在車上說話之時,賢秀從學校走了出來,父親拖著他快步鑽進一輛汽車裡面。賢秀父親帶著賢秀來到警局,一進警局就不可一世的為兒子賢秀鳴不平。賢秀曾被木槿花拷過手銬,賢秀父親來警局為賢秀討還公道,賢秀還是未成年,警方的做法太過份了。木槿花來到賢秀父親面前,硬起頭皮承認是自己帶賢秀來警局調查。賢秀父親態度惡劣,竟然要求木槿花下跪認錯。

第7集
賢秀父親來警局找木槿花算賬,木槿花曾經逮捕賢秀到警局接受調查,賢秀是未成年,賢秀父親認定木槿花傷害了賢秀的身心。賢秀父親理直氣壯要求木槿花下跪認錯,木槿花雖然對賢秀充滿愧疚,但不肯下跪。車太鎮走了過來,不卑不亢與賢秀父親交涉。賢秀父親透露自己是律師,嚇唬車太鎮。律師擅長尋找各種手段對付他人,車太鎮沒有被賢秀父親嚇倒,而是提醒賢秀父親有異議就用法律手段解決,而不是強行逼木槿花下跪。賢秀父親欺軟怕硬,奈何不了車太鎮,無奈之下扔下兒子賢秀當先離開警局,離去之時揚言絕不罷休。木槿花與車太鎮離開警局巡邏,一個老奶奶吃力地推著一輛滿載物品的板車上坡,車太鎮與木槿花趕緊走了過去,幫助老奶奶推板車上坡。兩人做完好事來到山坡上呼吸清新的空氣,車太鎮買了兩瓶飲料,送了一瓶給木槿花。在喝飲料的過程中,車太鎮喝得太急了嗆了一口,狽地咳嗽。木槿花想笑又不敢笑,只能強行忍住笑意。陳寶拉烤好了點心,端到眼前仔細欣賞,木秀赫忘記戴手套了,接過熱呼呼地點心,被燙傷了手掌。陳寶拉心急如焚為木秀赫處理燙傷,木秀赫有了一種幸福的感覺。太鎮姐與太鎮奶奶在家聊天,太鎮奶奶對太鎮姐一直心懷不滿,太鎮姐姐仗著從小照顧弟弟車太鎮,總是對車太鎮一副霸道的架勢,每次與車太鎮發生矛盾,便以半個母親身份自居。這麼多年以來,太鎮姐姐覺得自己是車太鎮的母親,辛辛苦苦把車太鎮拉扯成人。吳春菜在炸雞店上班順帶做小吃,薑母上班品嚐吳春菜做的小吃,讚不絕口。吳春菜得知薑母的家人骨折了在找保姆,以過來人的身份提醒薑母對找保姆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吳春菜的家人也有過骨折的經歷,她的家人對保姆的護理方式完全不滿意,這也怪不了保姆,畢竟保姆沒有學過醫,護理骨折患者自然非常吃力。因此一般 的保姆都無法照顧好骨折患者。木槿花在警局值班,由於有心事,她值起班來心不在焉。幾個同事輪番指點她操作電腦,但她的心思完全不在電腦上。車太鎮看出木槿花工作開小差,將木槿花喚到辦公室,一頓狠批。木槿花意識到自己確實有錯,一臉愧疚向車太鎮認錯。車太鎮到警局上班,閒來無事拿出手機上網瀏覽網站。不看還好,一看便讓車太鎮吃了一驚。網上竟然出現了關於木槿花的不實新聞事件,木槿花還不知道自己被人惡意中傷了。車太鎮心急如焚來到木槿花身邊,正想給木槿花看新聞,在另一間辦公室的一個男同事接到了一個舉報木槿花的電話,車太鎮意識到有人在抹黑木槿花的形象,臉上升起一絲同情,看向手足無措的木槿花。

第8集
木槿花抓捕賢秀的時候使用了不當的上手拷方式,賢秀父親在網上上傳了兒子手腕受傷的相片,指責木槿花使用暴力手段對付未成年。車太鎮上網瀏覽到了賢秀指責木槿花的貼子,開始擔心木槿花被上級處置。木母去陳家面試保姆,許大媽出門之前交待木母做菜的時候圍上圍裙。木母還未開始下廚做菜,陳道賢頭髮散亂剛起床,來到客廳向木母打招呼,嚇了木母一跳。陳道賢對木母非常友好,提醒木母努力工作,之前家裡面試過幾個保姆,後媽許大媽都不滿意,陳道賢提醒木母要認真做好本職工作,否則很有可能做不長久。許大媽在圍裙裡面故意放了一張鈔票,試探木母的人品,木母發現圍裙裡面有鈔票,掏出鈔票交給許大媽。木母成功通過了考驗,許大媽拿著鈔票來到陳父身邊,臉上升起一絲欣慰,前任幾個保姆都見錢眼開,未能通過考驗,如今木母通過了考驗,許大媽終於鬆了口氣。晚上,朱英到木家作客,吃飯之時去院子裡面接聽母親吳春菜打來的電話,吳春菜在電話中數落兒子朱英不好好待在臺灣,從她說話的內容來看,朱英似乎闖了什麼禍事。陳寶拉幫木秀赫錄製了許多期廚藝節目,木秀赫節目上傳到網上,幾個節目取得了不錯的點選率。木秀赫心情愉快與陳寶拉出門遊玩,陳寶拉來到一個路邊攤停下,看上了一條腳鏈。由於忘記帶手機無法付款,陳寶拉無奈之下放棄購買腳鏈。木秀赫為了報答陳寶拉幫忙錄節目,掏錢買了腳鏈,蹲在地上幫陳寶拉戴上腳鏈,陳寶拉深受感動與木秀赫在桃花園裡面散步,許多桃花從樹上掉落下來,一朵桃花落到了陳寶拉的頭上,陳寶拉卻渾然不知繼續向前行走。木秀赫見狀悄悄伸手幫陳寶拉拿掉了頭上的桃花,陳寶拉有所察覺,扭頭看向木秀赫,嚇得木秀赫趕緊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做出格的事情,在陳寶拉的注視下,木秀赫展示拿在手裡的桃花,陳寶拉這才弄清楚木秀赫幫她拿走了落在頭上的桃花。檢查官黃必勝調查木槿花暴力逮捕未成年,木槿花如實向黃必勝講述事發經過,黃必勝沒有立即做出懲治迴應,讓木槿花回警局等通知。吳春菜到炸雞店上班,與薑母聊起天來,薑母誇讚吳春菜一大把年紀了還保養得非常好,吳春菜獲得誇讚飄飄然起來,在薑母面前吹牛,聲稱自己年輕的時候是大美女。多年以前,吳春菜感情失意,當年的往事一直是她心裡揮之不去的心病。車太鎮向黃必勝瞭解木槿花是否被上級懲治,黃必勝猜測木槿花多半被停職,車太鎮為木槿花憤憤不平,希望黃必勝對木槿花網開一面,否則他將與上級部門斗爭到底。黃必勝見車太鎮想為木槿花強出頭,氣得火冒三丈。

第9集
網上流傳木槿花曾有暴力傾向,在學生時期暴揍過別人。木槿花回警局上班,被幾個同事盤問底細,她心知自己在學生時代確實有暴力傾向,神色難堪不知如何回答同事盤問。車太鎮來警局上班,從一個同事手裡拿過手機,看了一眼網友揭露木槿花有暴力傾向的貼子,開始擔心木槿花的心理狀態。木槿花已經成了網上的"紅人",被網友們熱議。薑母帶著吳春菜回家,吳春菜見到了車奶奶,她來車家的任務就是照顧車奶奶的飲食起居,車奶奶不太歡迎吳春菜的到來,問起吳春菜的身份背景。吳春菜不願意向車奶奶說清自己的底細,藉口去做飯扔下車奶奶離去。陳寶拉在家裡做菜,徐在熙不請自來。由於擔心引來陳道賢不滿,徐在熙平時不敢來找陳寶拉,他在陳寶拉的招呼下坐到沙發上,享用陳寶拉的手藝。陳父與徐律師通電話,徐律師提醒陳父做好幫兒子陳道賢打官司的準備。陳父得知陳道賢被告上法庭了,怒氣衝衝拿著法院下發的官司通知書,扔到兒子陳道賢身上。陳道賢曾在飛機上鬧事,已經觸犯了法律,陳父恨鐵不成鋼痛罵了陳道賢一頓。許大媽雖然不是陳道賢的親媽,但她還是想為陳道賢說情。陳道賢卻不領情,甩開了許大媽的手,差點推倒許大奶。陳父見兒子陳道賢始終不待見後媽許大媽,勃然大怒要求兒子陳道賢向許大媽賠禮道歉。木槿花來到茶水室,房中傳出三個同事說話的聲音,原來是所長與兩個下屬正在房內議論木槿花的是非。同事們在背後議論自己,木槿花心情低落沒有進入茶水室。車太鎮來到茶水室外面,聽到三個同事在談論木槿花,立時來了火氣推門進房,數落三個同事把茶水室當成了聊天室,議論別人的是非。吳春菜晚上陪車奶奶一起睡覺,車父外出歸來,推開了車奶奶睡覺的房間,吳春菜正好在脫外衣準備睡覺,車父嚇了一跳錯鄂當場,在吳春菜的尖叫聲中關門退回客廳。薑母等人聞訊而至,車父坦言走錯了房門,他回到自己的房間,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心跳得很厲害。其實車父也沒有做什麼虧心事,只是無意間看到吳春菜脫衣服,他自認為人正派,理解不了自己過份緊張的表現。徐在熙與陳道賢在擂臺上打拳擊,陳道賢數落徐在熙向他父親洩露了他在飛機上鬧事。由於心裡產生了不滿,陳道賢揮拳打倒了徐在熙。來健身館健身的木槿花來到擂臺下面,為徐在熙鳴不平,指責陳道賢欺凌徐在熙。陳道賢知道木槿花是警察會點拳腳,但他不怕與木槿花對打拳擊。木槿花戴上拳擊手套來到擂臺上,幾個回合將陳道賢打倒在擂臺上,陳道賢輸給了木槿花,心有不甘離開健身館,攔住了走出健身館的木槿花。

第10集
木槿花離開健身館被陳道賢攔住,陳道賢覺得自己丟了臉面,竟然敗在了木槿花的手裡。木槿花忽然變得情緒激動,數落陳道賢不肯原諒犯了錯誤的朋友。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木槿花希望陳道賢原諒犯過錯的朋友。陳道賢見木槿花情緒激動得有些離譜,臉上升起了一絲驚訝。木槿花被負面事件纏身,苦不堪言,晚上難以入睡,溜進母親的房間,如同小時候一樣摟住母親睡覺。木母甦醒過來,察覺到了女兒木槿花躺在身邊。木槿花跟母親聊天,提起自己高三的時候被警察帶到警局。木母忽然火了起來,為女兒木槿花鳴不平。當年木槿花為一個女同學背了黑鍋才被警察帶走,木母多年以來耿耿於懷,一直想看看木槿花的女同學過得如何。讓木母感到欣慰的是,女兒木槿花的成長經歷雖然充滿波折,但還是順利當上了一名警察。陳寶拉在家裡拆解壞掉的電燈泡,由於不夠高,陳寶拉夠不到電燈泡。木秀赫趕了過來,幫陳寶拉取下了壞掉的電燈泡。陳寶拉心裡忽然湧起一股暖意,站在原地發起呆來。木秀赫提醒陳寶拉拿新的燈泡過來,陳寶拉回過神來轉身離去,拿回一個燈泡。木秀赫從陳寶拉手裡接過燈泡,安裝到了燈槽裡面,新燈泡立即發出了明亮的光芒。木秀赫沒費多少功夫就幫陳寶拉更換了新燈泡,陳寶拉若有所思,忽然意識到木秀赫是一個居家有道的好男人,她猛地意識到自己有點想入非非了,趕緊逼自己打消紛亂的思緒。陳父送了一筆錢給陳道賢,供陳道賢自主創業。陳道賢得到錢之後心情愉快,陳父語重心長教育兒子陳道賢,希望兒子陳道賢與後媽相處融洽。陳道賢對後媽始終沒有好感,本來心情還非常好,父親一提起後媽,他立即收斂笑容拉長了臉龐。許多市民打電話到警局,向使用暴力執法手段的木槿花表達不滿,由於經常有市民打電話來警局,嚴重影響了警方接報案電話。木槿花心知拖累了同事們,心情失落到休息室落淚。所長非常理解木槿花的處境,其實同事們都相信木槿花是無辜的,大家都在想辦法幫助木槿花渡過難關。吳春菜在車家做保姆,車父從客廳經過,與吳春菜擦肩而過打了聲招呼,吳春菜忽然覺得車父的身影很像某個人,她立即停住腳步嘀嘀咕咕,難以相信車父竟然跟某人長得很像。賢秀的新照片流傳到網上,腳上手上全是傷,車太鎮上網看完賢秀受傷的相片,進入外甥姜海燦的房間,從姜海燦嘴裡打探賢秀的家庭情況。賢秀的父親似乎非常可怕,每次賢秀見到父親就嚇得全身發抖。木槿花一早出門來到警察廳門口舉牌為自己鳴冤,在牌子上寫下自己不是暴力警察的文字。訊息傳到車太鎮的耳裡,車太鎮駕車去警察廳找到了舉著牌子為自己鳴冤的木槿花。

 1/12    1 2 3 4 5 下一頁 尾頁

木槿花開了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TNmS 收視率 AGB 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17/05/29 21.6% 19.4% 22.0% 20.7%
2 2017/05/30 15.2% 13.1% 15.3% 15.5%
3 2017/05/31 20.2% 16.5% 18.6% 17.2%
4 2017/06/01 17.1% 20.1% 18.8%
5 2017/06/02 18.7% 16.7% 18.8% 17.6%
6 2017/06/05 20.7% 17.8% 20.5% 19.1%
7 2017/06/06 21.0% 18.8% 21.0% 20.4%
8 2017/06/07 20.3% 16.8% 20.3% 20.2%
9 2017/06/08 21.5% 18.5% 20.1% 19.6%
10 2017/06/09 18.8% 17.0% 19.2% 18.6%
11 2017/06/12 22.1% 18.5% 20.2% 18.8%
12 2017/06/13 19.8% 15.6% 19.7% 19.3%
13 2017/06/14 19.7% 19.3% 18.6%
14 2017/06/15 20.3% 16.7% 19.5% 18.4%
15 2017/06/16 19.8% 17.3% 18.5% 17.8%
16 2017/06/19 21.5% 17.8% 20.4% 19.9%
17 2017/06/20 20.1% 18.9% 20.6% 16.9%
18 2017/06/21 19.8% 17.1% 17.9% 16.4%
19 2017/06/22 20.8% 17.5% 19.4% 18.3%
20 2017/06/23 20.9% 17.6% 18.5% 16.9%
21 2017/06/26 21.1% 18.1% 20.4% 19.0%
22 2017/06/27 20.6% 16.8% 19.3% 18.5%
23 2017/06/28 20.7% 19.9% 19.1%
24 2017/06/29 19.7% 17.2% 19.4% 18.3%
25 2017/06/30 21.2% 17.1% 17.9% 17.1%
26 2017/07/03 21.7% 16.7% 19.7% 18.6%
27 2017/07/04 21.1% 17.4% 18.5% 17.6%
28 2017/07/05 20.8% 16.5% 18.3% 17.2%
29 2017/07/06 21.3% 17.5% 18.6% 17.4%
30 2017/07/07 21.0% 17.6% 19.0% 18.0%
31 2017/07/10 23.8% 19.3% 20.1% 18.8%
32 2017/07/11 19.9% 17.1% 19.2% 18.7%
33 2017/07/12 21.2% 18.0% 19.4% 18.9%
34 2017/07/13 22.6% 18.9% 19.5% 18.7%
35 2017/07/14 19.1% 14.8% 20.3% 18.8%
36 2017/07/17 23.3% 19.3% 20.9% 18.9%
37 2017/07/18 22.5% 18.1% 19.3% 18.3%
38 2017/07/19 21.5% 16.5% 20.3% 19.3%
39 2017/07/20 22.3% 19.0% 19.8% 18.9%
40 2017/07/21 22.0% 18.6% 18.7% 17.1%
41 2017/07/24 24.0% 19.5% 20.9% 19.7%
42 2017/07/25 23.3% 19.1% 19.9% 18.1%
43 2017/07/26 22.0% 17.3% 19.4% 18.2%
44 2017/07/27 22.6% 18.1% 20.6% 19.6%
45 2017/07/28 21.7% 17.7% 21.1% 20.1%
46 2017/07/31 23.6% 18.5% 21.4% 20.2%
47 2017/08/01 21.6% 17.1% 20.2% 20.0%
48 2017/08/02 22.7% 18.0% 18.8%
49 2017/08/03 22.3% 18.4% 20.6% 19.6%
50 2017/08/04 20.2% 16.9% 19.5% 18.7%
51 2017/08/07 23.5% 17.8% 17.7%
52 2017/08/08 22.8% 17.3% 19.4% 18.5%
53 2017/08/09 21.4% 16.5% 19.9% 18.4%
54 2017/08/10 24.2% 18.2% 20.9% 19.1%
55 2017/08/11 23.1% 18.3% 19.6% 18.8%
56 2017/08/14 23.6% 19.3% 20.9% 19.2%
57 2017/08/15 19.9% 15.7% 20.2% 19.4%
58 2017/08/16 21.9% 17.1% 20.3% 18.6%
59 2017/08/17 22.8% 17.9% 20.7% 19.4%
60 2017/08/18 22.1% 16.6% 20.1% 18.6%
61 2017/08/21 25.4% 20.5% 21.7% 19.9%
62 2017/08/22 22.0% 17.5% 21.3% 20.1%
63 2017/08/23 22.5% 17.6% 21.4% 20.4%
64 2017/08/24 24.3% 18.9% 22.3% 20.3%
65 2017/08/25 22.2% 17.6% 19.4% 18.3%
66 2017/08/28 24.9% 19.3% 21.7% 20.4%
67 2017/08/29 22.7% 17.7% 21.0% 19.6%
68 2017/08/30 22.8% 18.3% 20.8% 19.5%
69 2017/08/31 24.1% 19.2% 21.7% 20.1%
70 2017/09/01 23.4% 17.7% 20.2% 18.7%
71 2017/09/04 23.5% 19.2% 22.1% 20.4%
72 2017/09/05 21.8% 17.8% 21.4% 19.5%
73 2017/09/06 23.7% 19.8% 21.5% 19.7%
74 2017/09/07 23.0% 19.4% 20.8% 19.2%
75 2017/09/08 23.2% 18.5% 20.2% 18.4%
76 2017/09/11 24.5% 20.0% 21.8% 18.9%
77 2017/09/12 16.1% 13.3% 20.9% 18.6%
78 2017/09/13 22.7% 18.2% 21.0% 19.6%
79 2017/09/14 22.9% 18.5% 21.8% 19.5%
80 2017/09/15 22.2% 17.2% 20.5% 19.2%
81 2017/09/18 23.5% 20.6% 21.0% 18.8%
82 2017/09/19 22.6% 17.2% 21.3% 19.4%
83 2017/09/20 22.7% 17.9% 20.4% 19.0%
84 2017/09/21 23.2% 18.0% 21.5% 19.5%
85 2017/09/22 22.0% 17.5% 20.9% 19.2%
86 2017/09/25 23.4% 17.7% 22.2% 21.5%
87 2017/09/26 22.7% 17.5% 20.7% 19.6%
88 2017/09/27 23.2% 18.6% 21.2% 20.1%
89 2017/09/28 23.6% 19.5% 21.4% 19.3%
90 2017/09/29 21.1% 16.5% 20.7% 18.9%
91 2017/10/02 19.4% 14.4% 20.1% 17.6%
92 2017/10/03 19.1% 14.8% 17.4% 15.9%
93 2017/10/04 16.9% 11.5% 17.7% 16.3%
94 2017/10/05 17.8% 14.2% 17.1% 15.5%
95 2017/10/06 18.9% 13.6% 18.2% 16.0%
96 2017/10/09 19.2% 15.6% 18.3% 16.9%
97 2017/10/10 23.3% 19.0% 21.0% 19.0%
98 2017/10/11 23.1% 19.3% 21.5% 20.4%
99 2017/10/12 23.6% 18.8% 23.0% 21.7%
100 2017/10/13 20.0% 15.8% 19.0% 17.3%
101 2017/10/16 23.5% 18.7% 21.9% 20.4%
102 2017/10/17 22.3% 16.7% 22.0% 20.9%
103 2017/10/18 23.4% 19.8% 20.9% 19.2%
104 2017/10/19 25.0% 19.7% 22.0% 20.5%
105 2017/10/20 21.1% 17.6% 19.0% 16.8%
106 2017/10/23 24.7% 19.1% 22.1% 20.5%
107 2017/10/24 23.6% 18.5% 21.6% 20.2%
108 2017/10/25 22.1% 17.8% 20.1% 18.1%
109 2017/10/26 24.3% 19.1% 20.0% 19.1%
110 2017/10/27 24.0% 20.1% 18.0%
111 2017/10/30 20.8% 17.1% 19.3% 17.7%
112 2017/10/31 23.1% 19.2% 22.2% 21.1%
113 2017/11/01 22.5% 19.3% 20.4% 19.3%
114 2017/11/02 24.3% 19.9% 21.9% 21.2%
115 2017/11/03 23.4% 19.1% 20.7% 18.6%
116 2017/11/06 23.6% 19.2% 21.5% 20.0%
117 2017/11/07 23.8% 19.8% 22.0% 20.9%
118 2017/11/08 23.3% 19.6% 21.7% 20.6%
119 2017/11/09 25.5% 21.3% 23.4% 22.0%
120 2017/11/10 23.3% 18.0% 21.6% 19.6%
平均收視率 21.95% 17.78% 20.30% 18.95%

其他

年度 頒獎典禮 獎項 入圍者 結果
2017年 KBS演技大賞 日日劇部門
男子優秀演技獎
李昌旭 提名
日日劇部門
女子優秀演技獎
林秀香 獲獎
木槿花開了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我最漂亮的時候
  • 優雅的家
  • 明日也晴朗
  • 我的ID是江南美人
  • 人偶之家
  • 鉅商金萬德
  • 理判事判
  • 新妓生傳
  • 我願意
  • IRIS2
  • 鯊魚
  • 愛能給別人嗎
  • 籃球
  • 感激時代
  • 就要相愛
  • 戀愛偵探夏洛克K
  • 我的心一閃一閃
  • 五個孩子
  • 我心中的花雨
  • 吹吧微風啊
  • 花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