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花

我也是花劇情簡介

《我也是花》講述了一名脾氣火爆的女巡警偶然與一名以停車員的身份臥底的大公司老闆徐在熙相識,在不知道對方真實身份的情況下墜入愛河的故事。性格難以掌控,讓周遭與她相處的人感到痛苦的女巡警車奉善有著火爆的脾氣但又脆弱的心,被上司批評到工作態度惡劣,不善於與同事搞好關係的她,其實背後有著令人心酸的往事。父母的拋棄,讓獨自一人長大的奉善漸漸患有了憂鬱症,而這一切得以改善的原因,是她遇見了一個叫做徐在熙的停車員。雖然表面上是停車員,可在熙的真實身份其實是大公司的老闆,非常有才氣的一個人。同樣早早失去父母疼愛的載熙做過各類工作,非常能夠了解奉善脆弱的心。
二人在誤會和矛盾中結識,隨著交往的加深,漸漸看到掩藏在表面下的內心,竟而愛上了對方。哪怕是脾氣火爆難以採摘的霸王花,那也是花,需要愛情的澆灌。

我也是花角色介紹

在熙
演員 尹施允
同時得到三個女人的愛的臥底老闆。13歲的時候失去父母,之後做了送報、送炸醬麵、做皮包廠員工等等各種零工的工作。直到遇上了叫樸華英的女人之後,在這個女人的幫助下他成立了Bergen公司,但是因為他的失誤而導致了華英的丈夫死去。之後,他對華英感到自責內疚。一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個女人並開始了愛情,而這個女人 就是車奉善。

車奉善
演員 李智雅
女巡警,身邊沒有朋友,同事們的眼中釘,懷疑人與人之間的一切關係,患上憂鬱症。討厭形式主義和一切虛偽的東西。也許是因為父母前後離家出走而獨自生活的原因,而慢慢養成了怪癖的性格。長大後,不論是戀愛還是結交朋友都並不容易,不料愛情卻突然來到了身邊,令她再也無法控制下去。於是,她便毫無顧忌的愛了起來。

樸華英
演員 韓高恩
慾望和嫉妒的化身。有著豪爽性格。丈夫因在熙的失誤死去,她獨自撫養一個兒子。開始愛上了在熙的才華和熱情,逐漸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愛。

趙馬路
演員 李起光
新進巡警,他是奉善唯一的粉絲。喜歡獨特的女人,被奉善理直氣壯孤立人群的樣子所吸引。"姐姐姐姐我的女人姐姐我的女人?!"

金達
演員 徐孝琳
考上大學來到首爾,過上了從小在鄉下憧憬的首爾生活。但是發現最近的男人也講究女人的背景和能力之後,開始假裝是在大學院學習服裝設計的學生,夢想能嫁給有錢人,終於她找到了可以託付一生的男人。

我也是花分集劇情

第1集
因為成績合格卻沒有升警長,所以車奉善穿著寫有抗議宣言的硬紙板外套,拿著擴音喇叭在警察局前抗議不公的人事考核。順利見到署長後被告知自己升不了職是因為職務怠慢、態度惡劣、拒不執行任務,溝通能力欠佳等。奉善和署長爭執,被金隊長打一巴掌後當場高聲尖叫,結果被要求到樸泰華理療所接受心理治療。奉善從理療所出來。
在路口,徐在熙騎著摩托車拐出來差點撞到奉善。奉善捉弄在熙掉了眼睛,在熙以牙還牙騙奉善丟了東西,奉善因為好奇上當。在熙彈了奉善腦門後開車離去。新來的趙馬陸撞見奉善在換制服,向前輩報告被下馬威。在熙應聘成為停車員。金達裝上流千金逛大賣場買了一件三百萬的外套。一個女人被分手躺在在熙工作的PERCHE地上哭鬧,奉善出動處理。在熙站在女人的男友身邊圍觀。奉善趁機踢了在熙一腳,以此勸女人給男人一拳了事。結果在熙出面勸女人,分手只是不愛了,不是她不好,成功勸退女人。奉善離開時,警車撞上了在熙正在停的車。在熙想起曾經的一場事故,頓時動彈不得,回過神後,雙方爭執最後決定走法律判定過失。在熙指出奉善內衣尺寸太小。
事故被判決為雙方過失,在熙被炒不服,被上司打了一拳,憤然想反擊時想起曾經總是打架的自己,忍了下來。在熙去派出所讓奉善幫找工作,又言語挑逗。在熙回到家,竟然是高階公寓的VIP層。樸華英進來和在熙喝酒,然後相約打一盤網球。
華英勸在熙公開自己是PERCHE共同代表的身份。在熙堅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在熙被服務生打翻的酒弄溼了外套,換掉名牌衣,以停車員的姿態送走了華英的車。金達跑過來收買在熙打聽一個有錢公子。在熙拒絕並說自己也不錯,擁有的只有錢,金達嫌棄他不是財閥繼承人,憤然離去。司機來接在熙去了昌信洞。奉善在執勤時幫在熙找了停車員工作,隔天去PERCHE打聽在熙的電話號碼,剛好遇見重新回來上班的在熙。奉善指出在熙停車場的車違規停車,讓移走,在熙不聽,結果車被拖走了。在熙一路狂追,沒有追上,所以跑去派出所找奉善填投訴書投訴奉善。

第2集
在熙填寫投訴書投訴奉善施暴時,奉善得知在熙的名字和年紀,而且和自己住同一小區。兩人當眾爭執,在熙舉出奉善的性格缺點,讓她談談戀愛改變一下。奉善強忍著怒火,在熙適可而止,離開時又提起奉善的內衣尺寸,奉善終於忍不住大吼衝出去撲倒在熙狠狠咬他的手臂。咬人後,奉善又去了心理診所,泰華診斷奉善有抑鬱症。奉善在派出所停車場遇見在熙在停車,說是領導允許的。奉善找金隊長談話,發現金隊長收了錢包,於是以收受賄賂逼迫金隊長歸還錢包。
奉善在派出所食堂吃飯,在熙帶了便當來和解,被奉善用手銬銬在椅子上。趙馬陸進來,吃了口便當。奉善扔下在熙和趙馬陸出勤了,在熙只好帶著椅子回停車場,對著同事硬裝酷。馬陸要求奉善等待,因為自己還沒決定要不要克服六歲的差距,路上卻盯著路旁拍照的金達合不攏嘴。老爺爺請求服務,奉善買了一堆牛奶送過去,順口問了馬陸關於憂鬱症。馬陸說奉善看起來不像憂鬱症,奉善心情大好,買了咖啡回派出所。在熙凶著臉要求奉善解開手銬。奉善卻笑著道歉並給了在熙咖啡,令在熙不解。奉善把咖啡分送給同事,看見金隊長桌上的全家福一時感觸。有錢公子送金達回高階公寓,卻發現金達進了一半又出來,一路跟蹤後,發現金達住在考試院。金達被索求房租後,正倒水時,男友進來。兩人到頂樓對峙,金達裝千金的謊言被揭穿。兩人爭吵,金達因三百萬的外套被弄髒而哭鬧。
在熙跑進公司內部視察,旁聽了華英的會議。隨後,在熙進了商店,遇見以外表區分服務態度的女職員。女職員對著在熙背影抱怨時,奉善來了。兩人到樓梯口談話,女職員因為表弟要考警察想請奉善幫助他。奉善拒絕,說討厭女職員,覺得她對自己有競爭心理。心理診所裡,奉善和泰華談到朋友的問題。奉善在派出所查憂鬱症的資料時,因為在熙進來,緊張地擋住電腦螢幕。在熙開始搭話,稱讚穿制服的奉善比碧昂斯性感。在熙說和制服女人過一晚是男人的夢想,奉善冷笑問他想和自己睡,衝動脫掉外套。在熙跟著較勁,脫到只剩內褲。趙馬陸突然進來,看到這一幕,馬上拔出手槍。在熙穿上褲子,抓起衣服逃跑。馬陸舉著警棍追出去。在熙在路上被馬陸扯住外套,露出上身,剛好被樓上喝咖啡的華英看到。躲到暗處穿戴整齊後,在熙把馬陸制服,兩人不打不相識成了朋友。
回家後,在熙認真工作時,華英抱著兒子亞仁來給在熙照看。在熙和壓仁玩遊戲後一起洗澡。金達去男友公司裝被拋棄的孕婦哭鬧,討到了外套乾洗費。回到家,母親上門來,強迫金達搬走。一小男孩因門打不開來派出所等媽媽,奉善給酸奶被小孩以不健康食品拒絕。奉善小小敲了一下孩子的腦袋。在熙來派出所停車時看到孩子當新聞主播的母親來了。主播指證奉善對她兒子施暴行並給吃不良食品。奉善和主播爭執,被金隊長制止,委屈地跑到派出所後面長椅上坐著。在熙偷偷跟著在奉善後面的另一張椅子上坐下。奉善開啟通訊錄卻找不到一個可以傾訴的號碼,於是撥打各種客服電話,最後打給了樸泰華,哭著對他說討厭自己。

第3集
奉善下班到店裡喝酒。在熙出現搶了她到嘴邊的食物,並揚言要請客。奉善打包了十份油豆腐,在熙點了最好最貴的酒。奉善歸還在熙的背心。兩個人開始喝酒開心聊天。離開店後,兩人一前一後散步回家。岔路口,醉酒的奉善懷疑在熙跟蹤她,認為他喜歡自己所以搬到附近,並拿出警棍稱自己是女強人可以自己回家。可是甩了好幾下,警棍都沒伸長。在熙上前想幫忙,奉善用力一揮。順利伸長的警棍打在了在熙頭上。樸華英打不通在熙電話,看隔壁在熙家,發現他還沒回來。在熙到皮包作坊找裴大叔喝酒聊天。
金達被繼母帶到奉善家。奉善拒絕收留繼妹金達,和母親大吵一架。看著母親憐惜地摸金達頭髮,奉善溼了眼眶,開始言辭辛辣地指責母親。母親傷心地對奉善又打又罵。奉善立場堅定地轉身,卻一頭撞在鐵門上流了鼻血。母親趕緊拿出紙巾,金達則捂著嘴偷笑。母親把金達扔下自己離開。奉善把金達關在門外。金達坐在行李箱上,一條狗衝過來。屋內,奉善聽見金達哭喊救命,拿著警棍衝出來一陣亂揮。金達趁機溜進屋。奉善定睛一看發現被騙,回屋要求金達明天一早離開。在熙想著奉善畫了一堆設計圖後睡著了。裴大叔進來看著設計圖想起第一次遇見在熙的夜晚。還是青少年的在熙因為一個男孩撕了他貼的傳單而打架。
華英一個人喝酒等不到在熙回來。奉善夢見Pink在自己耳邊不停敲打三角鐵,直到自己摔下床。她睜開眼,房間裡只有掛著兩顆淚的娃娃鬧鐘在叫著。在熙夢中驚醒,坐起又枕著雙臂躺下。華英在"接駕者"中尋不見在熙,進公司遇見在熙司機便上前詢問。司機說幾天不見在熙擔心所以來公司看看。華英打電話問樸泰華昨天有沒跟在熙一起,並得知兩人約明天吃飯。泰華結束通話發現襪子破了洞,正抓著腳時,奉善進來了。兩人就"討厭自己"開始了談話。憤然結束談話的奉善出來,看見公路對面摩托車上的在熙對著自己比手畫腳,嘲笑他神經病時,後面一男子撞上來搶走她的包。搶匪穿過公路逃跑,奉善大喊讓在熙抓住他。在熙卻扯過摩托車車頭給搶匪讓路。奉善上去,恐嚇在熙,又接著追。搶匪撞倒自行車,奉善稍作關心接著追。在熙騎車跟上來,奉善讓停車。在熙卻說了加油後騎車離去。奉善終於追上搶匪,搶匪亮出小刀。兩人對峙後,搶匪棄包逃跑,被騎車出現的在熙一腳踢飛。奉善呼叫警車。被在熙踩在腳下的搶匪說自己又冷又餓才搶劫,在熙想起自己在風雪的夜蹲在垃圾堆旁吃麵的經歷,心軟放走他,並阻止奉善再追。
奉善以妨礙公務罪銬住在熙在熙用手銬另一邊銬住奉善。兩人揮手一路拌嘴走向派出所。在熙突然牽住奉善的手,被一腳踢坐在地上。開車路過的華英看見了,打電話給泰華確認在熙推了約。奉善開啟手銬,和在熙去吃飯。飯桌上,奉善數落在熙,並說他很陰暗,所以不會喜歡他。在熙被一語擊中,愣住,隨後冷笑,說出奉善對著電話哭說討厭自己的事,惡言反擊。奉善給了在熙一巴掌後離開。店外車內的華英看見了這一幕。回到工作崗位的在熙繃著臉。華英讓在熙幫忙提東西到辦公室,給他看了合作商資料。在熙反對提案。華英認為女人不會花幾百萬買小作坊加工的包包。在熙堅持要投資昌信洞創造風情飾品街。兩個人的爭執轉移到在熙失聯的事上。華英激動說害怕在熙突然消失不見。在熙說自己不會隨便離開,但是也不屬於任何地方。在熙騎車時想著奉善說的話,奉善在公車上也想著在熙說的話。
奉善回家後發現金達在家。金達說奉善按密碼時她看見了。奉善趕金達走時,把她的三百萬外套扔在蠟燭上。金達哭喊後出示收據要求賠償。奉善回房對狗娃娃拳打腳踢,在幻想裡靠在Pink身上做出決定,讓金達住六個月抵消三百萬,並制定規則,違規即扣一萬元。奉善又找泰華聊天,抱怨金達討人厭的行徑。在泰華的尋循循善誘下,奉善說出了心裡話,因為金達是母親再婚丈夫的女兒,所以討厭她。並交代了父親在她中學時再婚搬到了鄉下。奉善去商場,在門口遇見在熙。兩人對視後無言擦肩而過。奉善看著賣場的內衣想起在熙說的話,詢問量尺寸要不要脫光。在錢包專櫃前,朋友過來打招呼,表示要給奉善用員工折扣,讓她幫她表弟。奉善拒絕。奉善買了錢包,在門口被華英叫住。華英開口約奉善聊聊,奉善問為什麼,工作中的在熙看見了對話的兩人。

第4集
奉善拒絕華英邀請,並說她很帥。奉善在等公車,在熙騎車出現,向她道歉並打聽她和華英說了什麼。在熙接到電話後換上一身大款的裝扮去了俱樂部。老闆先後介紹幾個美女給在熙,最後因為面熟,在熙選了金達。兩人談話間想起對方是誰。金達不屑地離開座位。奉善把金達行李打包到門外。金達從朋友口中聽說在熙是身價千億的極品男,驚訝不已,跟蹤離開的在熙到門外時,接到奉善電話。在熙回家和華英兒子亞仁一起睡,華英透過攝像頭看兩人聊天。亞仁問華英對在熙重要嗎,在熙說很重要。
奉善出門,發現金達架帳篷睡在門口。在熙躲在玻璃後面觀察華英的會議。會議的結論是公司沒有吸引人的歷史故事。華英勸在熙露面,公開他背後的故事。派出所同事為金隊長慶生,奉善送出錢包。奉善和馬陸到派出所後面抓喝酒的未成人。在熙出現扔出蘋果,讓奉善接受他的蘋果(道歉)。金達去第一次遇見在熙的地方打聽。遇見約打網球的在熙、華英和泰華,觀察和偷聽後斷定在熙是有錢人。奉善買了菜和青蟹,回家路上看見一身名牌的在熙從華英車上下來。她戴上帽子裝作沒看到地經過,卻因一輛自行車,撞飛了菜和青蟹。三人一起撿起東西。華英解釋有事拜託在熙所以送他回來。奉善懷疑在熙被華英包養,要求在熙證明事情不是這樣。在熙說他憑什麼這樣,他和奉善不過是陌生人。
金達回家對著廁所裡的人道歉,開門的卻是奉善爸。金達尖叫衝出房子。奉善爸要求奉善給他做飯,並問了金達。奉善謊稱金達是借住的後背,而且在減肥不用吃飯。奉善媽打電話給金達。吃飯間,奉善爸責怪奉善沒升職。奉善揚言自己退休時職位一定比父親高。父親質問奉善到底在不滿什麼。奉善說身為他的女兒就是她最不滿的事。奉善爸掀了飯桌。奉善媽來電話,讓奉善給金達飯吃,並告知冬天要上首爾打工到時候再聯絡她。奉善摔手機砸碗,不滿大家對她恣意妄為。奉善收拾碎碗時,突然Pink唱著情歌出現,滿屋燭光。他牽著她的手,用歌聲稱讚她美麗,送她玫瑰。一晃眼卻什麼都沒有,奉善大哭。奉善執勤時,違規停車的車主竟是前任男友。
在熙出現,稱自己是現任男友,打發了前任男友。在熙上了奉善的車,問她沒換電話號碼是否在等前任回來。奉善也用"我們只是陌生人"回答在熙在熙一把抓過奉善,吻了她,說,現在不是陌生人了。

第5集
在熙強吻奉善後,繼續奉善是否在等待前男友的話題。奉善憤然給在熙一拳,以性騷擾罪名要挾在熙下車。在熙一下車,看到趙馬陸憤怒地摔下帽子。派出所後面,馬陸脫到只剩一件背心,單挑在熙在熙對衝過來的馬陸撒出一把沙子,然後開始教育馬陸什麼是喜歡一個人。馬陸要求在熙不再惹奉善,在熙拒絕。馬陸全副武裝來到更衣室,對奉善告白,但是因為回憶被強吻的事而發呆的奉善轉眼不見人影。奉善回到家,讓金達搬回屋裡住,直到三百萬扣完。
奉善找樸泰華聊天。泰華說到奉善是因為爸爸是警察才成為警察的,奉善頓時來氣,指責爸爸是壞警察,給人亂扣罪名,收黑錢。奉善被泰華的話氣到揮包包,卻摔坐在泰華身上,然後一拳打在他鼻子上憤然離去。三輛車來到PERCHE前,在十幾個保安的護送下,從車上卸下了一個箱子。在熙停車時,看到李科長收了李部長的東西,於是在路上攔下李科長。李科長被推倒在地,鈔票從蛋糕裡掉出來。在熙指責李科長偷挪經費。奉善在泰華的診所填寫診斷問卷,離開後在一家店門口遇見吃麵的在熙。奉善幻想自己上去質問在熙是不是想跟自己交往,在熙轉頭髮現奉善。兩人坐在一起聊名品。在熙突然彎下腰撿起一百塊。在熙直接走掉,服務員找奉善結賬。
金達來到在熙常去的網球場,果然看到在熙,連忙跑到旁邊去練習揮拍。在熙殺球,打到金達的眼睛。奉善接到盜竊案報警,也來到了該地方。在熙接到電話被告知價值20億的包包被偷。泰華剛好來找在熙,被在熙以擔保人身份推上救護車。奉善和玻璃外的在熙對上視線。在熙回家和華英商量,提出把事情鬧大當做宣傳。奉善和馬陸守在公寓門口。金達向泰華打聽在熙,泰華不講,金達不讓送回家,結果撞上路障摔倒。泰華還是送金達回家,金達怕被發現自己窮,提前下車。奉善下班回家把在自己床上的金達拽起來,被她的眼睛笑倒在地。金達吃飯時看到電視新聞在報道20億包被偷事件。奉善上床補眠。在熙在家伏案設計,想起被奉善踢的那一腳,畫了很多鞋子。華英敲門,在熙渾然不覺,華英走進看了設計圖,是軍鞋。奉善在商場調查巡邏,遇見朋友,調查起李科長。朋友指著剛好進來的在熙,說他很可疑。奉善又問了在熙上司,上司也說在熙最可疑,一個停車員總不在自己職位上,太過關心公司的事。
奉善接到馬陸電話。奉善來到保安室,看到保安整理的畫面指出,在熙一個月內都在賣場閒逛。在熙因此被帶到警局。在熙被質問,拒不回答,被要求出示身份證,於是以前偷竊、過失殺人等的前科被揭開。警員因為前科斷定在熙就是偷竊者。奉善想起在熙曾經說過手銬比以前變輕了,想起自己曾說過的他的陰影,想起他穿的名牌衣,眼眶泛溼。在熙說自己當晚和金達在一起。金達被傳召到警局。奉善在警局門口遇見華英。奉善質問華英和在熙分明認識為什麼裝不認識。華英反問風溼是私心想問,還是因為公事。奉善堅持自己是因為公事,華英堅持自己不認識在熙。金達到達警局,但是在熙已經被華英保出。在熙讓司機送走金達,自己和華英一起回去。金達向司機打聽在熙,司機不理會她。在熙陷入罪惡感中,華英不悅,猛地剎車。兩人陷入回憶中。那天在熙開卡車載著懷孕的華英,發生了事故。當場身亡的男人,竟是華英的丈夫。華英失聲痛哭,在熙崩潰跌坐在地。華英勸說在熙,那只是一場事故。在熙還是沒辦法原諒自己,華英衝在熙吼,讓他忘記。
奉善回家對著Pink訴說疲憊。馬陸正吃飯,被奉善按頭。奉善警告馬陸不要把過失撞人講成殺人。奉善坐在派出所後面長椅,對在熙的事耿耿於懷,正抱怨間。後面睡覺的在熙坐到奉善身邊。奉善指出在熙隱藏著巨大的自卑感,但是隻要努力未來會變好。在熙覺得奉善因為自己的前科而不想和自己有交集,很悲傷地說原來奉善和別人都一樣。

第6集
在熙接到電話後,又到了俱樂部。一群公子哥圍著在熙,說服他讓公司上市。在熙堅持不上市不貸款。某人諷刺在熙和他們的出身不同。泰華和華英喝咖啡聊天。華英聊起那場車禍後的情況,說起那段時間對在熙的仇恨,說起現在的自己需要在熙。泰華讚揚華英,意味深長地說,自己不也活著麼。女演員進俱樂部,公子哥讓她猜誰最有錢選一個。女演員因為性感選了在熙在熙揚言自己不只性感,而且是現金最多的一個。公子哥說在熙有白手起家者的自卑。雙方起了爭執,甚至打了起來。在熙著魔般把一個公子哥打成了重傷。在熙回家後又脫了一地的衣服,華英照常拾起,發現上面的血跡,感嘆在熙又打架了。
奉善到泰華診所,收到診斷問卷結果,表示奉善是一個溫情熱心的人,只是要熟悉了才能發現。奉善回到派出所,收到以前幫助過的奶奶送來的蘋果。那讓她想起在熙曾經扔向她的蘋果。於是她在蘋果上寫了扯平,偷偷放到在熙的摩托車上,卻意外發現那個失竊的包包。頓時所有來自他人的證詞湧上來。這時,在熙走出來,看著奉善手上的包包很驚訝。奉善哭著打罵在熙,被在熙抱住。他解釋不是他偷的。兩個人一起去喝酒。奉善認定在熙就是小偷,勸在熙去自首,又說起在熙的前科。在熙說起,自己13歲死了父母,所以去首爾流浪。在熙在工廠工作,又修自行車賺錢。他不知道自行車是偷的,所以擔了罪名。奉善繼續勸在熙自首,因為擔心在熙的人生。在熙很感動,讓奉善和自己私奔。只要賣了包,就有新生活,不用再為了遮掩過去而活得那麼累。奉善完全感動,在熙卻突然笑出來。奉善生氣後,拿出手銬想逮捕在熙。奉善拷上在熙的右手,結果被強吻。在熙看著奉善真摯地說,包包真的不是他偷的。奉善終於相信在熙,主動吻了在熙。店裡的客人都轉頭打量著擁吻的兩人,就連路人也不禁轉頭看。
華英到了包包作坊。在熙和奉善一起回家。奉善堅持要保管包包,但是還是在在熙的請求下,給了在熙。奉善讓送回家,在熙說她是女強人,還有武器。奉善得不到在熙對交往關係的承認,生氣地走了。在熙在心底回答奉善"為什麼吻她"的問題,因為她漂亮到讓他想帶她私奔。奉善反應過來,覺得在熙只是為了拿到包包才吻她,跑回去卻找不到了在熙。奉善對著鐵門懊惱,金達正好回來,追問奉善接吻物件。兩人進門,發現母親在廚房。金達馬上說奉善交了男友。華英在作坊等不到在熙,準備回去正好遇到回來的在熙在熙很激動地說包包找到了,華英說出真相,這一切只是她主導的宣傳手段,包包是司機放進摩托車的。在熙生氣華英沒告訴他,華英生氣在熙對奉善的在乎。
奉善心很亂,又聽見母親和金達熱鬧的聲音,於是出去惡語相向。奉善說出最狠的一句,指責母親把自己扔在路邊攤,自己去旅館。母親和金達愣住。奉善回房,想起大雨那天,自己舉著傘蹲在門口看媽媽從旅館出來,傷心地扔掉傘大哭。母親衝進房,說自己和她爸爸過得很辛苦。母親解釋那天去旅館,是為了自殺,但是想起年幼的奉善卻沒法一死了之。母親憤然離去,奉善一個人吃起母親做的菜,正傷心時彷彿看見對面坐著在熙,再一擡頭,卻是一張空椅子,眼淚就落了下來。司機來接在熙,被在熙踢了一腳。在熙指責司機只是被擺佈地活著。
僱傭契約到期,兩人合作關係也結束了。奉善聽說失竊案結案了,跑去問在熙。兩人在拒答和拉扯間,華英出現,叫奉善進去坐坐,親自說明真相。奉善感覺到華英的敵對心理,脫口問出。華英不承認對奉善這個弱者有任何敵對心理。奉善對在熙改觀,認為他是華英的小嘍囉,幹些偷雞摸狗的事情掙錢,為自己被強吻打了在熙,正好被華英看到。奉善和泰華一起喝酒時,以朋友的故事的名義,問了在熙對自己忽近忽遠的態度是為什麼。泰華說不是花花公子就是卑鄙小人。金達站在專賣店門口發呆,在熙出現,為了彌補她眼睛受傷,帶她進去買包。金達開始解釋自己之前對在熙的不禮貌,並問他為什麼藏起來生活。在熙說起他有錢前後人們對他的態度不同,但是金達對自己倒是挺誠實。
奉善和泰華續攤,兩個人的談話多了一些醫生和患者之外的情緒。在熙開車送金達回家,金達下車後又擠進去親了在熙。奉善只看到了金達。在熙回到作坊,和裴大叔談起公事。第二天,在熙以父親的身份去幼稚園參加了亞仁的親子會。華英再次要求在熙到公司上班,在熙拒絕,華英問是否因為奉善,兩個人是否在交往。

第7集
華英以操縱者的姿態,問了一系列關於奉善的問題。在熙否認和奉善交往,說亞仁長大之前自己不會離開這個家,讓華英不要做無謂的事。在熙回家後,華英接到電話說供應商不再供應皮革,於是跑去通知在熙,卻發現一直可以自由出入的門,如今鎖上了。在熙訂了飛機出差。奉善和馬陸出勤時,在停車場遇見代替在熙來停車的大叔,得知在熙休假。奉善拿提醒大叔有巡邏當藉口,打聽到在熙休假完請病假。
奉善遇到粉絲圍堵Pink的保姆車,下車擠了上去,見到了Pink卻被粉絲擠倒在地。奉善不停地吃東西,經過在熙的停車場也一直張望。黑眼圈越來越嚴重。馬陸看不下去,叫奉善主動去找在熙。奉善照著地址,找到作坊,遇見了裴大叔。裴大叔給奉善講了在熙過去的事情,還說明天是在熙的生日。奉善在作坊裡看了很多在熙的設計,很想了解他,又去了賣場買了禮物。等公車時,手機響起卻不是在熙,這提醒了奉善,他們是沒有交換電話號碼的陌生人關係。在熙回了家。華英用以前的鑰匙卻開不了在熙的門。下雨天,奉善處理了一場交通事故。在行人中看見撐傘的在熙在熙稱讚奉善的黃色雨衣好看,上了奉善的警車。兩個人交換電話號碼,一起去吃午飯。奉善不想花在熙太多錢,拒絕在高階餐廳吃飯,兩人去了小吃店。在熙說想奉善了。讓她下班後等她。奉善回到工作中,不停地傻笑。組長讓在熙出示診斷書後,還是要炒了在熙在熙下跪請求原諒。最後一個貴婦人之名要在熙負責她的車,組長只好作罷。
金達在泰華家門前拍照,遇見出門的泰華,找他問在熙的電話。泰華用號碼交換金達陪吃。金達被泰華教訓,有錢人不會搭理沒教養的她,一語擊中傷心處。在熙準備和奉善約會,亞仁卻發燒嘔吐被送到醫院。在熙趕到醫院。奉善在派出所等不到在熙,等到詐騙電話。亞仁疑似腦部炎症要麻醉檢查脊椎,在熙只能陪在身邊,所以掛掉了奉善的電話,並拔掉電池。亞仁睡夢中喊著爸爸。在熙陷入罪惡感中,坐在病床邊捂著嘴哭泣。在熙來停車,叫奉善到外面講話。在熙道歉,奉善接受。奉善告白,問在熙發生了什麼事。在熙忍淚和奉善劃清界限,奉善懇求在熙在熙還是一走了之。馬陸在旁聽到,指責在熙,反被在熙警告。奉善蹲在地上哭。奉善做在診所門口階梯,終於等到泰華回家。兩個人什麼話都沒說,奉善靠在泰華肩上哭泣。奉善進診所聽泰華講了他的故事,回家後,把買給在熙的圍巾扔給了金達。
奉善為了Pink的演唱會門票,去找朋友李英熙,在賣場門口看到開心工作的在熙。一個夫人來換包,李英熙按照公司規定不給換,在熙送來夫人落在車裡的手機然後躲到一旁。華英出來處理,夫人要求李英熙下跪。李英熙下跪哭著求原諒。奉善看不過去,替朋友出頭,被夫人扇了巴掌。奉善上前,被華英攔住,本打算作罷離開,夫人卻要奉善也下跪道歉。在熙怒著臉衝出來指責夫人,讓奉善離開。華英不悅在熙袒護奉善,在奉善離開時,開口讓奉善道歉。

第8集
奉善被華英助手強制按跪在地,在熙看不下去把奉善拉出去。在熙這樣對奉善好卻又拒絕她,讓奉善很難受。華英在辦公室裡摔東西。在熙追奉善到那座管區邊界的橋,對奉善告白,載著她一起穿過那座橋。在熙帶奉善回外面的家。奉善很肯定地說華英對她有很深的憎惡。兩人依偎著講話,奉善講到彼此的父母,在熙哭了出來。奉善把在熙抱在懷裡。
金達去診所,搶了泰華的手機躲進廁所,要挾要把手機扔進馬桶,以此打聽在熙。泰華用拖把抵住廁所門,然後走掉。有人幫金達開了門,泰華埋伏在外面,趁機搶回手機。在熙和奉善一起去吃飯。奉善問在熙想守護的那些人是誰,在熙說以後再給她介紹。吃完飯,兩人騎車一路幸福地亂喊亂叫。在熙送奉善回家,奉善捨不得下車。在熙把她抱進門。奉善關上門後,又跑出來抱住在熙,因為太喜歡在熙所以突然有點難過。華英坐在車裡,不悅地看著兩人,又哭又笑,最後趴在方向盤上大哭。在熙找華英瞭解到賣場鬧事的吳女士背景,華英說要向奉善道歉。在熙坐進吳女士的車,捂住她的嘴,威脅她要把事情寫上推特,讓她以後別再鬧事。奉善在執勤時,車啟動不了,馬陸讓奉善去推車,又讓奉善開啟後車廂。奉善開啟,冒出一堆氫氣球和一告白輻條,廂底擺滿玫瑰花。奉善對馬陸道謝又道歉,馬陸得知奉善和在熙在一起了,流下眼淚。奉善回家,開啟門看見父親。父親讓奉善準備鋪蓋,今晚留宿。奉善取出鋪蓋,掉出一張全家福,照片上是幸福的嘴臉,此刻耳邊卻滿是父親挑剔指責的話語。父親半夜睡不著,叫奉善給他煮拉麵。金達回來,車爸讓兩人都坐下。車爸問金達的工作,什麼時候搬走後,就讓金達上樓了。奉善讓父親好好對母親,父親發火摔碗後離去。奉善想起泰華問的關於自己和爸爸什麼時候最開心,所以隔天去母親打工的餐廳,問又一次去河邊是什麼時候。母親很開心奉善第一次主動找她。
奉善因為父母,心情不好,和在熙見面聊天。在熙去找華英,宣佈自己和奉善在交往。在熙說開口很難,因為華英還是單身。華英說在熙承受不起這份愛,因為在熙對奉善有所隱瞞。奉善找泰華聊天。泰華講到人對人產生好感時,會刻意在對方身上找相似的地方。奉善想起自己和在熙的相似處。華英找泰華時,看到奉善離開,找泰華打聽奉善諮詢什麼問題。泰華堅守保密原則。華英頓時忘記自己為什麼來找泰華,滿腦都是奉善。華英焦躁地說,最近的女人醜的旁的都漂亮,因為她們年輕。她似乎陷入對年齡的恐慌。華英回公司,安排邀請奉善參加展會。金達到派出所找奉善,遇見馬陸。華英到派出所,看到金達和奉善在一起,想起金達和在熙有點關係。她搖下車窗,聽到金達找奉善借錢。奉善拒絕,金達離開。華英請金達去喝東西。
奉善以公司需要模特的名義,打聽到金達和奉善同住,並留下金達的電話號碼。華英送上邀請函,以示對奉善的歉意。金達打電話給奉善,說要培訓,幾天不回家。奉善拉在熙逛菜市場買菜。回家路上,奉善講起邀請函,順便批評了那些包抄襲外國,擡高價格,在熙反駁,讓奉善去好好看看,回來寫10張感想。奉善做飯時,在熙修好了壞掉的門和傢俱。做好了飯菜,奉善向天上眾神祈禱,可以每天有熱菜熱飯一間小屋和一個陪自己吃飯的人。在熙很感動。

第9集
奉善本不想接受邀請去參加展會。但最後還是前去。在熙詢問華英為何給了奉善邀請函,華英說難道你不希望你喜歡的人看見你的作品嗎?展會上,玻璃櫃的模特是金達。奉善喝了很多酒,和華英互相看不順眼。就在奉善準備離開的時候,華英公佈了她的合作伙伴就是徐在熙。奉善悲傷的離開。在熙非常的憤怒。泰華前來展會,華英讓泰華幫助攔著在熙,但在熙離開,去尋找奉善。奉善在小飯館獨自喝酒。在熙留下要解釋的紙條失望離開。奉善回家並沒有看見紙條。金達回家撿起交給了奉善。

第10集
在熙來找奉善解釋。奉善讓在熙離開,並表示再見到他出現的話會開槍射他。在熙不在乎,發生了在警局搶槍對峙的一幕。最後奉善和在熙說我們已經結束了。在熙並不死心,說和奉善需要多談幾次。在發生事件後雖然照常上班,但似乎也意識到他人的不便。在熙去找泰華,泰華和在熙說了蛇恐懼理論。在熙決定恢復正常身份上班。華英找到金達,希望金達拆散在熙,並告訴金達她有自己也不知道的武器。金達雖有想法,但在各種誘惑面前還是妥協了,成為了華英公司的專屬模特。奉善去找泰華訴說,是因為害怕自己最後一個人所以才選擇了主動分手,最後哭了,泰華擁抱了哭泣的奉善。正好被進來的在熙看見。在熙很生氣。在和泰華喝酒的時候一直竭力想知道奉善究竟是怎麼了,但泰華一直以職業保密無以為告。
在熙喝醉了,故意將手機留在在熙車上的金達此刻打電話,路邊警車開過,在熙將電話結束通話撥打了112尋找車奉善。奉善和馬陸出警,馬陸說這是奉善的事情,讓奉善自己送在熙回去,在熙吐在奉善身上,奉善將在熙送回家進入浴室擦洗,然後出來不見在熙,好奇的參觀在熙的房子。奉善通過連線的門進入了華英家,正好碰上亞仁,華英聽到說話聲出來。奉善正在震驚中,在熙找了過來,他們僵在了那裡。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我也是花收視率

集數 播放日期 TNmS 收視率 AGB 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11/11/09 6.6% 8.8% 6.8% 7.9%
2 2011/11/10 6.0% 7.7% 7.6% 9.7%
3 2011/11/16 6.5% 8.4% 5.5% 7.9%
4 2011/11/17 7.7% 10.2% 6.4% 9.0%
5 2011/11/23 6.1% 9.5% 6.4% 9.2%
6 2011/11/24 6.9% 8.4% 6.1% 9.0%
7 2011/11/30 6.2% 9.1% 6.4% 9.2%
8 2011/12/01 6.7% 9.3% 6.9% 9.4%
9 2011/12/07 5.5% 9.5% 6.3% 8.4%
10 2011/12/08 6.1% 9.7% 6.3% 9.5%
11 2011/12/14 4.9% 8.9% 6.1% 8.8%
12 2011/12/15 5.6% 8.5% 6.4% 9.1%
13 2011/12/21 5.5% 9.2% 5.7% 9.8%
14 2011/12/22 5.1% 9.0% 5.8% 9.3%
15 2011/12/28 6.4% 8.4% 8.1% 8.8%

我也是花原聲音樂

《我也是花》OST(發行日期:2011年12月22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做夢 BEAST  
2. 眼淚太多 秀智(Miss A)  
3. 你離開的一天 Alex  
4. You(Feat. Levela) 大島麻衣  
5. 若有你在會很好 Taru  
6. Love Is You(Feat. Blue Marble) 徐妍  
7. Sunset Street In-Purple  
8. Oh My Boy(feat.상지) Sherry  
9. Hey, Flower(Feat. Gold) A Team  
10. L.O.V.E BB Boys  
11. Don't Ever Think Hausmaus  
12. 愛情傻瓜 金勝兒  
13. Gotta Watcha(Feat. Levela, 공명정대) FOLEY  
14. 甜蜜又苦澀(Feat. Son Sung Jae) Jang Je Hun  
15. 我也是花_Title Music Various Artists
我也是花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火車
  • 顶楼/Penthouse
  • 精神病患者日記
  • 綠豆花
  • 讓開,命運啊
  • 心動警報
  • 今日的偵探
  • 可愛恐懼/Lovely Horribly
  •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
  • 我的大叔
  • 大君-繪畫愛情
  • 能先接吻嗎
  • 擺飯桌的男人
  • 莫敏的房間
  • 乞丐王子
  • 黃色手帕
  • 比花還美
  • 律師們
  • 愛情與慾望
  • 仁順很美麗
  • 京城緋聞
  • 貝多芬病毒
  • 天下絕色樸貞琴
  • 不是誰都能愛
  • 妻子回來了
  • Style
  • 慾望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