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
  • 2020年
  • 2019年
  • 2018年
  • 2017年
  • 2016年
  • 2015年
  • 2014年
  • 2013年
  • 2012年
  • 2011年
  • 2010年
  • 2009年
  • 2008年
  • 2007年
  • 2006年
  • 2005年
  • 2004年
  • 2003年
  • 2002年
  • 2001年
  • 2000年
  • 更早>>
  • 新貴公子

    新貴公子劇情簡介

    《新貴公子》美麗可人的張秀珍是韓國帝盛集團張會長的獨生女兒,一直在英國讀書。由於集團的運程專家金博士推算出公司本年會有危機,須水運的秀珍在當年完婚方能化解。於是張會長慌稱自己病重將秀珍騙回國。
    美麗的張秀貞(崔智友)是韓國屈指可數的大集團材盛集團會長唯一的女兒,但秀貞卻一直堅持不遇上所愛的人不結婚。為了讓她儘快找到合適的男子,張會長派人把韓國最門當戶對、而且符合金博士條件的未婚男子的資料收集起來,每晚在遊艇上舉辦晚會,藉此介紹許多的青年才俊給女兒認識。每天晚上累人的晚會讓秀貞不勝奇煩。為了達到目的,她欺騙父親說自己在倫敦已有一個當教授的男友,要回去見他。 這個謊話讓他的父親高興極了,撤消了每晚的晚會,同時又極力催促秀貞把她的男朋友帶回韓國見見面。這樣一來,令秀貞非常為難,但又不能承認那是自己撒謊的事實,因為如果那樣的話,她又會回到那夜夜應酬的悲慘日子。於是秀貞只好叫跟自己非常親密的樸愛子祕書(崔蘭飾)儘快找一個人來假扮她的男朋友。

    新貴公子分集劇情

    第1集
    故事的主人公金雍男是一名送水員,為人真誠善良、開朗幽默,做事也積極進取,這個月他又取得公司的最佳業績,深受大家好評。一次送水途中,雍男遇到同樣是送貨員的光樹和封值,互為競爭對手的二人從賽車直至大打出手,好打抱不平的雍男以當兵時練就的不凡身手製服二人,並告誡他們今後要互相幫助。張秀珍是韓國帝盛集團張會長的獨生女兒,她本來一直在英國讀書。由於集團的運程專家金博士推算出公司本年會有危機,須水運的秀珍在當年完婚方能化解。於是張會長慌稱自己病重將秀珍騙回國。秀珍走出機場,受到父親張會長下屬的隆重迎接。大旭集團的會長江盛益恰好也來機場接人,看到秀珍的排場,命手下調查其底細。原來盛益的公司正陷入經營困難,他指望娶到豪門之女以化解危機。秀珍來到公司看到父親安然無恙,知道自己受騙卻也無可奈何。金博士一一介紹了精心挑選的相親物件,父親命令她準備與挑好的人選相親,並派服裝設計師立即為她量體裁衣。雍男搬到他租的新住處—明導演家,遇到同樣租住在此的光樹。熱情的雍男邀請光樹喝酒,在酒館又巧遇封值等幾人,大家不打不相識,幾個年輕人都把雍男當作大哥看待。聊天中,雍男得知光樹與封值不和是為了明導演的侄女徐恩兒爭風吃醋。雍男向他們講起自己當兵時的經歷,並告訴他們兄弟之情的珍貴。盛益正在女友幼貞處纏綿,下屬打來電話告訴他那日在機場遇到的女孩是富豪張會長的獨生女。盛益得知後,心中暗暗謀劃如何追求秀珍,以得到其家的財產。

    第2集
    秀珍接連與幾位父親精心挑選的女婿人選見面,她千方百計挑剔對方缺點,對所有候選人都不滿意。不甘心的父親又為她準備了第二輪的相親。不厭其煩的秀珍只得慌稱自己在英國已有男友,並且生辰八字也極為合適。這個謊言讓父親非常高興,開始催促秀珍儘快把這個乘龍快婿帶回家。秀珍眼看謊言就要被戳穿,為了自圓其說只好央求與自己關係親密的樸祕書找人來假扮男友,暫時騙過父親。樸祕書找到昔日戀人明導演求助,明導演雖不情願,但耐不住她的苦苦央求,加之鉅額酬金的誘惑,終於答應幫忙。另一方面,居心叵測的盛益開始實施追求秀珍的計劃,他派手下監視秀珍以瞭解她的情況,並開始有意接近張會長,初步取得了張會長的好感。光樹與封值為爭風吃醋再次賽車,兩人造成交通意外致使多人受傷被抓進警察局。雍男和明導演來保釋他們,但對方提出八百萬的和解金方肯善罷甘休,雍男和明導演一籌莫展。無奈之下,明導演要雍男假扮秀珍的男友,這樣就可以用得到酬金解救二人。雍男雖然滿心的不情願,但為了朋友只好答應。明導演將雍男打扮一新,穿著好似富貴公子。雍男穿著借來的禮服來見秀珍,高貴美麗的秀珍令雍男眼前一亮。

    第3集
    秀珍邀請雍男和明導演一起用早餐,對西餐禮儀一竅不通的雍男把洗手水當作湯喝掉,席間糗態百出,秀珍對他十分不滿。感到自尊心受到傷害的雍男起身離去。在張會長的一再催促下,秀珍不得不拿出雍男留下的照片敷衍。父母對帥氣的雍男十分滿意,但母親又要看他們的合影。秀珍只好再次打電話給明導演,讓他帶雍男過來照相,不忍看到光樹和封值在警局受苦的雍男只好答應。在明導演的安排下,秀珍和雍男極不自然的拍了幾張合影。盛益苦心尋找接近秀珍的機會,當他得知對古董頗感興趣的秀珍要參加一個古董教授組織的講習班,捐出鉅款贊助。在教授的介紹下,盛益終於見到了秀珍,追求秀珍的計劃邁出了第一步。雍男拿著秀珍的酬金將光樹和封值保釋出來,兩人對雍男感激不已。雍男為大家的利益組織送貨者工會,附近的送貨人員都積极參加,心高氣傲的恩兒也對他另眼相看。張會長看到秀珍與雍男的合影十分高興,要求與秀珍慌稱的英國博士男友聯絡。雍男突然接到張會長打來的電話,慌亂之中答應下個星期見面。為了準備即將到來的見面,明導演對他進行集中培訓,雍男也積極配合。

    第4集
    樸祕書、明導演等分工培訓雍男,勤奮好學的雍男進步很快。為了使秀珍與雍男配合默契,樸祕書建議秀珍多與雍男接觸。秀珍為避免雍男與父親的見面出現紕漏只好答應。雍男同秀珍一同散心,一天愉快的相處中,兩人不知不覺互生好感。光樹向恩兒說起雍男最近總是神祕兮兮的,不知道在忙些什麼事情。恩兒誤以為雍男有什麼背景,開始刻意留意雍男的情況。盛益公司的經營情況越來越困難,急需注入大量資金,他把希望完全寄託在秀珍身上,計劃追到秀珍從而得到張會長的鉅額財產。盛益一方面派人監視秀珍的行動,另一方面設法取得張會長的好感。在與張會長的交談中,盛益投其所好,裝作嚴守信譽的企業領導者,令張會長對他另眼相看。眼看雍男假扮的江志勻博士就要到回國的日子了,父母拜託秀珍的小叔仁哲陪同秀珍一起接機。這下可難壞了秀珍,不知該怎樣騙過小叔,急忙來找明導演商量。明導演決定與機場聯絡,假裝拍戲矇混過關。第二天,小叔仁哲陪同秀珍一同到機場接機。雍男混在一群裝做乘客的演員中間走出機場,他認出仁哲正是自己公司的社長,嚇得膽戰心驚,好在仁哲並沒有認出他。仁哲建議雍男先到家裡見見秀珍父母,事已至此雍男只好答應,不知他這個剛剛培訓出爐的假貴公子能否矇混過關。

    第5集
    秀珍父母見到一身西裝革履的雍男相貌英俊,對他十分滿意。席間雍男雖有些小紕漏,但終於總算勉強過關。可仁哲又提出讓雍男第二天隨自己參觀公司。  次日,仁哲的司機把雍男接到公司,一番寒暄之後,仁哲讓雍男開車與秀珍同行,以便給這對情侶多些相處的機會。沒想到道路不熟的秀珍卻指錯了方向,兩人開到郊外,車子也陷進了泥裡。雍男冒雨去找電話,害怕獨自呆在車上的秀珍也執意同行,雍男體貼地脫下上衣為她擋雨,令秀珍心中充滿暖意。恩兒巧遇叔叔明導演與雍男鬼鬼祟祟,心中好奇的她趁雍男不在,偷偷進入他的房間。恩兒看到雍男書桌上牛津博士江志勻的資料以及很多商業金融方面的書籍,誤會雍男是富家公子,裝做送水員來體驗生活,頓時對他充滿好感。盛益聽說秀珍的未婚夫已從英國歸來,心中十分不安。但分析之後,又感到其中蹊蹺,他命手下暗自調查。盛益手下偷偷潛入秀珍的住處,發現培訓雍男的資料,這更加讓盛益心中疑惑。另一方面盛益也加快了接近張會長的步伐,他經常找機會拜訪張會長,善於言談的他日漸取得張會長的賞識。雍男和秀珍終於找到一部公用電話,仁哲接到電話後先將雍男送回家(明導演臨時為雍男租的房子)。雍男見仁哲走遠,換上了工作服開著送水的卡車離去。然而這一切都被暗中監視的盛益手下趙主任看在眼裡。

    第6集
    盛益的手下趙主任將看到的情況報告給盛益,盛益不明白為什麼出身豪門的獨生女會跟送水員在一起,而且身邊還總有兩個中年男人。他指使趙主任綁架了明導演和攝影師昌浩,逼問之下還是沒有得到答案。盛益擔心時間一長對方家屬報警,命趙主任先釋放二人再隨後跟蹤。驚慌逃出的明導演二人以為是假冒男友的事情敗露,張會長派人教訓他們,急忙打電話聯絡雍男。光樹見雍男整日與明導演在一起神神祕祕的,聯想他拿出鉅款為自己保釋的事,以為雍男去做舞男賺錢。他向雍男求證,被雍男笑著否認。光樹向送貨者工會的成員說起對雍男的疑惑,大家決定決定調查此事,盡全力幫助他們的會長雍男。對雍男身份心生疑惑的恩兒尾隨雍男,看到他車內西裝革履的照片大為詫異,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雍男是個假扮平民的貴公子。雍男隨張社長和仁哲等一同參觀張社長旗下的汽車公司,參觀中張社長向雍男詢問了幾個生產經營方面的問題,雍男的回答令他相當滿意。參觀結束後,張社長請雍男試駕公司生產的新車,雍男欣然接受,邀請秀珍同行。路上雍男想請秀珍看電影,可是兩人都忘記帶錢,恰好一輛送水車經過,兩人裝做送水員混進了影院。看過電影后,雍男和秀珍又混在別人的婚宴上飽餐了一頓。愉快的一天結束了,雍男的任務也即將圓滿完成,但兩人卻都感到了依依不捨。

    第7集
    雍男得知明導演被綁架後,急忙將此事告訴了秀珍。起初秀珍以為是父親知道了實情才綁架他們報復,但父親卻對雍男讚不絕口。這使大家如墜霧中,始終猜不透到底是誰指使此事。遭到綁架之後,明導演和昌浩都不想再參與假扮男友的事,但雍男卻執意幫忙到底—應邀參加張會長的酒會。恩兒認定雍男是假扮平民的富貴公子,買來禮物送給雍男,更為接近雍男辭掉理髮師的工作,到他經常去幫忙的小飯館工作。盛益對雍男等人的行蹤越來越懷疑,手下趙主任拿著雍男的照片到送水公司調查,更加確定他隻身一個普通的送水員。盛益開始對整件事猜出了個眉目,他決定趁此機會全面展開他的計劃。雍男與裝作叔叔的明導演一同來參加張社長的酒會。酒會結束了,這也意味著雍男的任務已圓滿完成,他依依不捨地與秀珍擁抱告別。對他很有好感的仁哲請他一起喝酒,仁哲以過來人的心情勸他對待愛情要把握機會,心情矛盾的雍男喝得大醉。光樹在門口遇到醉酒的雍男,將他扶入室內,看到書桌上他與秀珍的合影感到奇怪。次日,雍男回送水公司上班,同事說起曾有一男子拿著照片來此詢問關於他的情況,雍男感到不妙。

    第8集
    按照雍男假扮的江博士的行程,他馬上就要回英國了,張會長熱情地向他告別,並讓秀珍送他。雍男雖心中對秀珍不捨,但身份的差異卻令他感到自卑,違心地聲稱幫他假扮男友純粹是為了錢,秀珍聞言十分失落。明導演和昌浩憑記憶畫出綁架的主腦,並讓樸祕書和雍男看,但誰都不認識此人,大家只好暫時作罷。再過三天秀珍就要回英國了,她與雍男彼此想念,但卻都難以啟齒。秀珍到學校去見教授,恰好雍男來此送水。看到衣著華貴的秀珍,身著工作服的雍男深感自卑,轉身離去。秀珍跑出叫住雍男,告訴他自己很懷念共處的日子,但自卑的雍男卻難以說出對秀珍的愛。盛益已經掌握雍男假扮博士男友的全部真相,計劃藉此拉近與張會長的關係,進而取得秀珍的芳心。盛益一方面邀請張會長吃飯,另一方面打電話要雍男送水到飯店,戳穿他的假貴公子身份。張會長看到送水員雍男心中詫異,命手下立刻調查。盛益見計劃初步成功,心中暗暗得意。調查得知雍男是仁哲公司下屬的一名送水員後,張會長大發雷霆,氣憤地叫來仁哲和秀珍。仁哲看到調查資料也很吃驚,但表示自己並不知情。秀珍還在企圖掩飾時,張會長的手下帶來了雍男。

    第9集
    張會長得知真相後,氣憤地要趕走秀珍,雍男看著淚流滿面的秀珍,跪下向張會長表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張會長給了雍男一筆錢要他保守這個祕密。秀珍看著離去的雍男,心中滿是歉意和不捨。從此以後,秀珍也被張會長軟禁。盛益得知張會長因此震怒,樸祕書已經被開除,而秀珍也被軟禁,暗自得意首戰告捷,並開始準備下一步的行動—贏取秀珍的芳心。上司通知雍男被調到別地區,心中難過的雍男主動提出了辭職。仁哲找雍男喝酒,表示很欣賞他,令意志消沉的雍男感到了一些溫暖。女友幼貞幾次向盛益提出結婚的要求,他都找出各種藉口推脫,而另一方面卻正在加緊追求秀珍的計劃。做記者的幼貞希望採訪秀珍,可是秀珍被父親看得牢牢的,她只好打電話給樸祕書,希望能夠採訪她。明導演和昌浩想起被綁架時曾聽到對方提到幼貞這個名字,所以讓樸祕書答應去見她,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線索。雍男帶著送貨者工會的成員到孤兒院幫忙,卻在這裡巧遇秀珍。

    第10集
    雍男在孤兒院遇到秀珍,兩人互訴離別之情。雍男得知秀珍被父親張會長軟禁,很替他擔心。但秀珍表示自己早已習以為常,並囑咐雍男多多保重。父親派來的隨從還在門前等候,秀珍不敢耽擱,兩個年輕人依依不捨地告別。恩兒看到雍男對秀珍不捨的神情,心中醋意大發。樸祕書如約會見幼貞,明導演和昌浩尾隨調查。夜晚,幼貞到盛益住處等他回家,明導演和昌浩也尾隨而來。不久,趙主任開車送盛益歸來,幼貞再次提出結婚的請求,但盛益依舊態度冷淡。明導演二人認出趙主任正是上次綁架他們的主腦,但始終猜不透他們幾人和整件事的關係。次日,他們又跟蹤盛益至其公司,但想起被綁架的經歷,二人不敢輕舉妄動。張會長約盛益一起吃飯,要秀珍也來參加。盛益得知秀珍前來,刻意精心裝扮一番。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張會長對盛益十分讚賞,有意撮合二人,但此時的秀珍心中已裝滿雍男,對盛益不屑一顧,令他十分掃興。雍男辭掉了送水的工作,把送水車改裝成了賣菜車,開始走街串巷做起了小販。光樹看到雍男當初為了幫自己度過難關弄成這樣,心中很是過意不去,時常過來幫忙。秀珍十分想念雍男,但父親派來的隨從寸步不離左右,令她無可奈何。一次秀珍逛百貨公司,突然心生一計。她藉口試衣服,換好一身運動裝後拔腿就跑。擺脫掉尾巴的秀珍來找雍男,兩人象普通的情侶一樣一起吃飯逛街,度過了開心的一天。夜幕降臨了,秀珍也要回家了,戀戀不捨中她終於對雍男說出了心底的思念。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新貴公子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我怕戀愛
  • 醫道
  • 美麗的謊言
  • 愛情的傳說
  • 美麗的日子
  • 冬季戀歌
  • 迷迭香
  • 珍珠項鍊
  • 豪傑春香
  • 我的特別人生
  • 空城
  • 我男人的女人
  • 明星的戀人
  • 給飯
  • 情定大飯店
  • 世上最美麗的離別
  • 天國的階梯
  • 遇見完美鄰居的方法
  • IRIS/特務情人
  • 同伊
  • 再見雷普利小姐
  • 絕不認輸
  • 第三醫院
  • 都市征伐
  • 奇怪的保姆
  • 七次的初吻
  • 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