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君王

雙面君王劇情簡介

《雙面君王》以朝鮮光海君為了逃避被毒殺的危機,便由與其相貌酷似的平民代替了王的身份為主題,講述光海君在朝鮮歷史上消失的那15天裡所未人知的故事。此劇講述政局混亂、權力紛爭達到頂峰的朝鮮中期,王“李憲”(光海君)為了預防不測,找來了比雙胞胎更相似的“河善”做替身,代替他在皇宮裡當王而展開的故事。

雙面君王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呂珍九 李憲 朝鮮王朝君主,因一出生母親就死了,而被先王認為是他殺了他的愛妃,而討厭他,為人處世毒辣,因政局混亂,權力紛爭,威脅著君王的切身安全。時時處於恐懼的他,特令都承旨李圭,想辦法給自己找一個替身,以防不測,因為精神狀況不穩定,被李圭跟鄭生綁在廟裡,後來因為被河善妹妹誤認成親哥哥,遭到釋放,回後,不滿河善跟中殿走很近,在加上河善無視了自己的御命,私自更改府院君的處罰,還有執行大同法等等..因此將河善暴打一頓,還殘忍的要求李圭殺了河善以此表明忠心,李圭狠心砍了河善一刀,王卻不想放過河善,命人將帶傷的河善扔進森林喂老虎,後來因再度發病,而被帶到海邊的洞穴裡,發誓要掀起腥風血雨,李圭為了保障自己跟河善,以敬他誕日酒為由,將他毒死。
河善 說相聲為生的平民。河善小時候因瘟疫失去雙親,被民間戲班子團的行首收養長大,在戲班子裡學了點本事,倒也不至於餓肚子,自由自在地生活著,並在此後結識素雲,迎來了人生的轉折點。因為長著一副和當政君王一樣的面孔,還具備卓越的口才和模仿天賦。被李奎帶回到皇,準備做當政君王的替身。雖只是區區戲子,但卻以賤民的身份坐上了王位,喜歡中殿,被王扔進森林後,靠著對中殿的思念,而活了下來,在第十集因說不出中殿的真名,而身份曝光,十一集替中殿擋了刺客的攻擊,十二集與中殿和好
李世榮 柳素雲 中殿。雖然和李憲過著安穩的新婚生活,但漸漸和聖君李憲有了距離。她在並不知道河善是李憲的替身的情況下,對河善動了真心,在第十集得知了河善的真實身份,大受打擊,後來從李圭口中得知一切,並被告知李憲已死而傷心落淚,認為是自己的罪而出去找府院君,因夫君已死,他在隔天早上離開了住所,並想跳崖自殺,被跟著他的河善發現而救了她,河善苦苦哀求中殿能不能為了他而活下去,中殿動搖了,最後放棄尋死念頭
金相慶 李奎 都承旨。侍奉於君王之側,為了君王性命的擔憂從而將戲子河善帶入中作為君王替身,剛開始只把河善當作替死鬼,後來發現了河善的人格魅力,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明君特質,轉而把河善當成了王,而不再是木偶,真王回來後對他施與壓力,要他殺了河善以表明忠心,李圭狠心砍傷河善,本以為王會放過河善,但王卻把河善拉到山裡去,對真王有了怨念,後真王發病被帶到海邊的洞穴裡,揚言要報復違抗他的人,後李圭以要敬他誕日酒為由,將他毒死

李憲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權海驍 申至洙 左議政。想獨攬大權,暗地裡收受賄賂,狠角色,受到了河善排擠,以為被拋棄,轉而幫助晉平君,似乎知道坐在王座上的是假的王
張英南 大妃金氏 先王的繼妃,景仁大君的母親,因兒子跟父親被李憲以謀反罪殺掉,而怨恨李憲,處處與王作對,處心積慮廢除李憲。
李茂生 晉平君 金氏爪牙,覬覦王位,父兄曾經以謀反罪被殺,怨恨李憲,後與申至洙結盟。
張光 曹內官 尚茶大人。喜於與河善的相處。
閔智雅 金尚 大殿至密尚
李美恩 張尚 大妃殿尚
崔圭真 申以謙 至洙的兒子,喜歡到妓院玩樂,看上的河善在戲班子的妹妹達萊。
徐允雅 宣化堂 至洙的侄女,李憲的後

河善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申秀妍 達萊 河善的妹妹。
尹敬浩 甲秀 戲班子團的行首。

素雲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吳荷妮 愛英 殿女。
金秀珍 樸尚 殿尚。(友情出演)
金露莎 明尚 殿尚
李允健 柳虎俊 文城君、府院君、素雲的父親。

李奎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尹鍾錫 張武英 武官,李圭的護衛,忠心耿耿,常跟在李圭旁邊,執行都承旨給予的任務,在真王暴打河善時,因聽到動靜而趕來,得知自己這些天來稱的殿下竟是戲子,而受到衝擊,真王以為張武官背叛他,非常生氣要殺他,幸而河善求饒,得以不死,被王命令將李圭抓來,武英覺得自己被李圭背叛,非常心寒,因而見到李圭後撒謊河善已死,後被王命令去看戲子死活,並要把腦袋拿回來,去檢視的時候被河善抓住手臂爬上來,他告訴河善:他是回來要他的腦袋,要他走遠遠的,被河善拒絕,後辭官,但因放不下自己的主人,而回來
鄭慧英 雲心 妓生。
李奎翰 朱虎乬 前戶曹判書朱義英的庶出子,官奴。善於記憶及推算的能人,李圭的舊識。跟河善打賭,自誇從來沒輸過的人卻輸給了河善。
崔茂仁 李韓鍾 文官,戶曹判書。
李昌直 徐章元 文官,禮曹判書。
張成元 鄭生 一間小寺廟裡的僧侶,醫官出身的革命分子。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韓東浩   晉平君身旁的武士。
  暻仁大君 因他是先王的嫡長子,李憲擔心有人會擁立他為王,將他毒殺。
  綾昌府院君 大妃金氏的父親,被以謀反罪名處死。
金益泰 御醫 御膳房內人崔桂環吃下河善賞賜的食物卻中毒,河善立刻將她送至御醫處尋求救治。

特別演出

演員 角色 介紹 出演集數
張赫 先王 李憲的父王。 1
樸蒔恩 崔桂環 御膳房內人,讓河善想起妹妹的女,吃下河善賞賜的食物卻中毒身亡。 1、2

雙面君王分集劇情

第1集
李憲,一個出生在皇家的紈絝子弟,由於是庶子的身份,他從小到大就沒有出過一件讓父母值得欣慰的事情,但是即便如此,相對於他年幼的弟弟來講,現在重病的國王來說,他仍是這個國家不二的君王人選。已經病入膏肓的父親和馬上就要面臨的岌岌可危的江山在李憲九看來都是像平常那樣的微不足道。雖然安靜地跪著,但是他看到即將死去的父王和已經哭得聲淚俱下的弟弟時,絲毫沒有傷心的感覺。聽到父親叫自己到身邊時,雖然不太情願,但是他還是依命做了。可是當聽到父親對自己說的遺言竟然是不甘心把江山讓給自己並要他照顧好年幼的弟弟時,李憲的火氣立即湧了上來,他沒有顧及父親的感覺,直接反駁著父親對自己的態度,他的這一反應讓父親也非常地生氣,他強打起精神坐了起來,用手攬過李憲的脖子一字一句地警告著他。可能是對於生氣吧,話還沒有說完就倒在了李憲的身上,雖然之前怨極了父親,但是這一刻,李憲還是流下了眼淚。大殿外,群臣們正在依照禮數向先帝最後行禮,而殿內的李憲剛是鄭重其實給父親行了跪拜禮後,含著眼淚發誓自己一定會用生命來守護父親創下的江山的。還沒有即位的李憲就以謀反的罪名殺死了他同父異母的妹妹景仁大君和他母親的家族,剷平了自己以後的道路。而這件事情上對他幫助很大的申至洙也被李憲冊封了極高的官職,而下面的其他大臣卻露出了不滿的表情。由於做了虧心事兒,李憲去他在漢陽的行裡逃避著朝堂上的紛亂,即便遠離朝堂,李憲每天晚上都會被夢境嚇醒,他總是看見弟弟身穿著一身白衣渾身是血地撲向了自己。驚醒之後才發現那居然是一場惡夢,然而事情遠沒有結束,門外因為不滿於李憲殺害弟弟濫用奸臣不理朝政的荒淫無度,不斷有人冒著生命危險想要刺殺他。還好李憲身邊依然有一群忠臣在時刻守護著他,但是即使如此,對於這種每天擔心害怕的日子,李憲也覺得過得十分辛苦,他想要改變百姓和群臣對自己的看法,他也幹出一番問心無愧的事業來。因為得罪了當地的一個重要的人物,一群靠耍把式賣藝生活的藝人們此時也正歡天喜地地在大街上走著。看到漢陽城裡那氣派的場面,他們覺得自己終於有了用武之地,但是當聽說他們要表演的內容竟然是戲說君王的時候,他們的演出請求遭到了拒絕。最後他們在一家妓院時暫時安頓了下來,得知他們之前排練的戲說君王的段子在這裡並不受歡迎時,他們聽從了妓院們的建議排練了一箇中殿與妃子之間明爭暗鬥的段子在妓院裡演出來賺取財錢。李憲的中殿劉素雲是個賢惠的女人,因為不滿於李憲的荒淫無度,她總是對李憲不太熱情,然而至洙卻千方百計地把自己的侄女金尚安插到李憲的身邊想要她能生下皇子為自己所用。至洙悄悄塞給金尚的所謂能生下兒子的符咒被李憲發現了,他不由得想起來自己的庶子身份,生氣地跑到素雲那裡想要發洩一頓時。卻反被素雲以百姓心聲為由教訓了一頓,李憲想要和素雲親熱時卻被對方無聲地拒絕了。因刺殺李憲而被活捉的一名刺客招供出了是至洙的幕後主謀,可是當在大殿上當著群臣的面時那個人卻又反口說是國丈府院君指使自己的,本來想著一舉除去奸臣的國丈沒有任何的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最後只能任由被李憲關進了監獄。素雲得知父親的事情後也非常地傷心,她不惜用自己尊貴的中殿的身份來換取對父親案件的調查,但是卻遭到了李憲的拒絕。而此時的至洙也在和侄女慶祝著他們離為李憲生下嫡子又進了一步。裡發生的事情讓本來和國丈還是同一條船上的人的都承旨李圭心情極度地煩悶,這時院子裡偏偏又傳來了戲子們開心嬉戲的聲音,李圭生氣地打了其中一個扮演著中殿的人,但是當那人拿下臉上的面具時,那張幾乎和張憲一模一樣的面容讓李圭瞬間愣住了,他當即下令把那個名叫河善的人關了起來。河善的被抓讓隊伍裡面的其他人都慌了手腳,河善之所以能成為隊伍裡面的臺柱了不僅是因為他英俊的外表和精湛的演技,更為重要的是他有著一顆與人為善的俠義之心。時刻擔心自己被害,李憲每天都在過著誠惶誠恐的日子,對女們的打罵、體罰更是常事。都承旨想要用河善換下目前危機四伏的李憲來保證他的安全。當李憲和河善第一次見到彼此的時候,兩個人都驚呆了,他們彷彿看到了另外的一個自己。河善不僅是外形上與李憲一樣,身為賞的他模仿起來李憲的聲音來也是惟妙惟肖的,這讓李憲不禁止高興地大笑起來。

第2集
河善的表現讓李憲非常地滿意,剛剛脫下身上的龍袍,李憲就迫不及待地準備從皇裡出去去過在他看來幸福無比的安全日子了。一旁的都承旨雖然覺得李憲這樣輕率地做法並不妥當,但是固執己見的李憲還是一意孤行的離開了。見說服不了李憲,都承旨就把這個難題丟給了河善,真實河善也不同意這個荒誕的做法,即使拿他的妹妹和團隊裡的叔叔等人的性命來要挾他,河善也沒有妥協,當最後聽到會有他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財時,他才勉強答應了下來。河善在皇的生活從被一群女們伺候起床、洗臉開始,雖然極不適應,但是河善卻依舊非常享受這種感覺。按照慣例,李憲每天都由金尚來為自己更衣的,雖然從未如此近距離感受著一個女人為自己穿衣戴帽讓河善非常地不自然,但是最終還好他成功地瞞過了對方。看著眼前那讓人食慾大振的美食,河善剛想要動筷子立即想起來聽到的一種飯只能吃一口的慣例。由於吃得太心急,河善險些被嗆住,當女送上來水讓他漱口時,他卻一口氣全部喝了下去,趙內官看著心急卻當著眾人的面卻無法直言。當河善正在皇裡門檻兒時,一位正在河邊瞻望的端莊美麗的女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可是當聽說那人竟然就是他在妓院裡醜化戲說的中殿娘娘時,河善的內心立即慌了起來,素雲也發現了他,當得知對方正向自己走來時,河善都沒有來得及多看素雲一眼立即拔腿就跑。於是不瞭解情況,河善同意了至洙關於處斬國丈的請示,一旁的趙內官想要制止卻張不開口。得知訊息的素雲拿著匕首找到河善想要以死來證明父親的清白,但是在她準備自殺的時候被河善制止住了,為了穩定素雲的情緒,河善答應了素雲饒恕其父的請求,而此時的素雲也從河善真執的目光中看出來當年那個沒有任何政治背景的熱血少年。即不了便如此,河善還是惹來的李圭的一頓暴打,好在李圭並未下毒手只是想嚇唬一下他罷了。關於國丈的處置問題,李圭也做不了主,他只好去見了躲在廟宇深處的李憲,不料卻在李憲醉生夢死後說出了同意斬首國丈的想法,這讓李圭大感意外。當李圭把李憲的聖旨交給河善的時候才知道他根本不識字,當聽到李圭口訴說要處死國丈後,河善極力反對,他感覺無法兌現自己對素雲的承諾,可是當聽李圭說出他無權無勢根本不配做出承諾後他無啞口無言了。朝堂上,至洙再一次提議要處死國丈,河善開始還是按照李圭事先說出的內容,可是到了最關鍵的處罰環節,河善卻改了口,僅是處以了圍籬安置的處罰。這道君王親口說出的聖旨不僅讓至洙非常納悶,也讓一旁李圭十分震驚。聽從了河善作為子女應當為遠行的父母送行的建議後,李圭決定親自護送素雲去送父親一程,這個看似微小的決定,卻讓素雲父女十分地感動。傍晚,一個名叫季煥的小女來給河善送夜宵,當得知季煥和自己的妹妹同齡時,河善對妹妹的憐惜之情立即湧上了心頭,他不僅季煥和顏悅色地拉起了家常,更是把自己看著都要流口水的宵夜賞賜給她吃了。季煥前一天就在這時被多疑的李憲強行灌下了滾燙的熱粥,而現在河善的態度讓季煥感覺十分地恍惚。外,河善的妹妹達萊正在擔心著哥哥的安危,她向收留她們的那個好心的妓女打聽訊息時卻卻被一個來逛妓院的男人相中以為她是妓女想要帶走她。老闆並沒有答應他的請求,誰知她們的談話被一旁的人聽得清清楚楚,那人向那男人討要了不少錢財並答應會把達萊送到他的府上。河善體貼地把自己撿到的棒子送了幾顆給素雲,並說出了咬破棒子殼發出聲音後也是和向河裡拋擲石子一樣靈驗的許願方式,這讓一直不方便和女們一樣投擲石子的素雲非常地感動,在回的路上素雲還一直緊握著那幾顆榛子。季煥又一次負責為河善送去宵夜,但是這晚,她向回答河善自己來這裡的原因時說出了自己悲慘的身世,這讓同樣遭受官吏壓迫的河善感同身受,他邊聽竟然不由得,流下了眼淚。最後,河善實在可憐這個孩子,他把桌子上那三塊精緻的糕點推到了季煥的面前示意給她吃。然而他們並不知道,這些蛋糕已經悄悄地被人下了毒藥,季煥不沒有吃幾口就滿口不住地吐出了鮮血。等河善心急如焚地送到太醫那裡時季煥已經斷氣了。得知訊息的李圭趕到現場時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大概也明白了真正的原因。看季煥的著留在自己手上的鮮血,河善終於明白了之前李圭跟他講的同一道菜不能品嚐兩口和自己為什麼會被帶到這裡來扮演這個所謂的君王了。李圭來看望河善時,河善表達了他的憤怒,他想要離開這裡,他不再想要過所謂的君王的生活了,卻被李圭以妹妹和其他夥伴們的性命為要挾制止了。正當李圭手持寶劍來威脅河善的時候,得知訊息的素雲趕來看望他,出於禮數,李圭只好迴避,在門外守候多時二人再次進入大殿時卻發現河善早已不知了去向。河善拼命地跑了妹妹她們所在的妓院後卻發現妹妹險些被奸人所害,雖然萬幸沒有被侵犯,可是年幼的達萊卻因為過度地驚嚇而失聲了。看著兄妹二人抱著痛哭的場景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當得知害自己妹妹的就是至洙的兒子時,河善被至洙的手下暴打後趕了出去。明白了世道險惡的河善最終選擇了做回他的君王。

第3集
李圭對於河善的去而復返非常不滿,尤其是當聽到河善說出想要找到把對手踩到腳下的辦法更是面露鄙夷之色。李圭把劍抵在了河善的脖頸上,但是他看到的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懦弱的市井小人了,而變成一個滿腔怒火的男人了,僅僅是一個晚上的時間,河善的這一變化讓李圭也大感意外。尤其是河善對於自己將替李憲承受各種可能的危險也是欣然接受的,這個想法一出李圭感覺河善以後被利用的價值更大了。當河善眼含熱淚說出達萊被申至洙的兒子申利謙強姦的事情後,李圭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雖然至洙一直在把挾天子以令諸侯,但是憑藉他們目前的勢力是無法徹底搬倒他的。李圭為了防止河善做出過激的行為,他叮囑趙內官不讓任何人接近河善,這一決定讓至洙和金尚官非常緊張,雖然他們之前一直靠藥物麻痺著李憲的意志,但現如今的河善並沒有再提出索要藥物的要求,這讓他們不由得擔心金尚官會突然失寵。通過季煥死亡這件事情,狡猾的至洙也猜出了在這裡除了自己還有其他想要君王性命之人,而現在最可疑的人就是先王的繼妃—目前在這裡地位最高的大妃了。河善手裡始終不握他去報仇那天晚上至洙按照市場上一條狗的價錢丟給他的買達萊的兩文錢,李圭在去探望李憲的路上發現了自己已經被人盯梢,他中途改變了方向,利用去妓院的機會找了個和自己替身成功地引開了跟蹤自己的人。聰明的雲心早已看出了潛伏的危險,她幫助甲守大伯連夜揹著還在熟睡的達萊離開了,果然第二天一早,李圭就派人來尋找達萊了。李圭想要通過達萊達到最終控制河善的目的,他向雲心打聽達萊的去處但是沒有任何的結果。李圭把河善的目的說出來後,遭到了李憲的百般嘲笑,但是當聽到李圭說出並不僅有他認為的國丈一人想要殺他時,立即犯起了瘋病。他懷疑自己周圍有無數的想要殺他之人,而他的這種膽怯之狀卻李圭絲毫看不出來君王該有的那種君臨天下的大氣。現在李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藉助河善的身體來找出真正想要殺死君王的幕後主謀,而這個計劃李圭讓河善從大鬧大妃殿開始。可是不巧的是,素雲也在殿外等著向大妃請安。雖然河善一直顧及著素雲的感受,但是河善還是按照先前的計劃對大妃百般挑剔著。直到掀翻了桌子後帶著素雲離開後,一向看中大局的素雲對於河善剛才的無禮非常失望,即便她心裡明白這一切主要都是大妃對她的指責。但是出於禮數,做小輩的更應該忍讓而不是對著長輩大喊大叫,這番語重心長的話讓河善的火氣才慢慢的消褪色下來。經河善這麼一鬧果然亂了大妃她們的陣腳,她馬上召見親信陳平君商量下一步的對策。一陳平君對此並不擔心,他想出了下一個可以刺殺君王的計劃。利用給河君王更衣的機會,金尚傳達了至洙在門外等候想單獨見面的請求,河善看到了趙內官不住地搖頭的表情,但是他卻反而讓至洙進來了。發現情況不妙的趙內官風風火火地跑去見李圭了,寢殿裡只剩下河善和至洙二人。當聽到至洙居然故知奏請撤換下原來國丈 在任時許多重要部門的官員時,雖然不懂官場內幕,但是這一提議依然讓河善非常地震驚。而至洙遞上的關於人選的名單後,不識字的河善也是一時沒了主意,還好在這關鍵的時候,李圭及時趕到了。匆匆趕來的李圭看到名單後便質問至洙未經朝堂商議就擅自向君王遞送人選。但是至洙居然提出來要麼換人要麼就殺死國丈來穩定朝綱。權衡大局後,李圭還是同意了這個看視無禮的要求。朝堂上,群臣對於這樣的人員調整也都是心知肚明的,而對這些重要的位置早就虎視眈眈了許多的陳平君自然是不滿意的,他生氣地看向了一旁的至洙,而對方只假裝沒有看見根本不予理睬。陳平君詢問事先安排好的打獵是否繼續時,李圭想要制止,一旁的河善卻一口答應了下來。本來還擔心河善會露出破綻,不料,河善卻有些幾乎是百發百中的箭術。出於好意,趙內官建議河善取消打獵計劃,但是他無意中表露出來的擔心河善會有生命危險的擔心卻令河善非常感動。在打獵場,河善看到了至洙的兒子申利謙後立即走起神來,還好一旁的李圭及時提醒著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陳平君突然向河善提議要帶出來之前君王賜給他的幾條獵犬給他看。這一突發的情況讓李圭也一時沒了主意,看著眼前的這幾條獵犬對著自己就是一陣陣地狂吠後,河善伸出雙手迎了上去,令李圭沒有想到的是,那狗立即安靜了下來,趴在地上不便於搖著尾巴。沒人的時候,李圭問起剛才的原因時,在江湖上時,善和形形色色的人都打過交道。身上的虎皮本來是以備萬一的,卻沒想到居然派上了用處,河善興奮地從袖口上抽出一小塊虎皮給李圭看時,而此時身處寢殿的趙內官正對著無端少了一塊的虎皮發著呆。在狩獵場裡,眾從分送行動著,河善看到了獨自一人的令謙想要悄悄結果了階層的性命,但是在劍馬上就要出射出的一瞬間河善改變以瞄準的方向。意識到自己可能犯錯的河善剛準備離開時,一枝劍剛好射中了他剛才所站的地方。.素去的出現激怒了一隻凶惡的獵狗,為了保護素雲河善被惡狗咬傷了,而他憐惜狗的生命,不讓大巨殺死狗的行為也讓在場的人感動不已。

第4集
對於受傷的河善,尚花堂百般體貼、奉承,卻依舊得不到她想要的君王寵愛,這時素雲帶著善花堂前來看望,看著眼前端莊大方的素雲和為了接近自己而爭風吃醋的兩個妃子,河善想到了他們之前表演的戲說後的戲文,在那裡他們把中殿刻畫得是那麼地不堪,而把兩個妃子說成了倍受中殿凌辱的可憐女人,而現實中的情況又和戲文中有著這麼大的反差如此巨大。素雲河善在河邊偶遇後兩個人一前一後往回走著,發現素雲不小心扭了腳後,河善並沒有多言,只是一路上看似無意地踢開了路上的石頭,這個暖心的舉動被素雲全部看到了眼裡。平日裡都要靠喝藥茶才能安然入睡的她,今天在內心感受到了濃濃的暖意。李圭提醒河善以後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份,這段時間河善所做的許多事情都不像是李憲所為。聞聽此言,河善也提醒李圭多注意自己的職責,他把那天射向自己的箭頭小心翼翼地拿出來交給李圭,這個看似不起眼的箭頭卻為李圭追查幕後凶手提供了重要的證據。河善憑藉他戲子的反應在外面還可以勉強應付,可是在裡面對那些書本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自己的束手無策,為了能夠更好地完成自己的願望,他請求趙內官交他識字。看著趙內官給他拿來的李憲最近讀過的那些快堆成小山的書後,河善才感覺到學習的不易,即使如此,他還是非常認真得學習起來。李圭無意中得知了河善在偷偷學習的事情,可是他並沒有阻止。宣化堂為了削弱素雲的勢力,故意製造了在素雲殿裡喝茶中毒的假象,當河善帶著眾人去探望她時,她竟然又拿出一個全身被扎滿針的小人,她讓下人一口咬定親眼所見是素雲的手下放在她殿裡的,為了證明素雲的清白,河善想要徹查此事卻被李圭制止了,他說出了內妃子們之間看似是爭風吃醋,實則是她們背後的家族們之間博奕的結果,換作以前的李憲只會冷眼旁觀,不做置評。為了保護手下人,素雲決定去找君王討個公道,但是來到大殿前,她又想起來金尚那幅哭哭啼啼的表情後轉身離開了,這一幕恰巧被河善看到了,他跟隨素雲來到了許願池邊,聽到河善說相信自己的清白,但是善解人意的素雲又怎麼會不期而遇理解君王的難處。河善承諾多給他些時間他一定會真正還素雲清白的。為了真正地達到打壓素雲的目的,大妃殿也參與了進來,當化驗出毒死素雲手下所用的毒藥和當初毒死季煥所用是同一種毒藥時,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了,至洙和金沿也感覺到了事情發得連她們也無法控制了。至洙串通他的同黨一起上書請求廢除素雲的中殿之位。然而此時素雲正在安排手下去樸尚家裡送些錢財以示慰問,不料,對方卻以為是大妃殿派來的,還讓帶回去一封書信和一個卷軸,當發現上面居然是詛咒素雲的符咒和與大妃殿往來的一些書信後,河善興沖沖地去找李圭,希望可以藉此來幫助素雲,不料李圭卻準備利用這些證據來剷除大妃殿,以絕後患。雖然大妃嘴上和河善說的狠話,但是河善這一鬧還是讓大妃有所忌憚的,為了保全自己,她把自己身邊的下人推了出去。李圭去見李憲詢問這些事情的處置方式,但是他卻看到了懷疑弟弟在自己的耳朵裡刺傷自己而昏迷不醒的李憲。眾臣們都聚集到了大殿上,至洙專程來見河善,表達了他為君王著想剷除大妃殿的意思,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河善只想通過這件事情來洗清素雲的冤屈,並不想做一個天下人唾罵的不孝之人,河善的這一態度讓至洙感覺到了明顯的不安。河善為趙內官寫了和他名字相對應的內容想讓他開心地大笑一回。但趙內官卻擔心著即將回來的李憲。李圭看到躺在床上的李憲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他大步流星地返回了殿裡,他叮囑河善換上了便衣後把他帶到了野外,他嚴肅地把河善帶到了懸崖邊拿出一把刀捅入了河善的身體,他帶著神聖不容置疑的口氣說出了戲子河善已死,一個新的君王在此處產生了。

第5集
看著李圭用刀子扎進自己的身體,河善有些不知所措,緊接著耳邊 起的那一句戲子河善已死,現在的你便是這個國家的王的話更是讓他目瞪口呆起來,李圭帶著有些昏迷的河善回到裡,對外宣稱君王籃子了流感,不許任何人入內。看著床上的河善,李圭想起來一樣躺著的李憲,此時的李憲更是已經昏迷了許久,甚至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醒來。為了幫助這個國家實現真正的富強,李圭決定鋌而走險了。看到醒來的河善,李圭並沒有多言,只是遞過去一杯水,對於河善的疑惑,他並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說出了李憲以前曾經受過傷,他在想要把河善打造的更加完美。趙內官幫忙擋住了所有想要進去探病的醫官和金尚,但是至洙卻不肯善罷甘休,他帶著許多大臣在殿外一直不肯離去,聽到這邊喧鬧的素雲出面勸說後,至洙一眾才極不情願地離開了。素雲專程為河善準備了補充元氣的湯藥,看著嫻靜的素雲就在自己的面前,河善腦海裡不由得出現了那天素雲對開他開懷大笑的情景,那是一個足以讓他回味無窮的時可刻。就在河善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中的時候,大妃娘娘門外求見。看到河善有些發紅的臉時,大妃娘娘立即裝出一幅慈母的樣子噓寒問暖的,看到一旁的素雲後她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教訓了素雲一頓,素雲十分禮貌地承認了自己的失職,但是她也沒有商量地說出了對於以後誰再利用年輕妃子來迷惑君心,損害君體的事情她也不會再坐視不管了。素雲這番話其實是出於她內心的。現在的君王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是如何之重,她又怎麼像以前一樣地心甘情願地和別的女人分享呢!安頓河善躺下後,素雲一直陪在他的身邊,素雲突發其想要為河善讀書,但是她看到卻是一本用白話備註的詩經,情急之下,河善只能編造出來百姓都是這樣看書的藉口,素雲聞聽此言,感慨著今日的君王居然如此地體恤百姓,自是十分得歡喜。素雲在殿內更成為君王誰也不見的更好的擋箭牌,獨自在外面守候的趙內官忽然想起來那日河善看向素雲那如痴如醉的表情,輕輕地說出一句那可不行的話。在和素雲的聊天中,河善無意中聽到一件李憲曾經為素雲做過的,至今仍令她開心不已的事情後,心情莫名的傷感起來了。此是的素雲更是對河善有著深深的眷戀。對於君王的心,至洙始終捉摸不定,他找來李圭想和他聯手,但是李圭提出的條件居然是讓他主動辭去現在的官職,這個建議引來至洙不懈大笑,兩個人的談判最終只能以不歡而散收場。素雲向李善進言讓朝庭拿出救濟米發放給百姓,河善聽說是用來救濟百姓後不假思索就答應的,但是這個想法卻遭到了至洙的拒絕,依舊是之前那個他要為君王修繕殿的理由。最後至洙給出了提高百姓賦稅的辦法來解決這個難題。在向主管財政的官員詢問情況時,河善聽到了那個她曾經在季煥口中聽過的納貢一詞,算是對季煥的補償吧,河善想要恢復之前的法令得到了李圭的首肯。而現實問題是他們不僅要面臨擁有土地的官員的反對還需要有一個特別會計算的人來公正地計算。一個以計算著稱的名叫周浩傑的人被提了出來,此時的浩傑正在一家小客店裡跟幾個人玩著猜數字的賭博遊戲,由於他過於會算計贏了對方許多錢,就在他快被對方殺害的時候,李圭帶人救了他。但是他對於李圭跟他一起為朝庭效力的提議並不感興趣。沒有辦法,李圭只能派人把他抓了起來。李圭帶著浩傑來見河善,浩傑並不接受河善要他為國效力的提議,看出他心思的河善提議以賭決定,一旁的李圭和趙內官看著浩傑一次次地輸後心悅誠服的表情十分納悶,可是當他們看到河善原因時,卻看到河善從衣服裡抖落的眾多的牌後才恍然大悟。看著書桌上堆積如山的奏摺,河善頭疼不已,看來當君王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他不由得說了出來,而一直陪著幫他用俗語來解釋的趙內官也不由得說出了自己了辛苦。看著趙內官滿臉的倦意,河善體諒地叫他下去休息。看到趙內官離開了,為河善送藥的素雲小心地走了進去,河善並沒有回頭以為是趙內官回來了,他低著頭邊走邊看,不小心差點就把素雲撞倒了,還好他及時地把她攬入了懷中,兩個人在身體接觸的那一剎那都愣住了。兩個人在書庫裡心照不宣地邊走邊看,素雲向河善提及了她之前是嚮往去過外無憂無慮的生活,但是現在她的想法改變了。就在河善和素雲含情脈脈地注視著對方的時候,趙內官闖了進來。金達無意中發現收留他們的和尚進了一間緊鎖的房間裡,而那裡面明顯地躺著一個男人,達萊還沒有看清楚就被甲守強行地拉走了。至洙瞭解浩傑真實的官奴身份,也知道他過人的計算能力,由此他猜測出君王可能會重啟以前對富人徵稅的法令,而眼前的這個浩傑將會讓他們陷入困境之中。為了掩蓋自己買官受賄的罪行,至洙派人把官員們上的奏摺全部沒收起來並揚言要治李漢鐘的罪,而這個李漢鍾是推行大同法的關鍵人物。情況的變化超出了大家的意料之中,李圭他們不能只是等著浩傑了,李圭決定自己親自出馬找浩傑好好談談,。黑暗中,李圭遠遠看見了正在瞄準浩傑兩個殺手,他只是剛喊出了浩傑的名字就看到一枝飛鏢遠遠地投了過來。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雙面君王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19/01/07 5.709% 6.130%
2 2019/01/08 6.559% 7.212%
3 2019/01/14 8.022% 9.802%
4 2019/01/15 8.933% 9.515%
5 2019/01/21 8.053% 8.939%
6 2019/01/22 7.597% 7.962%
7 2019/01/28 8.375% 9.434%
8 2019/01/29 9.455% 10.092%
9 2019/02/04 6.576% 6.899%
10 2019/02/11 8.240% 8.983%
11 2019/02/12 9.316% 10.179%
12 2019/02/18 8.695% 9.110%
13 2019/02/19 10.002% 11.119%
14 2019/02/25 8.698% 9.757%
15 2019/02/26 9.472% 10.007%
16 2019/03/04 10.851% 11.783%
平均收視率 % %
製作
實錄
2019/01/01 1.696% 2.051%
特別篇 2019/02/05 2.517% 2.767%

雙面君王原聲音樂

Part.1(發行日期:2019年1月14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如果能再見面(다시 볼 수 있다면) 吳言俊 03:59
2. 如果能再見面(Inst.)   03:59
 

Part.2(發行日期:2019年1月21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那天,我們(그날,우리) 白虎(NU'EST) 04:11
2. 那天,我們(Inst.)   04:11
3. Serenade I (Hasun`s theme)   02:46
4. Serenade II (Soun`s theme)   02:20
 

Part.3(發行日期:2019年1月28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告訴我(말해줘요) Eunha(GFRIEND) 04:31
2. 告訴我(Inst.)   04:31
 

Part.4(發行日期:2019年2月4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오계절 HAEUN (라코스테남) 04:17
 

Part.5(發行日期:2019年2月12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Always SeulGi(Red Velvet) 04:34
 
雙面君王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啟動了
  • 愛麗絲
  • 我最漂亮的時候
  • 哆哆嗖嗖啦啦嗖
  • 私生活
  • 九尾狐傳
  • 我的危險妻子
  • 境遇之數
  • 愛我的間諜
  • 飛吧開天龍
  • 火鳥
  • 不管誰說什麼
  • 三光公寓戀人們
  • 實時愛 第三季
  • 焦糖餅
  • 我要從地球降落
  • 搜尋
  • 學校奇談-報應
  • 學校奇談-不會來的孩子
  • 學校奇談-8年
  • 我的燦爛人生
  • 祕密的男人
  • 絕妙的遺產
  • 媽媽出軌了
  • 結過一次了
  • 惡之花
  • 謊言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