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etch/素描

Sketch/素描劇情簡介

《Sketch/素描》該劇是講述為了改變既定未來而孤軍奮戰的人們的命運和愛情的搜查動作片,劇中,強力班王牌刑警和能素描出三日內的未來的女刑警一起追捕少見的殺人魔。
  Rain在劇中飾演中部警察局的王牌刑警姜東秀。是以出色的直覺和執行力解決案件,憑藉打破常規大無畏的調查方法,在警察幹部中也很有名的人物。某天,因定下婚約的戀人可疑地死去,為了尋找真相捲入了案件。
  李東健在劇中飾演特種部門司令部的中士金道振。天生的體能加上系統的訓練從骨子裡都是特種兵,但是懷孕中的愛妻被人殺害了,為此謀劃了復仇,在這個過程中與姜東秀形成了對立。
  李先彬飾演三日內能素描出未來的女刑警。
  鄭進永在劇中飾演了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毫不動搖的冷靜和從容的張泰俊。

Sketch/素描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Rain 姜東秀 改變未來者
中部警察局王牌刑警。在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中看到了未婚妻將要死去的場景,為了改變未來的結局,他在有限的72小時內竭盡全力。
李東健 金道振 守護未來者
特戰司令部707特種部隊中士。答應要守護一生的妻子,他卻沒能守護。妻子離去後陷入了苦惱,向殺害妻子的凶手報仇成了他的人生目標。
李善彬 劉詩賢 描繪未來者
刑警。截至目前,她所描繪的未來72小時的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從來沒有錯過。儘可能挽救哪怕一個生命,她不斷做著自己的努力。
鄭進永 張泰俊 貪圖未來者
道鎮背後的版圖設計師。無法預知的表情,他的真面目是一個謎。

東秀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劉多仁
(特別出演)
閔智秀 首爾中央地檢刑事部檢事,東秀的未婚妻。
李圭成 安慶泰 重案組刑事,東秀的後輩。

詩賢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承柱 劉詩俊 首爾中央地檢檢事,詩賢的哥哥。
孫鍾鶴 樸文基 首爾中央地檢地檢長。

蝴蝶特搜小組

演員 角色 介紹
林華映 吳英心 蝴蝶特搜小組技術支援擔當。
姜信日 文在賢 蝴蝶特搜小組總負責人。

其它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張書璟    

Sketch/素描分集劇情

第1集
姜東洙是一名普通的韓國重案組刑警,每天的日子也只是平凡而普通的緝拿那些犯罪嫌疑人,只不過讓姜東洙顯得有些與眾不同的事情,是姜東洙的辦案能力。在檢察院和警方同時接到線人訊息說一個重要的罪犯即將通過第三港口偷渡逃亡的訊息,並及時趕赴第三港口不知抓捕陷阱的時候哦,姜東洙獨自一人跑到了第四港口。對此,姜東洙的未婚妻閔智秀檢察官表示很奇怪,因為閔智秀是相信線人提供的訊息的,就在兩人通過電話談論姜東洙為什麼跑到第四港口的時候,那個重點抓捕的罪犯曹希哲果然出現在了第四港口。作為未婚妻,閔智秀第一考慮的自然是姜東洙的安全問題,她讓姜東洙不要妄自行動,姜東洙可不會就這樣讓罪犯逃之夭夭,就在曹希哲打算逼迫自己的替身跳海自盡以求瞞天過海的時候,姜東洙出現了,他以一對十,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那些穿著黑衣的小弟放倒在地,就在姜東洙即將抓到曹希哲的時候,那個原本要替曹希哲偽造死亡假象的大叔居然拿起了在打鬥中姜東洙不慎掉落的槍,正正地指著姜東洙。原來,曹希哲為了逃跑,用五億韓元換來了這個大叔的命,而大叔則是為了給女兒治病才答應以命換錢的。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揹著白色布包的女人,這個女人及時制止了大叔的危險舉動,也讓姜東洙得以追捕罪犯。最終,姜東洙抓到了即將坐船行駛偷渡的曹希哲,但是那個神祕的女人卻不見了蹤影。姜東洙想要找到那個女人,於是就在現場四處搜尋,他最後在輪船的駕駛艙裡找到了那個神祕的女人,但是對方身手矯捷,給了姜東洙一個過肩摔之後便溜之大吉了,只留下了之前她揹著的那個白色布包,包裡則放著一本畫滿了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圖片的本子。姜東洙把本子拿回了警局裡仔細看了一下,發現其中一幅畫畫的居然是自己緝拿曹希哲的畫面,一瞬間,姜東洙汗毛豎起,因為那個女人當時根本不在現場,她到底是如何看見那些場景的?想到這裡,姜東洙再一次翻看了其他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經過一番查閱之後,他發現那些畫面畫的都是一些犯罪事件的場景,更讓人覺得奇怪的是,那個女人每一次都會在事情發生之前就出現在現場,實在是蹊蹺詭異。就在姜東洙覺得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未婚妻閔智秀檢察官來找麻煩了:因為姜東洙沒有聽從檢察官的命令擅自行動,所以害的作為未婚妻的自己為他擔心不已,自然要好好收拾一下不聽話的未婚夫,然後順便秀一下剛剛到的訂婚戒指。就在姜東洙看到了愛人手上的戒指之後,他的笑容就凝固了:閔智秀手上的戒指出現在了那個神祕的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本里。沒過多久,之前那個神祕女人就主動找到了姜東洙,當得知那個戴著戒指的女人就是姜東洙的未婚妻之後,她便轉身打了一個電話,對著電話另一端的人說已經找到了第二個受害者。為了瞭解事情的真相,女人講姜東洙帶到了一間廢棄的印刷廠裡他在那裡見到了以為赫赫有名的前輩,也瞭解到了事情的真相:神祕的女人叫做劉詩賢,那些畫都是她憑藉著預知能力在案件發生之前畫下來的案發場景,而她已經根據這些畫成功阻止了很多起犯罪案件了。但是姜東洙並不相信眼前的事實,他總覺得這件事情非常荒謬,也沒有接受對方提出來的合作查案的請求,但是因為這次的畫中出現了閔智秀,所以姜東洙不由地有些猶豫,但也因為畫中出現了自己最愛的人,所以姜東洙選擇了拒絕,因為他難以相信這樣的事情。即便是拒絕了劉詩賢等人提出的合作請求,姜東洙也還是在和未婚妻獨處的時候提出了讓她請假休息兩天的要求,儘管不明白到底為什麼,閔智秀也還是請了假,姜東洙則打算一直陪在閔智秀身邊,因為劉詩賢說一旦畫面出現之後,那些案件就會在三天之內發生,從來沒有例外,所以姜東洙打算守著未婚妻一直到三天之後。另一邊,劉詩賢等人正在根據畫中出現的線索一一排查,想要找到第一個受害人,以阻止更壞的事情發生,此外,劉詩賢再一次找到了姜東洙,告訴了他一個叫做"因果律"的東西:但凡是現在發生的事情都是由從前的原因引起的,而未來會發生的事情也是由現在的原因引發的,圖畫中出現了姜東洙抱著閔智秀痛哭的場景,因此就要先扭轉起因才行,於是,姜東洙將信將疑地開始和劉詩賢一起排查案件線索,轉而派了自己的手下守著未婚妻。沒過多久,姜東洙和劉詩賢就找到了第一個受害者,但是他們沒想到的是,所謂的第一個受害者其實早在一個月前就遭受了犯罪份子的侵害,她只不過是一個和案件有關的人,也就是說:這次案件的第一受害人另有其人!與此同時,閔智秀接到了一箇中士的電話,這個中士和閔智秀一直在調查的企業和軍隊腐敗案件有關係,所以閔智秀調開了未婚夫的手下,獨自一人開著車去和中士見面了。

第2集
三個星期之前,閔智秀單獨找到了一個名叫金道振的中士,原因是因為這個中士向閔智秀曾經以匿名的方式向她提供了一份關於企業和政府部分份子腐敗勾結的證據,而閔智秀找到他的目的也很簡單:她正在蒐集相關的證據和資料,希望金道振可以作為證人出面。如果當了證人,那麼金道振之後的生活一定會和現在不一樣,一定會變得混亂甚至是充滿了危險。閔智秀並沒有急著要答案,而是讓對方考慮之後再告訴自己將要怎麼做。三個星期之後,就在姜東洙和劉詩賢一起去尋找真正的罪犯的時候,金道振撥通了閔智秀的電話。為了及時趕到和對方約好的地方,閔智秀把姜東洙的手下用想吃東西的藉口支走了,然後自己一個人開著車趕往了和金道振約定的地點。而另一邊的姜東洙和劉詩賢獲得了一個關鍵的資訊:在受害人李珍英遭受強暴的那天晚上,一共有兩個人跑進了她家裡,而其中一個人則被她咬傷了左耳垂。就在他們針對線索進行討論的時候,姜東洙接到了手下得到電話,告知了他閔智秀獨自外出的事情。閔智秀根本就不知道姜東洙到底在幹什麼,只覺得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線索很重要,但是在姜東洙電話中的再三請求之下,閔智秀最終還是決定乖乖回家。但就在她打電話通知金道振自己會晚到的時候,路上突然衝出來一輛大汽車,險些撞上閔智秀的車子,但即便如此,閔智秀的輪胎也還是被路邊的釘子扎破了,無奈之下,她只能開著車前往附近的修理廠進行修理。在閔智秀開車前往修理廠的同時,姜東洙和劉詩賢找到了那個耳朵受傷的犯人,但當他們匆匆趕到所謂的犯人所在的地方的時候,卻發現那根本不是犯人,而是替犯人付了醫藥費的修理廠員工,而所謂的犯人此時正在給閔智秀修理車子。就在犯人準備對孤身一人的閔智秀圖謀不軌的時候,姜東洙和劉詩賢及時趕到了。不過即便是他們及時趕到,也沒有來得及阻止那個犯人對閔智秀行凶,犯人徐寶延之前入獄就是被姜東洙抓進去的,因此他一直對姜東洙懷恨在心,此時便抓住了機會,用一把螺絲刀插進了閔智秀的脖子,隨後便一把將她推進了一旁的水池裡。姜東洙心急如焚,沒有猶豫就跳進了水池裡救出了閔智秀,而劉詩賢則跑去抓捕徐寶延,但是因為還有另外一個人在逃甚至是在行凶,所以劉詩賢不敢下死手,不慎被徐寶延擊中了頭部陷入了昏迷。就在這邊一團亂的時候,金道振的妻子卻遭遇了入室行凶,原來,徐寶延和另一個罪犯盯上的第二個受害者居然就是金道振的妻子。因為金道振的妻子劇烈反抗,所以便被意圖不軌的歹徒用凶器擊中了頭部,當場死亡。而一直在等待著閔智秀的金道振一直到天都黑了才回到家裡,等他走到家門口的時候便看到了警車和救護車來往繁忙的場景,他頓時腿上一軟,隨即便迎來了愛妻的死訊,更讓人唏噓的是,金道振的妻子已經懷孕一個月了。閔智秀因為姜東洙的解救而脫離了險境,劉詩賢則因為被打中頭部而至今昏迷未醒,金道振卻失去了自己努力工作所想要守護的一切東西。悲痛之下,他拿著一把刀子跑到了關押行凶者的地方,想要殺死對方再自盡,因為他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就在他剛剛混進警察局的時候,一個穿著深色大衣,帶著眼鏡,兩鬢有些斑白的男人走上前來阻止了他,並告訴他自己會給金道振一個活下去的理由,而得到這個理由的前提,居然是去殺死一個即將會因為酒駕而害死兩個無辜路人的男子。金道振當然不會相信這個男人所說的話,但是當他親眼看到這場悲劇發生在自己眼前的時候,他的背上寒毛立豎,這時他才明白這個男人真的不是一個普通的人,於是便決心獲得那個活下去的理由。與此同時,姜東洙為了安撫自己的未婚妻,便提議帶她出去吃點好的,而劉詩賢也剛好醒了過來,她發現畫像中閔智秀所穿的衣服和事發當天的衣服不一樣,也就是說姜東洙最終還是會失去未婚妻,時間就砸今晚八點四十分。當姜東洙和閔智秀走到地下停車庫的時候,突然衝出來一輛黑色的轎車將姜東洙撞倒在地,那個司機就是逃跑了的徐寶延,他擄走了閔智秀,並把姜東洙拷在一旁的水管上,想要通過對閔智秀行凶以換來姜東洙的無限痛苦。就在徐寶延即將對閔智秀下手的時候,金道振出現了,他自然是根據那個黑衣男人的只是到這裡來的,三下五除二就奪下了徐寶延從姜東洙那裡搶來的手槍,毫不猶豫地一槍打在了對方的胸腔上,徐寶延當場死亡。閔智秀以為自己安全了,卻全然沒想到自己其實也是神祕男人讓金道振殺死的物件,因為她也是所謂的"因果律"之中的一員。當姜東洙和劉詩賢終於趕到徐寶延打算對閔智秀行凶的地方時,他們看到了躺倒在血泊之中,早已經氣絕了的徐寶延,再三尋找之後,姜東洙看到了同樣已經命喪黃泉的閔智秀,而此時的時間剛好就是八點四十分,閔智秀身上所穿的衣服也剛好和影象中一樣。

第3集
閔智秀的去世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情了,即便是姜東洙內心再怎麼難受和悲痛,他也無法改變這樣的事實,恍惚間,他似乎覺得自己所愛的女人依舊還在自己的身邊。與此同時,金道振再一次被神祕男子委託了另一個任務,這一次,將要犯下罪行的人是一個看起來非常成功的藥品開發公司的老闆,名叫南善浩,這人雖然長著一副慈悲心腸的面孔,名字裡還帶著一個"善"字,但是這人卻根本不是什麼善茬,他的公司開發了一種據稱可以挽救無數心臟病患兒的藥物,而這個南善浩正迫切地想要將這個藥品推向市場,全然不顧臨床試驗階段出現了問題,害死了許多無辜孩子的事實。為了阻止前來採訪的記者寫出不利於藥品銷售的報道,南善浩用一副華貴的耳環賄賂對方,就在記者打算拒絕的時候,他居然暗示自己掌握了這個記者包養了情人的事情,逼迫對方不得不收下自己的賄賂,可見這個南善浩根本就不是什麼善良之人。關於閔智秀的死亡,劉詩賢等人覺得非常奇怪,閔智秀明明和整件事的中心矛盾沒有任何關係,卻偏偏死於非命了,讓人生疑的地方還有閔智秀的手指上被檢測出了火藥殘留以及稀釋液,也就是說她指甲中的殘留的凶手DNA已經被破壞了,可是徐寶延的身上並沒有什麼類似於指甲抓傷的傷口。這種種跡象說明一件事情:殺害閔智秀的凶手根本不是徐寶延,而是另有其人,就在劉詩賢打算進行下一步偵查的時候,她每次畫出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時會出現的頭痛再一次出現了。在南善浩的公司裡,有一個姓吳的博士一直在偷偷調查關於那個新葯品的真相,他不止一次從那些參加了藥品實驗的孩子家長們那裡得知了孩子們的死狀,也知道了孩子們死亡的真正原因其實是那個所謂的可以治療心臟病藥物導致的。吳博士心中對於孩子們的遭遇是萬分歉疚的,他自己也是一個父親,如何會不知道那些喪失了子女的父母心中有多麼煎熬,為人父母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子女受到傷害,也正式因此吳博士才會一直受制於南善浩,因為他的家人被南善浩弄到了美國洛杉磯去了,只要自己稍有不從,他就會對自己的家人下手,而這一次,吳博士是在劫難逃了,南善浩發現了吳博士的所作所為,再一次用吳博士家人的生命威脅他,而為了保住自己的家人,吳博士只得答應偽造一封遺書,用自己的生命換來家人的平安。吳博士即將自盡的畫面隨著劉詩賢畫筆的揮舞逐漸出現在了空白的畫質上,只是他們並不知道這個即將上吊自戕的人到底是誰,他們只能從畫面的細節中來尋找線索。最終,他們通過畫面中的一副油畫找到了吳俊浩博士的住所。終於,在劉詩賢的努力下,她找到了正準備自盡的吳俊浩,即使制止了對方想要上吊的行為,但是劉詩賢隨即又發現:在吳俊浩家門外面有一個攝像頭,根據監控畫面顯示,曾經有一個穿著連帽衫的男子出現在吳俊浩家外面,而這個男子曾經也出現在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畫面中。就在劉詩賢等人針對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以及相關線索進行分析的時候,姜東洙獨自一人找到了金道振,他想要通過金道振瞭解未婚妻去世前正在調查的腐敗案件,姜東洙根本就不知道就是眼前這個看起來沉默寡言的男人殺害了自己最愛的人,還給對方留下了自己的聯絡方式,希望對方有了什麼關於閔智秀的相關資訊時可以聯絡自己,而做賊心虛的金道振在看到對方轉身離去的時候在心裡悄悄鬆了一口氣。姜東洙在會見了金道振之後,獨自一人走到了一家便利店裡,買了一個閔智秀生前喜歡吃的紫菜包飯,和一瓶也是閔智秀曾經喜歡喝的飲料,他一邊吃一邊掉眼淚,他根本就難以遏制自己對未婚妻的思念和哀悼,但是她去餓沒有能力讓閔智秀活過來,這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無奈,更是所有活在世上的人們的無奈。就在這個時候,兩個刑警突然出現在便利店裡逮捕了姜東洙。原來,姜東洙這次居然也出現在了劉詩賢的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裡,而他麼為了保住姜東洙的命不得不出此下策,姜東洙一聽拘留時間是三天,立馬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想盡辦法逃離了拘留所,獨自一人去到了劉詩賢等人辦案的辦公室裡,翻看了所有新一次出現的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就在他打算去尋找那個殺人凶手的時候,劉詩賢出現了,她想阻止姜東洙去尋仇,但是根本敵不過姜東洙的才智和體力,不但被他奪走了自己的配槍和車鑰匙,還被打暈在地。與此同時,金道振也已經在南善浩所保養的畫家家裡埋伏好了,只等南善浩前來密會情人時將他一舉殺死。金道振的計劃並沒有成功,因為姜東洙在他就要殺掉南善浩的時候出現了。姜東洙讓金道振拉起了左手的袖子,看到了上面閔智秀死前抓下的傷痕。姜東洙震驚於殺害閔智秀的凶手居然是金道振,也憤怒於殺害閔智秀的人是金道振,兩人不由分說就打成了一片,由於兩人實力懸殊不大,所以遲遲分不出輸贏,而兩人揪鬥纏打的時候,劉詩賢也正在趕來的路上。

第4集
儘管金道振和姜東洙大的難捨難分,但是兩人並沒有分出一個什麼所謂的勝負,當金道振即將對姜東洙下死手的時候,他的眼前突然浮現了已經去世的閔智秀的臉龐,以及當自己一點一點勒死閔智秀的時候,對方拼盡了全身力氣掙扎的樣子,於是,金道振放過了姜東洙,但他始終沒有將自己為何會殺死閔智秀的原因說出來。隨後,金道振和那個神祕男人燒燬了金道振和妻子一起構建的小家之後,就消失在了嘈雜的人群之中。另一邊,遭受了謀殺但險中逃命的南善浩開始了自己的反擊戰,他先是找到了那個和金道振扭打成一團的姜東洙,本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他想要拉攏姜東洙一起對付金道振,姜東洙怎麼會不知道南善浩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在狠狠羞辱了對方一頓之後就離開了南善浩的辦公室,南善浩自然早就料想到了現在的局面,於是便讓手下啟動了B計劃:所謂的B計劃,就是找到那個因為殺害了金道振妻子的罪犯鄭一修的哥哥鄭一宇,向對方提供解救鄭一修的方法,只要鄭一修逃獄,那麼金道振就一定會出現,那麼南善浩就可以一舉殺掉金道振。他們的計劃全部都被姜東洙看在了眼裡,但是就憑他現在的力量是什麼也做不了的。就在南善浩一步一步展開自己的計劃的時候,劉詩賢又一次畫出了新的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而這一次的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讓所有看見它的人都吸了一口涼氣:這一次在畫中死掉的人,居然是劉詩賢自己。為此,一直以來都和劉詩賢共事的文在賢是堅決反對她參加此次案件的調查的,但是劉詩賢卻不這麼認為,她覺得自己一直以來都像一個死神一樣在預示著別人的死亡,而自己肯定也會在某一天迎來自己死亡的預兆,即便是不願意,但卻也不得不認命。而知道了殺害未婚妻的真凶之後,姜東洙開始懷疑自己一開始跳入水池裡解救閔智秀的行動是否是正確的了,如果一開始自己選擇去抓罪犯,那麼閔智秀和金道振的妻子李秀蓮都有可能還活著,但是生活中沒有如果,事實就是事實。迷茫之下的姜東洙找到了劉詩賢,想要從她那裡得到一些寬慰和安慰,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居然遭到了伏擊,許多偽裝成路人的人突然衝出來襲擊了姜東洙,因為勢單力薄,所以姜東洙就被抓走,而抓走姜東洙的人是內部調查科的科長,也就是那個一直在只是金道振之執行殺人任務的神祕男人,而抓走姜東洙的理由則是因為他以警察的身份綁架了平民吳博士,但是他真正的目的是要阻止姜東洙阻攔金道振執行所謂的任務。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分集劇情第4集。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分集劇情第4集。就在姜東洙受困於內查科的時候,一直被關押在監獄裡的鄭一修被帶來出去,理由是要在監獄外面給他做精神鑑定,而根據劉詩賢的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來看,鄭一修會被帶到穿過孔譚橋的一個鑑定所進行鑑定,而在孔譚橋下面將會出現第一個受害人,那個受害人的手上貼著一個可愛的創口貼。儘管大家都不願意讓劉詩賢參與調查,但是劉詩賢卻依舊繞開了大家對自己的保護,偷偷驅車趕到了孔譚橋下,就在她趕到的時候,正好趕上鄭一宇帶著手下圍困囚車,解救鄭一修的時候,無惡不作的鄭一宇將其中一個警員當做了人質,要求劉詩賢放下手中的手槍,隨後,鄭一宇就用劉詩賢的手槍射穿了她的膝蓋,在打暈了那個警員之後還將她當做人質擄走了,而那個被打暈的警員手上就有一個和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裡一模一樣的創口貼。而等姜東洙從文在賢那裡知道劉詩賢被綁架了的時候,似乎一切都來不及了。

第5集
當得知了妹妹被綁架的訊息之後,劉詩俊便趕到妹妹工作的地方,從文組長那裡知道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為了救出妹妹,他去了那個舉報姜東洙綁架毆打自己的吳博士家裡,用吳博士和南善浩的事情讓對方撤銷了對姜東洙的舉報,只有在姜東洙的幫助之下,尋找和解救劉詩賢的行動再回稍微輕鬆和快速一點。面對姜東洙被認為帶走的事情,內查科的張科長,也就是那個可以預見未來,並不停讓金道振殺人的神祕男人是覺得非常難以忍受的,這樣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期和掌控,作為一個可以預見未來的並多次改變結局的人,這種被別人奪去掌控權的滋味是非常難受的。姜東洙在看過了劉詩賢所留下來的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之後,直接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劉詩賢的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錯誤,上面出現的死亡的人無一例外最後都死了,劉詩賢明知道自己會死,但卻還是不顧阻攔跑去調查案件,這樣的行為完全就是去送死,就像是永遠無法喚醒裝睡的人一樣,他們是難以解救和尋找到一個準備赴死的人的。因為姜東洙被帶出了自己的掌控範圍內,所以張科長再一次改變了金道振的任務,金道振原本已經準備好了要去親手殺掉害死自己妻子孩子的鄭一修,但是因為計劃的改變而不得不再一次讓鄭一修多活一段時日。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分集劇情第5集。另一邊的鄭一修依舊是死性不改,想盡了辦法想要滿足自己對於女人的變態嗜好,他趁著哥哥鄭一宇出去和南善浩的人談事情的空隙跑去騷擾劉詩賢,但是一心只想把劉詩賢搞上手的鄭一修哪裡會是劉詩賢的對手,在劉詩賢偷偷解開了繩子之後,還沒有和對方打鬥幾下就被劉詩賢放倒在地,為了躲避鄭一宇手下的追蹤,劉詩賢偽造了逃跑的痕跡,躲進了一旁的櫃子裡,這樣一來果然是引開了對方的注意力。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分集劇情第5集。就在劉詩賢自救的時候,姜東洙根據Sketchsumiao.html target=_blank>素描找到了鄭一宇,並利用將自己的手機偷偷貼在對方車上的方法一路跟蹤著對方到了郊外附近的一個加油站裡,鄭一宇就在加油站裡發現了姜東洙貼在自己車上的手機,立刻就讓自己的手下進行轉移,但是手下告訴他劉詩賢跑了,他們一直在努力搜尋著她,鄭一宇的智商比起自己的手下來說高出了很多,立即就想到了劉詩賢很可能就躲在附近,他隨便一找就找到了躲在立櫃裡的劉詩賢,並把對方拖出來毆打了一頓,還讓自己的手下用塑料袋捂住了劉詩賢的頭,想要讓她窒息而亡,就在劉詩賢快要斃命的時候,姜東洙終於出現了,他根據在鄭一宇車裡無意間看到的外賣袋子找到了那個用來藏匿劉詩賢的地點,及時解救了劉詩賢。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

Sketch/素描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TNmS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韓國(全國)
1 2018/05/25 3.254% 3.977% 3.4%
2 2018/05/26 3.682% 4.518% 3.3%
3 2018/06/01 2.982% 3.455% 3.0%
4 2018/06/02 3.196% 3.826% 3.3%
5 2018/06/08 3.222% 4.135% 2.9%
6 2018/06/09 3.405% 3.696% 3.0%
7 2018/06/15 2.459% 2.902% 2.6%
8 2018/06/16 2.448% 3.639% 2.6%
9 2018/06/22 2.835% 3.275% 3.0%
10 2018/06/23 2.559% 2.878% 2.7%
11 2018/06/29 2.535% 3.232% 2.6%
12 2018/06/30 2.590% 2.943% 2.8%
13 2018/07/06 2.234% 2.832% 2.4%
14 2018/07/07 2.487% 2.850% 2.6%
15 2018/07/13 2.620% 3.086% %
16 2018/07/14 2.324% 2.416% %
平均收視率 % % %
Sketch/素描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了解不多也無妨,是一家人
  • 出師表
  • 靈魂維修工
  • 法外搜查
  • 李小姐知情
  • 只走花路吧
  • Leverage:詐騙操作團
  • 清日電子李小姐
  • 反正是第二次人生
  • 當惡魔呼喊你的名字時
  • 偉大的秀
  • 春夜
  • 助理/輔佐官
  • 僅此一次的愛情
  • 自白
  • 圈套
  • 我情敵的一切
  • 熱血司祭
  • 狐狸新娘星
  • 9號房間
  • 玩家/Player
  •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
  • 油膩的浪漫
  • Mother/母親
  • 機智牢房生活
  • 預約愛情
  • 尚道上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