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祭/驅魔者

司祭/驅魔者劇情簡介

《司祭/驅魔者》本劇描寫 2018 年發生在南部天主教醫院的超現實現象。《Priest》講述了相信神的驅魔師和崇尚科學的醫生合作,一起守護珍貴的生命。

司祭/驅魔者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延宇振 吳秀旻
聖名:彌額爾
比起言語更在意行動,比起祈禱更重視實踐!個性豁達、懷抱強烈責任感,是不被承認的驅魔團體 634 鳳凰會所屬的驅魔師。孩提時光在教堂度過,信任並追隨如同父親般存在的文神父,長大後進入了神學院,接受文神父的指導成為一名驅魔司祭。作為一名司祭,秀旻認為人生的答案就是天主,在任何邪惡的面前,充分展現他絕不退縮的魄力,得天獨厚的才能、彷彿是為了成為驅魔師才誕生,雖然將驅魔視為自己的使命,但在結識鹹恩皓之後,才察覺自己的人生裡隱藏了很多的祕密
鄭柔美 鹹恩皓 以冷靜的判斷和嫻熟的技巧自豪的急診醫學科王牌。即使在手術室裡可以不帶一絲情感、如同機械般行動,但在手術室外卻是直到最後一刻都對患者負責、充滿人情味的醫師。因為孩提時期某個和家人有關事件,讓她從此不再相信神的存在,在不甚充裕的環境下,憑藉想要救人的信念、拼了命努力後,終於成為一名醫師,認為這個世界上只要努力沒有辦不到的事、也沒有科學解釋不了的事。
樸埇佑 文基善
聖名:伯多祿
634 鳳凰會的創團成員、也是吳秀旻的導師。從輔佐神父時期,就特別照顧秀旻。與普通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敢看一眼的黑暗和暴力的存在對抗,擁有超人般堅定的信念和責任感,是個慎重且深沈的人物。絕不輕易袒露內心的晦暗,即使處在絕望之中,也能以幽默來找回他的從容。

急診醫學科成員

演員 角色 介紹
張姬令 金宥利 急診醫學科第二年研究醫師,出身醫師世家的她,為了不辜負父母的期望,努力地成長為一名優秀的醫師,雖然具備在各方面都毫不遜色的條件,但在被稱為急診醫學科王牌的恩皓面前仍感到自卑。
姜京憲 車善英 無論什麼時候都面帶笑容的護理長,恩皓的室友,也是恩皓唯一能依賴的人。
張正淵 趙亨來 急診醫學科第四年住院醫師,個性穩重溫順,和討厭恩皓的後輩們不同,對恩皓十分友好。
張元亨 張元碩 急診醫學科第三年住院醫師,對身為女性、又非急診醫學科出身,卻被奉為急診中心王牌的恩皓心懷不滿、處處找她麻煩,進而引發了大大小小的事件。
樸貞媛 宋微笑 急診醫學科第二年住院醫師,視恩皓為偶像,雖然實力平平、但始終努力不懈。
金廣植 薛 賢 重視規則和名譽的急診中心的中心長,在強者面前搖尾乞憐、在弱者面前耀武揚威,和恩皓是對立的關係。

驅魔團體 634 鳳凰會成員

演員 角色 介紹
孫鍾鶴 具道均 窮極一生忙於搜查、屆退的熱血刑警,因為和家人有關的某個事件,開始接觸驅魔,而後成為不被承認的驅魔團體 634 鳳凰會成員。利用刑警職權之便,獲取附魔者的相關情報,負責警戒驅魔儀式現場,是令該團體不被曝光的重要人物。
吳妍雅 申美妍 運營相當於 634 鳳凰會總部的畫廊的老闆。像是對待家人般照顧著 634 鳳凰會的成員們,扮演從海外進口驅魔所需要的裝備和聖物的角色。過去曾得到文神父的幫助,因此得以展開全新的人生。在那之後,便對文神父懷抱超過神職人員、更深的感情。
劉 備 鄭容弼 具備天才般的駕駛實力、擁有緊急醫療救護資格的私人救護車司機。負責確認和維持附魔者在驅魔儀式前後的基本生命狀態, 並在驅魔儀式結束後將附魔者送醫,扮演 634 鳳凰會中 119 的角色。以覺得很帥為理由,而想成為驅魔司祭的不著邊際的老么。
李英碩 郭基榮 聖名:斯德望 祕密運營的 634 鳳凰會進行監督的管理者,也是負責和教皇廳聯絡與驅魔相關事項的人物。
文 淑 李海旻 頗富盛名的修女,雖然世人都稱呼她為東方的聖女,但作為 634 鳳凰會的創團成員的她,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驅魔師,也是文神父的導師。

特別演出

演員 角色 介紹
姜申哲   吳秀旻的父親
裴正花   吳秀旻的母親
全鎮基 鄭行瑞 聖名:依納爵 前職神父,因面對惡靈時處理不當,而導致誤傷孩童。
李東河 鄭泰賢 精神健康醫學科醫師,恩皓的前輩。
樸旻洙 金宇柱 被鄭神父誤傷的孩子。
崔宥利 車英真 車善英的女兒,個性活潑調皮。
車智敏 張景嵐 在她還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死了。好不容易才成為警察,個性熱情、總能為身邊的人帶來活力。
延濟旭 徐在文  
金弘國 惡 魔  
池一株 金俊 經歷多年的無名時期的演員,直到近期才廣為人知,卻不幸遭遇車禍導致下半身麻痺。

司祭/驅魔者分集劇情

第1集
1999年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一棟別墅裡傳來女人撕心裂肺的吼叫聲,屋外飛禽走獸慌不擇路、四處逃竄。臥室裡,一群醫生極力壓制拼命掙扎的女主人,幼小的吳秀民聽到媽媽的慘叫聲後衝進了房間,他驚恐地發現媽媽像是被惡魔附體一般嘶吼掙扎。男主人不想讓兒子看到這一幕,把他拉出去命令他馬上回自己的房間。他堅持認為妻子只是生病了。心急如焚的吳秀民衝到教堂請神父文起善幫助母親驅魔。他和文起善冒雨趕回家卻被父親攔在了門外。吳秀民的父親婉拒了文起善的請求,但文起善執意要求為夫人祈禱。兩人推搡之際,吳秀民眼睜睜地看著母親掙脫了醫生從窗戶跳了下來。吳秀民的父親顫巍巍地就要走上前去。妻子卻以一種詭異的姿勢從地上坐直起來,發出瘮人的吼叫聲。突然,她臉上的邪氣消散,恢復了神智。她跪坐在那悽苦地喚著兒子的名字,可下一刻,邪氣慢慢佈滿了她的臉,她的頭被一股詭異的力量生生折斷。文起善不忍地遮住了吳秀民的眼睛。雨夜中,吳秀民的哭喊聲久久無法消散。時光如梭,一輛開向南部天主教醫院的救護車疾馳在熙熙攘攘的馬路上。急救人員正在對一個被刺中腹部血流不止的孩子搶救。他的名字叫金宇朱,是前總統的孫子。教堂裡,主教吩咐文起善在修女訪韓之前解決掉惡靈的事,還囑咐他驅魔一定不要輕舉妄動。原來,文起善組織了一個非正式驅魔組織。而長大後的吳秀民也加入了這個組織,他成為一名驅魔師已經兩年了。金宇朱被送到急症室後,醫生金宥麗和含恩好立刻對他進行了一系列的急救措施,可金宇朱始終沒有血壓,生命垂危。含恩好當機立斷不顧金宥麗的反對要進行緊急開腹手術。這含恩好是急診科的王牌醫生,不僅擁有冷靜的判斷力還有高超的醫術。但遺憾的是,她終究沒有挽回這個孩子性命。含恩好情緒低落地走出手術室,守候多時的金媽媽衝上來問孩子怎麼樣。含恩好正準備告訴她金宇朱的死訊。急症室的電燈忽然熄滅了。黑暗中,金宇朱身上的血珠詭異地浮在空中。護士驚訝疊答應他又有了心跳。與此同時,燈光驟亮。護士急忙喊來了含恩好,眾人都感到不可思議。辦公室裡,科長批評含恩好不守規矩,給未成年人動手術居然沒有先徵得家長同意,遲早會連累整個急症室。含恩好對自己的決斷豪不後悔。當時當刻,容不得絲毫的猶豫。院長收到金總統的謝意後,特意過來表揚了含恩好。科長便再也不敢說什麼了。同事們紛紛讚美含恩好的醫術。含恩好不驕不躁,一笑而過。她詫異地發現金宇朱居然這麼快就從重症病房轉入普通病房。此時,吳秀民和文起善打完拳擊後一起去了小飯館吃飯。吳秀民不服輸,揚言下次一定會贏過文起善。文起善教育他不管是出拳、踢腿還是其他的事,都要慎重不要心急。吳秀民津津有味地吃著豬排飯,把他的話當耳旁風。文起善見狀讓他給自己吃一口豬排。吳秀民連連搖頭,護住了食物。於是,文起善出其不意地叉走了一塊豬放在嘴裡,直誇好吃。吳秀民拿這個頑皮的大叔沒有辦法。這時,文起善突然收到了一條簡訊。他神情一凜立即打開了飯館的電視機。電視機里正在報道刺傷的金宇朱的凶手——青少年諮詢師鄭某。八年前他還是天主教的神父。而鄭神父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就是非正式驅魔組織的成員,司祭名為伊納修。文起善急匆匆地走了。吳秀民決定去南部天主教醫院看看金宇朱。而此時擔心金宇朱的含恩好檢視完金宇朱的狀態後,猶豫地問金媽媽金宇朱身上有很多舊傷,他是不是因為壓力自殘過。金媽媽卻激動地打斷她說宇朱只是有撓自己習慣,還警告她小心說話。含恩好只好尷尬地離開了。文起善神情凝重地去警察局見了鄭神父,發現他神志不清,唸叨著很久以前的事。文起善擔心地問他家裡是不是出了什麼事。鄭神父驚恐地一下子癱坐在地上,扒著欄杆顫抖著聲音問文起善還記不記得那個被斬斷雙腳的孩子。鄭神父越想越恐慌,他或是瘋狂地尖叫著受害者24號來找自己了,或是跪下來祈求上帝救自己,或是回憶起被惡靈附身的金宇朱。最後,他衝上來扒著欄杆嘶吼著"惡魔"這兩個字。

第2集
含恩好將金宇朱抱回醫院後對他進行了急救,這才挽回了他的生命。吳秀民手足無措之下叫來了文起善,文起善責怪他擅自行動。吳秀民只是害怕惡靈逃跑,所以才這麼做的。含恩好回到廢棄房間驚訝地發現文起善也在,原來兩個人算是舊識。她用報警威脅吳秀民告訴自己他剛剛到底在做什麼。文起善平靜地說他在為金宇朱驅魔。含恩好難以置信地離開了。吳秀民好奇文起善和含恩好的關係。文起善卻避而不談。含恩好下班回家後,坐在梳妝鏡前看著脖子上被金宇朱咬的齒印,心事重重地嘆了口氣。第二天,文起善來到金宇朱的房間確認惡靈還在不在他的身上。可怕的是,惡靈依舊霸佔著那個孩子的身體。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親自終結它。金媽媽擔心地打電話告訴丈夫,宇朱的異常已經漸漸引起了別人的懷疑,自己該怎麼辦。可金爸爸一心撲在工作上、不以為意。金媽媽生氣地結束通話了電話。含恩好請精神科的泰賢醫生去看一下金宇朱的狀態,泰賢接觸過金宇朱後發現了他的異常。除了比普通人更多的壓力外,金宇朱整個價值觀已經被畸形的家庭環境影響了。為了變得更好,對自己要求極其嚴格,只要想睡覺,就會撓傷自己。最讓泰賢覺得擔憂的是,金宇朱的身上有著一種無法解釋的第三方存在。他的心裡似乎存在著另一個自我。那個自我是邪惡的,充滿負能量的。含恩好知道後,心中更加憂慮。與此同時,新聞裡報道了鄭神父自殺的訊息。晚上,金媽媽守在金宇朱的床上,她對兒子充滿了愧疚,自己一直在逼迫他前進。金宇朱冷冷地揭穿道她為了讓他發音標準,曾經剪了他的舌頭。然後金宇朱大聲地用英語背詩,唱歌。金媽媽一下子毛骨悚然起來,捂著耳朵蹲在地上。這不是她的宇朱!主教告訴文起善管制組同意了驅魔,一切照舊進行,文起善如釋重負。吳秀民把金媽媽帶過來,給她看了為金宇朱驅魔的視訊。文起善請求她一定要同意驅魔。附在金宇朱身體裡的惡靈已經害死了鄭神父,金宇朱的性命危在旦夕。金媽媽痛哭流涕。其實她早就發現了金宇朱的異常,所以才把他送到鄭神父那,沒想到造成了這樣的惡果,她不相信鄭神父會傷害自己的孩子。金媽媽求文起善一定要幫幫宇朱,文起善謝謝她那麼相信鄭神父。科長告訴含恩好金宇朱要轉院的事,還讓她親自送金宇朱轉院。含恩好很是驚訝。而文起善、吳秀民偽裝成急救人員,鄭容必偽裝成救護車司機在金媽媽的默許下將金宇朱帶走了。一上車,他們就集中注意力祈禱起來。宋美笑和含恩好走出醫院卻詫異地發現救護車已經走了。宋美笑連忙打電話給吳秀民問他們在哪。吳秀民敷衍地說現在救護車沒法掉頭,在醫院直接見。含恩好分析了一下,一個轉彎開著車向他們的方向疾馳而去。果然,沒過多久就看到了救護車,她們卻詫異地發現救護車並不是往醫院的方向來開。含恩好意識到一定是神父在搗鬼。兩輛車一前一後在馬路上追逐起來,鄭容必一臉興奮地將油門踩到底。快要退休的警察具道俊看到含恩好的私家車開的那麼快,於是放上警鈴追上去讓他們停車。含恩好將計就計,引著警察追救護車。她遠遠地看到救護車拐彎,可等自己開著車過去時救護車不見了。兩輛車一前一後在馬路上追逐起來,鄭容必一臉興奮地將油門踩到底。快要退休的警察具道俊看到含恩好的私家車開的那麼快,於是放上警鈴追上去讓他們停車。含恩好將計就計,引著警察追救護車。她遠遠地看到救護車拐彎,可等自己開著車過去時救護車不見了。文起善他們將金宇朱帶到祕密基地準備開始驅魔儀式。與此同時,含恩好不顧具道俊的盤問衝進了一個會所尋找金宇朱。會所代表,同時也是634祕密基地代表的申美妍攔住她否認這裡進過陌生人。含恩好堅持看到吳秀民他們進了這裡,申美妍無奈之下同意帶他們四處檢視房間。

第3集
1995年,9歲的含恩好在同一天同一時間眼睜睜地看著爸爸媽媽死去。因此她不相信上帝,不相信神靈。她只相信救死扶傷的醫生。這也是她後來成為醫生的原因。她要靠一己之力挽救人們的生命。文起善將鄭神父家裡的詭異圖案拍下來拿給主教看。他覺得鄭神父的死絕不是簡單的附魔者事故。南部天主教醫院,吳秀民決定去找宋美笑,因為她是最後親密接觸金宇朱的人。他推開辦公室的門,卻發現宋美笑正掐著含恩好的脖子。於是,吳秀民立刻衝上去用聖帶蓋住她的臉,宋美笑這才安靜下來。然後,他叫來了文起善。文起善見含恩好一時間還無法接受惡靈這件事,於是帶著吳秀民去外面等她想明白。吳秀民很不願意錯過這次驅魔的機會。含恩好思緒煩亂地看著宋美笑,她真的是附魔者嗎?第二天早上,宋美笑清醒過來,含恩好立刻帶她去了精神科。泰賢說她只是得了職業怠倦綜合徵,不用擔心。宋美笑這才鬆了口氣,含恩好心依舊忐忑。吳秀民用錢收買一個孩子把聖水倒在宋美笑的身上,奇怪的是她並沒有任何附魔反應。於是,文起善決定去找找有沒有相關的資料,讓吳秀民盯著宋美笑和含恩好。吳秀民一直偷偷觀察著宋美笑和含恩好,他發現含恩好居然用不到二十分鐘就完成了本需要兩個小時的手術,自己對她第一次有了新的認識。會館裡,申美妍遊刃有餘地應酬討好著夫人們,這樣才能請她們回家給丈夫吹吹枕邊風,好把自己被扣在海關的貨物順放入關。而文起善在密室裡翻閱資料,試圖搞清楚為什麼宋美笑對聖水沒反應。此時,泰賢驚訝地發現金宇朱和宋美笑的大腦CT圖都隱約顯現著一張惡魔之臉。申美妍終於拿到了貨,箱子裡裝的是一個精美的十字架。她見文起善在認真地翻閱資料,於是默默地把十字架放在了聖經上。文起善聽到一段錄音,發現惡靈也可以通過進入人的無意識折磨他,控制他。與此同時,含恩好也發現了金宇朱CT圖的異樣。同時,她收到了文起善的警示簡訊,絕對不能讓宋美笑睡著。此時,宋美笑剛要睡著就被張醫生拍醒了,她立刻惶恐地站起來。含恩好走過來替她解圍,還邀請她一起去喝杯咖啡。她不放心宋美笑,決定晚上和她一起加班。宋美笑疲憊地說因為張醫生昨晚替自己值班了,所以今天要還他人情。凌晨還得和宥麗醫生換班。含恩好讓她等一會,然後去外面給金宥麗打電話主動要求今天替她值班。當含恩好回到休息室時,發現宋美笑站在窗前嘴裡唸唸有詞。含恩好試探地叫了她一聲。宋美笑轉過身,臉上陰氣沉沉,拿著剪刀向含恩好衝過去。千鈞一髮之刻,吳秀民握住了宋美笑的手。與此同時,申美妍給具道俊打電話讓他去醫院看一下,那裡有附魔者。具道俊欣然答應。吳秀民三人將宋美笑帶到了一個廢棄房間。文起善說現在惡靈潛伏在宋美笑的無意識裡。自己會負責催眠,讓吳秀民進入宋美笑的無意識裡。含恩好提出異議,就算宋美笑是附魔者,可是要進入人的腦子,難道不該先經過當事人的同意嗎?吳秀民解釋道在一個人變成附魔者的一瞬間,她就自己在邁向死亡了。惡魔會從靈深處一點點抹殺掉附魔者的生存意識。含恩好諷刺道說的好像他經歷過一樣。吳秀民假裝平靜地說自己的媽媽就是附魔者。含恩好自知失言,同意了驅魔,不過她必須親眼看著他們完成驅魔儀式。此時,金宥麗發現含恩好和宋美笑不知所蹤,含恩好還不接自己的電話。於是,她擔心地通過監控找她們,但是監控視訊在她們出醫院後就沒了。原來是鄭容必黑了醫院的監控。催眠前,文起善囑咐吳秀民進入宋醫生的無意識後,不要輕舉妄動。因為那是惡魔打造的世界,也是惡魔操控的世界。稍有不慎,那個世界的人就會攻擊他。吳秀民問如果自己驅魔成功,該如何從宋美笑的無意識裡逃出來。文起善含糊地說他必須找到宋美笑的自我。此時,金宥麗正一步步走近他們。

第4集
吳秀民最終沒有握住媽媽的手,因為他很清楚這不是現實。他將母親綁好試圖和宋美笑一起把她帶去教堂,但是卻父親發現了。吳秀民急忙拉著宋美笑逃到車庫,可還沒等他發動車子,父親拿著槍指著他的頭冷冷地問他是誰。吳秀民鎮定地說自己是天主之子,然後一把將槍頭推開,避開了子彈。兩人一番搏鬥下,吳秀民生生被父親打了一槍。他倒在地上,閉眼前只看到一張自己去委內瑞拉的機票。吳秀民和宋美笑兩個人同時從夢中驚醒。與此同時,金宥麗不顧具道俊的阻攔拉著門把手,大聲問裡面有沒有人。文起善急忙捂住了吳秀民的嘴,不讓他發出一絲聲音,同時,含恩好也抱緊了宋美笑。金宥麗仔細聽了很久,疑惑裡面怎麼沒了動靜。這時,護士打電話讓她趕緊去醫院。金宥麗這才匆匆離開,具道俊鬆了口氣。金宥麗走後,吳秀民向文起善詳細地報告了在無意識中發生的事,宋美笑一時無法接受自己被惡魔附身的事。文起善平靜地說惡魔已經知道他們在抓他的事,所以它一定會離開宋美笑的身體找新的宿主。因此,下一次是他們驅魔的最後一次機會。宋美笑疑惑道惡魔離開自己不是很好麼。吳秀民心有不忍,只能隱晦地說惡魔不會輕易離開她的身體。含恩好扶著宋美笑回醫院應付了金宥麗的炮火後,她擔心地看著宋美笑強顏歡笑。文起善回到家後立刻找出吳秀民的資料翻閱起來。與此同時,吳秀民請具道俊幫忙查一下自己有沒有去過委內瑞拉。具道俊藉口很忙匆匆掛了電話。吳秀民一頭霧水。他來到醫院,正好碰見了焦急的含恩好。這才得知宋美笑消失的事。兩個人一起來到宋美笑的家門口,可不論含恩好怎麼敲門都沒有迴應。另一邊,申美妍發現文起善對這次的惡靈尤為緊張,卻對此有所隱瞞。但是自己會等他坦白一切。此時,吳秀民找來了鄭容必打開了宋美笑的家門。他和含恩好發現宋美笑的家裡一團亂。吳秀民不禁感嘆看上去樂觀的人,總是這樣的。含恩好在宋美笑的桌上發現了許多安眠藥,心裡既心疼又生氣。宋美笑這個傻瓜,如果覺得累就說出來啊,何必悶在心裡。她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打電話問同事宋美笑有沒有用醫院的卡結了開會資料支援費。同事查了一下說宋美笑剛剛結完賬。但含恩好問他宋美笑結賬地點在哪。同事為難地說自己也不知道,應該問警察吧。含恩好很是失望,一旁的吳秀民立刻打電話給具道俊請他幫忙。含恩好一臉驚訝。兩個人按照具道俊給的地址在旅館找到了宋美笑。宋美笑的狀態極差,不僅咳血掉牙,還大量地掉頭髮。她害怕無助極了。吳秀民見狀立刻帶她去會所準備舉行驅魔儀式。含恩好經過上次的事堅決要求去醫院舉行儀式。因為萬一出了什麼事,自己還可以及時救他們。吳秀民無奈同意了。一行人悄悄來到人跡罕至的水療室。具道俊假裝病人守在門口。宋美笑的狀態越來越糟,可鄭容必在這種關鍵時刻居然忘了帶聖水。他自責地就要跑回宿舍拿。這時,申美妍宛如救世主般及時出現送來了聖水。她沒好氣地責怪鄭容必粗心。警察局裡,一直關心鄭神父案子的張警官發現具道俊桌子上留下的寫著宋美笑所在地址的便籤。她二丈摸不著頭腦。醫院裡,文起善告訴了大家自己的計劃。首先,他會通過催眠和暗示使吳秀民和宋美笑去神學學校。因為在那裡惡魔會受到一定的壓制,畢竟神學學校到處都是十字架和聖像。然後,吳秀民進入宋美笑無意識後,要先把她帶到安全的地方。同時,為了防止吳秀民自己醒不過來。文起善會用兩聲鈴聲作為醒來的提示。驅魔儀式正式開始,吳秀民成功進入了宋美笑的無意識。兩個人分別在教堂門口和神學學校門口醒來。宋美笑本想直接去教堂找吳秀民,卻被還是大一新生的金宥麗攔住,請她幫忙擡東西。宋美笑見到這樣的金宥麗感覺很是新奇,心甘情願地幫助了她。然後愉悅地跑去教堂,正好和吳秀民碰頭了。吳秀民連忙把她拉進懺悔室,囑咐她在自己回來之前千萬不要給任何人開門。宋美笑連連點頭。吳秀民在神學學校四處灑聖水,卻始終沒有發現惡魔的蹤跡。反而被還是老師的文起善抓住,讓他趕緊去體檢。吳秀民跑去體檢處,意外地發現體檢醫生居然是宋美笑。他不動神色地在大拇指上抹上聖膏油,然後在宋美笑的手腕上劃了一個十字。宋美笑露出了真面目,她果然是惡靈。兩個人一番搏鬥下,吳秀民努力摸出聖水一股腦都澆在了宋美笑身上,宋美笑發出尖銳的叫聲然後化成了一團黑煙。吳秀民死裡逃生,剛舒了一口氣,突然想起真正的宋美笑會有危險。於是,他急忙向教堂奔去。此時,懺悔室的地上突然冒出來很多蟲子,宋美笑驚恐地尖叫著,蟲子漸漸從她的嘴裡冒出來。趕到教堂的吳秀民拼命拍打著懺悔室的門,心急地發現裡面的宋美笑漸漸沒了聲音。突然畫面一轉,吳秀民一下子來到了一個白到刺眼的房間。而含恩好穿著婚紗站在鏡子前溫柔地問他自己穿這件婚紗好不好看。現實裡,吳秀民整個人向後仰去,癲癇發作一般抽動著。含恩好著急地說如果五分鐘內不叫醒他,就會導致心臟麻痺。文起善連忙搖了兩下鈴,可吳秀民毫無反應。

第5集
徐在文是南部天主教醫院的助理護士,他心中一直有個成為醫生的夢想。除此之外,他也是虔誠的教徒。一天,在他上班的路上發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受害者躺在地上不能呼吸。徐在文迅速判斷他是因為氣胸無法呼吸,於是利用酒精消毒,將吸管插在了受害者的胸口,最終成功挽救了他的性命。為了不引人注意,徐在文悄悄離開了。清晨,吳秀民和文起善一起做禱告,可他一想起含恩好,心中就一片混亂。文起善讓他不要有雜念。頭一次見人把禱告詞說成驅魔祈禱的。吳秀民為了擺脫煩惱,主動提出和他打拳擊。可惜,自己雖然有進步但還是慘敗了。文起善試探地問吳秀民有沒有什麼事瞞著自己。吳秀民避而不答,反而問他最近舉止奇怪,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自己。文起善輕飄飄地甩下一句自己以前是拳擊手就離開了。吳秀民氣得要死。醫院裡,宋美笑正式向大家辭別,含恩好送她上車。兩人告別後,泰賢醫生走過來和含恩好聊起來,兩個人有說有笑。路過的吳秀民看到這一幕搖了搖頭,不欲多想。此時,宋護士拉過徐在文質問他為什麼不經允許就給病人打無痛針。要知道助理護士做醫療行為是違法的。如果被護士長髮現,他們兩都得完蛋。徐在文低著頭只顧道歉。含恩好看到這一幕,安慰了他一番。徐在文為患者考慮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在醫院這樣重視原則的地方最好不要做這樣的事。徐在文很是感動,說下次一定要請含恩好吃飯。含恩好一笑了之,離開了。宋護士命令徐在文去清理水療室的地板,因為有人投訴地板很髒。徐在文順從地答應了。他來到水療室遠遠看見水面上浮著一個人,嚇得飛魄散。他跑過去一看,發現只是一件白大褂。虛驚一場的徐在文撈起了白大褂,卻驚訝地發現白大褂胸前口袋上繡著"外科專業醫生徐在文"這幾個字。他鬼使神差地穿上白大褂對著水面露出詭異的笑容。然後,徐在文將白大褂穿在護士服裡面,心情愉悅地吹著口哨離開了水療室。急救室,含恩好將肝癌患者交給實習生後就去治療急救病人了。然後,實習生招呼徐在文把病人送去拍X光片。電梯裡,病人疼的實在受不了叫徐在文醫生,讓他一定救救自己。另一邊,含恩好突然發現肝癌患者不是癌性痛症,而是急性心肌梗塞,她連忙打電話給急救室卻發現病人並不在那。心臟內科反而打來了電話。含恩好和金宥麗趕過去看到了徐在文,他說病人正在做手術。金宥麗厭惡徐在文自作主張,不聽醫囑。徐在文騙她們說是有個醫生讓自己把患者送到心臟科的,金宥麗生氣極了。他怎麼可以隨便相信別人的話。這時,主刀醫生走出來沒好氣地責備急救科失職,徐在文又不小心將藥瓶摔在了金宥麗的腳下。金宥麗更加生氣,心裡愈發討厭徐在文,拉著含恩好就離開了。徐在文跪在地上撿碎片,卻驚訝地發現自己可以讓碎片浮在手上。具道俊和張警官一起去抓偷拍狂。張警官義憤填膺地將偷拍狂痛打一頓,她為那些被偷拍的人感到憤怒。具道俊苦口婆心地教育她,警察不是代替受害者報仇的職業,不能總以受害者的心情去抓犯人,而且更不能充當正義的使者,去打犯人。張警官心不甘情不願地答應了。醫院裡,徐在文在手機上查閱著有關念力的事情,他覺得自己可能有超能力。宋護士把他拉到樓梯間說因為他沒經過負責的允許就將病人送去了手術室,所以他被解僱了。徐在文跪下來抱著求宋護士的腿求她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宋護士踢開他,不耐煩地說這次是醫生的投訴,木已成舟改不了了,讓他換家醫院工作。徐在文坐在地上默默地說不在這裡就不行。他的臉上瞬間充滿了邪氣,一雙眼睛變成了全白。被附身的徐在文用意念控制輪椅在停車場撞倒了宋護士。宋護士不僅腿斷了,還精神異常地嚷嚷著輪椅襲擊了自己。含恩好覺得有些異常,她親自去保安室看了監控,然後給文起善打了電話。警局裡,張警官拿著便籤質問具道俊為什麼要去南部天主教醫院對面的旅館。具道俊讓她不要插手自己的私事,還讓她把資料整理了就離開了。張警官怨念無比,每次都是自己替他收拾。徐在文清醒後意識到自己做的事,倍感愧疚,他覺得自己走到哪都在被人指指點點。於是,他想要把那件白大褂脫下來做回從前的自己,卻怎麼也脫不下來。徐在文惶恐地對著十字架懺悔贖罪,可是他突然感覺自己被控制了,然後眼睜睜地看著十字架焚成灰燼。文起善一行人看著含恩好發來的監控。文起善若有所思地說這是搗蛋鬼。申美妍和具道俊不是很明白。吳秀民解釋道這是惡靈和附魔者對什麼有深重執念才會發生的症狀。現在他們的首要目標就是找到附魔者。文起善決定用趕兔子的方式抓附魔者。比起關注醫院內患者的移動路線,更要關注職員們主要經過的路線。他們只需要在每隔五米處灑上處理過的鹽,對鹽抗拒的附魔者活動範圍就會越來越小。眾人準備就緒,正式出發。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司祭/驅魔者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18/11/24 1.862% 2.237%
2 2018/11/25 2.487% 3.220%
3 2018/12/01 2.019% 2.178%
4 2018/12/02 2.411% 3.046%
5 2018/12/08 1.889% 2.308%
6 2018/12/09 2.278% 3.011%
7 2018/12/15 1.726% 1.927%
8 2018/12/16 2.003% 2.619%
9 2018/12/22 1.416% 2.038%
10 2018/12/23 1.902% 2.479%
11 2019/01/05 1.362% 1.654%
12 2019/01/06 1.876% 2.754%
13 2019/01/12 1.637% 2.270%
14 2019/01/13 2.244% 3.085%
15 2019/01/19 1.413% 1.633%
16 2019/01/20 2.072% 2.697%
平均收視率 1.912% 2.447%

司祭/驅魔者原聲音樂

Part. 1(發行日期:2018 年 12 月 15 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Wake Me NieN  
2. Wake Me (Inst.) NieN  
 

Part. 2(發行日期:2018 年 12 月 29 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Light Me 李藝浚  
2. Light Me (Inst.) 李藝浚
司祭/驅魔者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九尾狐傳
  • 流浪者/VAGABOND
  • 檢法男女2
  • 讓我聽你的歌
  • 熱血司祭
  • 檢法男女
  •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
  • 能先接吻嗎
  • 愛情交響樂
  • 真的愛你
  • 紙鶴
  • 恩怨兩姐妹
  • 朋友,我們的傳說
  • 寶石拌飯
  • 濟眾院
  • 全部我的愛
  • 理判事判
  • Bravo My Life
  • 灰姑娘的姐姐
  • 烏鵲橋兄弟
  • 千日的約定
  • 屋塔房王世子
  • 阿孃使道傳
  • 我的愛蝴蝶夫人
  • 普通的戀愛
  • 都市征伐
  • 當男人戀愛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