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的郎君

百日的郎君劇情簡介

《百日的郎君》《百日的郎君》是一部古裝懸疑浪漫愛情喜劇,描述身為完美主義者的王世子李律遭受殺手攻擊,掉下懸崖後失憶而淪落為平民羅願得,又因緣際會娶了大齡剩女延洪心為妻的故事。
根據朝鮮時代法律《經國大典》紀載,男子的適婚年齡為十五歲,女子則是十四歲。超過二十歲尚未婚嫁的女性與男性稱之“大齡男女”,而帶著無法嫁人怨氣的女子又稱作“怨女”,且空虛寂寞的男人稱之為“曠夫”。在強調陰陽調和的朝鮮時代,無法找到另一半的曠夫怨女,會被國家視為不祥的存在…
某一年,在乾旱許久的朝鮮,王世子下了命令,全國八道的曠夫怨女必須馬上結婚,無理的婚姻危機降臨在鬆州縣最高齡怨女洪心身上,抓到了一個運氣不好的男人結婚,他居然是這個國家的王世子李律。
孟子曰:“民貴君輕”。即百姓是尊貴的,王則為其次。
含著金湯匙出世、完美無缺的李律流落民間,成為了無能沒伴的老男人,百姓所知道的他都不知道,因而受盡折磨。身處低位的洪心成為了甲方,曾處於極高處的律則成為了乙方。盤根錯節的一切,也許會帶來一個嶄新身份制度的社會。處在這個安樂時代的他們,將開始一段刺激的旅程。

百日的郎君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都敬秀
(少年:鄭智勳)
李律/羅願得 26歲,從小就說要娶利蓃為妻子。 是個無.用.男,也就是“什麼都不會做的廢柴男”。不會劈柴,也不會編繩,連挑糞都有問題,是真的什麼事都不會做,因此常常被洪心折磨,“這個感覺很生疏,我絕對不該是受到這種待遇的人啊,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沒錯,願得不該是受到這種待遇的人,不久前還是個玉樹臨風、文武雙全的完美男,也是個擁有完美射箭能力的神射手!他是即將成為這個國家君主的王世子—李律。
不過他是個不幸福的王世子,雖然文武雙全,舉手投足都沒有缺點、從外貌到智商都無法挑剔,但他在闕中的每一天都覺得很不舒服。“現在只有我覺得不自在嗎?”總是掛著這句話的王世子,有一天真的開始不舒服了,日漸嚴重的胸痛!這是誰計劃的毒殺?百轉千回終於知道要殺害自己的真凶,卻被殺手攻擊而失去記憶而成為了願得。
在世子時期下的命令“讓這個國家的曠夫怨女馬上結婚”馬上降臨在他身上,與大齡女洪心結了緣,“說我一眼就迷上她…有這回事?”還得做又髒又難的苦工?!洪心動不動就提起刀要他做完所有雜事,朝鮮八道還有這樣的人嗎?奇怪的是卻又想要得到洪心一聲“郎君”的認可。一點點累積夫婦感情的同時,被殺人凶手左相為了利益而帶回了中,願得知道了自己原來是世子,有了世子嬪,甚至她也懷有身孕了!再次回到闕王世子的位子,無法成全自己與洪心的愛情,記不起被暗殺之前的事情、更無法報仇。 後來看到小時候利蓃的紅髮帶而恢復對利蓃的記憶。最後和洪心有完美結局。
南志鉉
(少年:許廷恩
延洪心/尹利蓃 28歲,聰明、堅強,喜歡櫻花。 出生於兩班之家,小時候曾與李律相遇,父親被左相栽贓為叛賊而殺,被如今的養父而救,從此隱姓埋名,以“延洪心”之名生活下去,。養父是有良民身份卻總是做雜役的老男人,鬆州縣最高齡的怨女。“光擔心這天氣要連自己的血都乾涸了都來不及,卻突然降下命令要我結婚,王世子說不下雨都是曠夫怨女害的,叫我們去結婚。那個王世子是瘋了吧?我結婚就會下雨嗎?我是神?還是鬼怪嗎?”
死賴著不結婚,被拉去打百大板的瞬間,天上降下了一個男人!是願得回來了!她含著眼淚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的願得,開始了心不甘情不願的婚姻。好像就要深陷在他深沉的雙眼、好聽的聲音、貴氣的長相還有纖纖玉手之下…有點心動,但看到他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做就覺得欠罵。好手好腳的還不自己養自己?欠罵!飯都不夠吃了,編個草鞋賺一點也好啊?每天在這邊不爽、那邊嫌臭的,總是說自己不舒服,現在是得了什麼王子病嗎?雖然很想把他趕出去,但仔細一瞧這個人好像不簡單,武藝傑出,連寫字都是藝術。
他好像不是願得…那又怎樣?洪心想用他傑出的勞動能力賺一些錢,於是開了朝鮮第一家萬事屋使喚願得,任何人只要願意付錢,什麼活也幹。漸漸地開始喜歡上被他騙卻還是很遵守約定的願得,就算他不是真的願得也沒關係,有什麼隱藏著的過去也無妨。

朝廷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趙成夏 金嵯彥 金素慧的父親,李律的丈人,試圖謀殺世子的主謀。在王之上的左相,朝鮮實際掌權人。 十幾年前拉下先王讓律父親上位的一等功臣,可以稱王卻對王座沒有興趣,深知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的道理,認為責任少一些,卻能擁有更大力量的方法才是上道。擁有的財富比王室多上十倍,百姓因為施政有怨言也只會罵到王頭上,而他在朝廷上的發言力道也是一等一。是個冷血動物,不管是誰,只要阻擋他的人都可以去除。施計引發戰爭,令明國女真族攻打朝鮮,企圖讓世子出征時殺害世子,再加禍於女真族。最後死於亂箭下。
金善浩 鄭載允/丁濟尹 患有臉盲症,無法辨識他人臉孔,唯獨認得洪心,因而對洪心一見傾心,但她卻有了個郎君。擁有朝鮮最厲害的頭腦,謀略媲美三政丞,見識也非常廣闊,算是雜學型的大腦性感,但擋住他前路的是他的庶出身份,各種勉強的事情都會去做,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報復繼兄鄭思燁。原為漢城府參軍,世子“死亡”後,為調查世子交予的密函,而假意投信左相、博取信任,後獲其推薦出任鬆州縣令。世子回後,因和其在鬆州縣的相處,而獲世子信任,被封為司書。
韓素希
(少年:崔明彬)
金素慧 左相金嵯彥的女兒,擁有傾國傾城的美貌,每個見到她的女人都會起嫉妒之心,男人則會起色心。但是空有美色有什麼用?為了世子的安危,王親自選定世子妃。她與世子是有名無實的夫妻,未曾和世子圓房,卻懷有身孕,孩子竟然是洪心哥哥的。在祈雨祭收到律死去的訊息其實是開心的,因為希望他永遠不要回來,但事情好像不是照她所想的發展。無煙死後,主上陛下對外宣稱世子嬪自殺,實則在無人知曉的地方生下無煙的孩子,取名“錫學”即無煙的本名,楈原大君定期會去探望她。
趙漢哲 朝鮮大王 李律的父王,王位是從血腥中爭奪回來。“下一個就是我了啊”,察覺到這點的時候好像該做些什麼。藏起自己的野心,像個死人一樣活著好,還是乾脆死了更好? “你可以安坐在龍床上,但你的妻子不能在側”。接受了叛黨的交易,他成為了王。滿滿的朝務與大臣們的攻擊,他沒有一天過的舒心。我是這樣才當王的嗎?每天都活在自責中,想給兒子找個堅強的後盾金嵯彥,然而這是個錯誤的選擇。 最後相信兒子律可以打敗左相,而將政權轉給律,當個閒散皇帝。
吳妍雅 中殿樸氏 李律的後母,楈元大君的母親。視李律為眼中釘,而想盡辦法除去他。
金宰英 無煙/尹錫學 洪心的哥哥。非常冰冷且可以完美殺人的殺手,像是已經忘記怎麼笑一樣。很久以前為了妹妹的性命安危,而向金嵯彥屈服,成為了他的祕密殺手。世子嬪肚裡孩子爸爸。最後跟李律坦承一切,李律要放無煙和世子嬪一起遠走高飛,卻被左相攔截,後來被左相所殺。
許正民 金株吉 誰說虎父無犬子,因為父親的計策得到了狀元第等,腦子卻使不上力。常常被父親金嵯彥與世子嬪妹妹無視,庸庸碌碌度日,是個悲傷又可笑的男人。
崔雄 鄭思燁 大司諫,和左相對立。鄭載允的繼兄,瞧不起庶出的載允,中殿娘娘的心腹。
池敏赫 楈原大君 中殿的兒子,李律同父異母的弟弟,喜歡世子妃。
姜永錫 權赫 本為內監伺衛,載允好友,曾在世子失蹤後替世子把密函交予載允。世子回後,曾在其尚未恢復記憶前出手相助,而獲世子信任,成為世子的侍衛。

鬆洲縣村民

演員 角色 介紹
鄭海均 延氏 洪心的養父,於洪心年幼時救了她並收為養女,個性善良。
李準赫 樸福恩 官衙的御役。看起來在欺負村子裡的人,但都會偷偷照顧大家。後成為鬆州縣令。
安奭奐 樸善道 令監,鬆州縣實際掌權者。因貪汙被趕出朝廷許久,但還是正三品官職。相貌堂堂但有狡猾貪婪的心思,對洪心虎視眈眈。常常跟縣令一起欺負百姓。
鄭守教 馬七 村裡放高利貸的壞人,後臺樸善道倒臺後變成好人
李敏芝 樸尾女 洪心的好友,同是怨女。因王世子的結婚令而和徐九石成婚。
金基鬥 徐九石 因王世子的結婚令,而和樸尾女成婚,個性老實。
趙載龍 趙富英 鬆州縣令。想快點擺脫自己貪官黑歷史的官員,不顧百姓安危,眼中只有樸令監家的財產。費盡心思想弄走元德,結果受害的是自己。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韓智恩 愛月 藝妓,曾被載允相救而喜歡他。載允到鬆州出任縣令期間,暗中替載允收集情報。

特別演出

演員 角色 介紹
都枝寒 東柱 既是世子的侍衛,也是竹馬之交。在李律入成為世子的那刻起,誓言要追隨到底。
鄭昊彬 尹部凖 尹利蓃父親。被金嵯彥栽贓為逆賊而遭其滅門。
崔智娜 李律母親 因為李律父親和金嵯彥的野心,而成為犧牲品。
趙賢植 楊內官 貼身照顧世子律,覺得刁鑽又敏感、整天都不舒服的律才讓自己不舒服。祈雨祭當時因為身體不舒服而逃過一劫。被金嵯彥殺害,獲鄭載允所救,並拜託前內醫院人士務必救活他而活下來。康復後繼續當律的內官。
安世河 許萬植 暗行御史, 皇派暗中往民間微服調查官吏問題。後來世子提到要把他調回中。
陳智熙 明國大使女兒 跟隨父親到朝鮮後,施計擺脫隨從想與情郎見面,卻被中殿娘娘的人綁走,意圖令世子陷入危機。後獲洪心和載允所救,成功令世子重獲大使的信任。

百日的郎君分集劇情

第1集
古代的朝鮮,朝政上表面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湧動,有大臣撿到了一塊寫有"冗"字的石頭,便被有心之人認為是非同小可的徵兆,將石頭獻給王上的弟弟陵宣君,慫恿其奪位篡權,但條件是必須放棄現在的妻子。另一邊,陵宣君的兒子李律還只是個小男孩,他生性貪玩,不愛讀書,常常令大人們哭笑不得。李律實在太過於頑皮,與孩子們玩兒遊戲時,用竹竿將孩子們打得青一塊紫一塊,大臣之女尹利瑞雖然也是個小女孩,但卻十分勇敢,路見不平便挺身而出,制止李律的行為。就這樣,李律與尹利瑞算是不打不相識,尹利瑞是一個樂於助人的女孩,她喜歡與好人相處,哪怕對方是身份低微的賤民,她也毫不嫌棄地與對方一起吃飯,這令李律感到很獨特。李律雖然只是個小孩子,但卻大膽地向尹利瑞表白,聲稱要與尹利瑞成親,尹利瑞眨巴著大眼睛,轉身跑回了家。從此以後,李律便發憤圖強,開始用功讀書,這晚,李律來找尹利瑞玩耍,誰知竟撞上尹家被逆賊殺戮,迫不得已之下,尹利瑞只好與哥哥先行逃亡,尹父則慘死於刀下。李律躲在暗處看著一切,握緊了拳頭。李律哭著回家,向父親求助,希望父親幫一幫尹家兄妹,可是逆賊們卻跪在了陵宣君面前,李律這才絕望地知曉,一切都是自己父親策劃的陰謀,而從這一天起,自己的母親也離奇地失足摔死了,倒是父親成了天下之主。李律崩潰了,他無法接受這命運的鉅變。李律傷心地痛哭流涕,父親卻告訴他,從此以後,李律便是國之根本,不可以再輕易哭泣。十六年後,李律已經成為一個風度翩翩但卻異常冷漠的少年,他雖然是太子,但卻根本不快樂,過得也並不自在,更見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露出笑容,如果有違反者,便要狠狠懲罰他們。更令所有人無奈的是,李律總是逃避與太子妃圓房,這讓陵宣君,也就是如今的王上非常震怒,認為是兒子太過於違拗,才導致陰陽失調,上天責罰,乾旱無雨。李律最近總是感到胸痛難忍,但他對屬下依舊嚴厲,終於有一天,李律的病症復發,暈倒在地,令眾人十分惶恐。此時,尹利瑞也已經長大成人,不過她再也不是千金小姐,而是一個身份卑微的採藥女,化名為"洪心",因為一直到28歲也沒有嫁人,而被視為"異類"。這天,洪心等大齡未婚青年得知一個訊息,世子為了讓上天降雨,要求民間必須"陰陽調和",命令所有大齡青年必須儘快完婚,洪心等人一片譁然,認為世子一定是瘋了。然而,此時此刻,李律在中還沒有甦醒,大臣們人心惶惶,認為世子的身體也許不會好轉了。其實,世子並非無緣無故生病,而是裝病,因為世子察覺到,繼任王后一直視自己為眼中釘,這才加強了防範,沒有喝下每天送來的湯藥。李律雖然懷疑新王后對自己動了手腳,但現在一切都苦於沒有證據,只有找到證據,才能扳回一局。李律與心腹外出,正巧洪心也已經回到了這裡,兩人非常偶然地在櫻花樹下相遇,李律覺得眼前的女孩非常熟悉。

第2集
李律發覺遠處櫻花樹下的女子很像尹利瑞,便急衝衝地追趕過去,化名為洪心的尹利瑞誤以為有仇人認出了自己,慌忙中拔腿就跑,李律沒有追到人,只能作罷。這時,洪心以為自己安全了,沒想到遇到了在漢城府任職的鄭在雲,鄭在雲覺得洪心形跡可疑,可看著洪心只是個普通女子,他也只能跟在洪心後面,準備盯著她到底要做些什麼。李律回到中,世子嬪大著膽子詢問李律,到底是真的生病了,還是為了躲避與自己圓房,才假裝生病呢?而且,世子嬪還表示,促成這樁婚姻的人並非自己的父親,而是當今的王上,如今,李律雖然是一國之根本,但如果沒有子嗣,這國之根本又怎麼會穩固呢?世子嬪坦誠表示,這是自己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懇求李律,希望今晚能夠擁自己入懷。李律的表情逐漸變得冰冷,他斬釘截鐵地告訴世子嬪,自己的身心都很無可奈何,無法答應世子嬪的請求。世子嬪冷著臉離開,去見自己的父親,稟明計劃沒有完成。李律沒空搭理世子嬪,他在尋找給自己下毒的凶手,發現醫女宋善很可疑,而世子嬪則與宋善有所接觸。於是,李律便去找世子嬪問話,還找來醫女為世子嬪把脈,世子嬪明顯緊張起來,原來,世子嬪作風不檢點,明明與世子沒有發生過關係,但卻懷有了他人的身孕。李律出於善良,還是給了世子嬪一些時間,沒有馬上定罪。王上命令李律替自己去參加祈雨祭,因為現在天災不斷,土地上滴雨不下,大臣和百姓們都十分惶恐。李律不願前往,這令王上非常震怒,王上知道,自己的兒子一直因為篡權一事難以忘懷,但事已至此,已經無法挽回什麼。李律的目光十分冰冷,他答應去參加祈雨祭,但是等自己回來以後,便只是這個國家的世子,而並非父親的兒子。晚上,李律寫著日記,從入到現在,他對父親的怨恨從來沒有減少半分,李律非常思念尹利瑞,他一定要讓傷害尹家和自己母親的幕後主使付出代價。世子嬪深夜讓父親入,告知自己懷有他人孩子一事,世子嬪不但沒有改過之心,還打算狠下心來,弄死世子,這樣一來,自己與腹中的孩子便安全了。於是,世子嬪的計劃開始了,在世子前去祈雨祭的途中,世子遇到了埋伏,黑衣殺手們個個身手不凡,世子在逃亡的路上,與心腹互換了衣服,但還是沒能擺脫追兵,被一箭射中,受傷跌落山林,幸好被平民百姓所救,只不過在跌落的時候,世子的頭撞到了岩石,導致失憶了,世子並不知道,這戶百姓的家,就是尹利瑞落腳的地方。

第3集
李律流落民間,他失去了記憶,但卻陰差陽錯地見到了洪心,只不過李律此時已經不再記得洪心了。另一邊,繼任王后正在眉開眼笑,她得知李律已經無影無蹤,不禁感到十分解氣,如此一來,繼後的兒子西元便可以成為名正言順的太子了。李律在民間的處境倒是尷尬不已,他雖然不記得自己是誰,但卻無法忍受民間貧苦的環境。世子嬪出來見父親,詢問父親是如何加害世子的。另一邊,洪心為了抵抗與其他男人成婚的命令,正在被縣官責打,可無論怎麼懲罰,洪心都拒絕隨便找個人結婚。這時,李律晃晃悠悠來看熱鬧,洪心的養父為了救女兒一命,便謊稱李律名為元德,是剛剛從戰場前線回來,準備與洪心成親的。縣官聽聞此言,這才放過了洪心。其實,養父知道洪心是富貴人家的大小姐,這麼多年來,讓洪心在鄉下長大,養父已經覺得十分慚愧,如今連婚事都如此草率,實在讓人心酸。可是,洪心卻是一個陽光樂觀的女孩子,她沒有一絲一毫埋怨養父的意思,只是牢記著養育之恩。李律失去了記憶,便想從村民們口中得知,自己是如何來到這裡的。大家胡編亂造,聲稱李律是剛從戰場回來,就迫不及待地來見洪心,急著要親近一番。可是,李律根本不相信這種無稽之談,他現在雖然懵懵懂懂,但仍然保持著世子高冷的氣質,不喜歡與人親近,也不輕易相信他人。另一邊,洪心仍然想擺脫被迫成親的命運,原來,她在當年與哥哥走散了,所以一直在尋找哥哥,不希望在沒有任何家人的情況下成親。洪心與李律見面,她也不再記得,眼前這個失憶的英俊男子,就是多年前曾經許諾要娶自己的小男孩。令洪心很驚訝的是,李律堅持反對成親,洪心便勸說李律,希望彼此能夠假成親。正當二人舉行結婚儀式時,一直萬里無雲的天空竟然烏雲密佈,看這架勢,長久乾旱的大地終於迎來了一場甘霖!看來,世子的婚姻當真應了陰陽調和這個預言,只是傻乎乎的縣官們並不知道,眼前這個邋里邋遢的年輕人,其實是國之根本。另一邊,鄭在雲也在思念著親人,原來,鄭在雲就是洪心的哥哥,只不過這麼多年來隱姓埋名,而洪心也長成了大姑娘,所以兩人根本沒有認出彼此。新婚當晚,李律鄭重其事地告訴洪心,自己雖然喪失了記憶,但決不允許洪心碰自己一根手指頭!洪心只覺得這個男人太不可理喻,她故意接近李律,還為他寬衣解帶,李律也氣壞了,翻身壓住洪心,最終,兩人達成和解,井水不犯河水。第二天一大早,洪心便讓李律吃農家的飯菜,李律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飯菜,只覺得簡陋得難以下嚥,洪心非常不悅地瞪著李律,逼迫他全部吃掉。就這樣,世子李律穿著平民百姓的衣服,抗拒吃簡陋得飯菜,可洪心卻毫不心軟,覺得只要讓李律餓上一陣子,一切問題便會迎刃而解。

第4集
中,王上看著眼前的肉餅,不由得想起世子蹤影全無,王上的心情越發惱怒,他將氣都撒到了繼後身上,認為繼後不去追查世子的下落,實在罪大惡極。繼後可憐巴巴地帶著兒子西元,在王上面前陳述忠心,王上這才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些過分,言語偏激。李律與洪心度過了尷尬的一晚,可村子裡的人都以為這對小夫妻新婚燕爾,十分甜蜜,那些終日裡閒來無事的婦人們,更是羨慕洪心嫁了一個相貌俊朗的夫君,只有洪心心裡清楚,她與李律不過是對假夫妻。李律獨自一個人去集市上游蕩,批判小販販賣的布料太過於俗氣,小販以為李律能花高價買好貨,誰知李律身無分文,小販便氣沖沖地潑了李律一身汙水。李律心情鬱悶,感到又餓又渴,便來到一家小攤,吃了滿滿一大碗湯飯,可吃完飯後,他卻無錢付賬,攤主要拉著李律去衙門,多虧洪心及時趕到,這才為李律解了圍。可是,李律十分不讓人省心,他從未獨自在社會上闖蕩,因此非常好騙,被人騙著簽下了高利貸,令洪心生氣不已。洪心去找放高利貸的人理論,但於事無補。洪心現在只要一看見李律,就覺得氣不打一處來,可李律倒不以為然,還用借來的高利貸的錢翻修了洪心家的房子。晚上,洪心生氣地斥責李律,可李律此時卻擺出了一副郎君的樣子,聲稱既然是翻修了洪家的房子,洪心就理所應當承擔債務。洪心氣得咬牙切齒,說什麼也不肯與李律在同一個房間裡待著。李律閒來無事,便下到水田去玩耍,誰知腿上被水蛭叮住,李律剛開始不以為然,等到疼痛難忍時,終於迫不及待跑上了岸。洪心見到李律這副模樣,又好氣又好笑,便讓他在家裡做草鞋,補貼家用。李律驕傲地昂著頭,不肯答應做草鞋,洪心哭笑不得,一個四肢健全的大男人,卻在家裡什麼也不做,真是太不像話了!李律倒不覺得自己有錯,在他看來,自己不是大家口中的"元德",自然也不應該做粗活兒。可是,李律的話在洪心聽來,完全是不願意幹活兒而找的藉口。這時,院子裡飄起了櫻花,李律看著花瓣,感到這一幕非常熟悉,但又說不上來在哪裡見過這紛飛的花瓣。另一邊,世子嬪在中也是很不安心,因為直到現在還沒找到世子的遺體,世子嬪擔心世子併為死去,而她的肚子正在一天天大起來。

第5集
世子李律病倒了,醫生給出的建議是,不如吃鹿茸來補身體。洪心嚇得連連擺手,對於一個貧苦家庭來說,怎麼吃得起鹿茸呢?迫於無奈,洪心便準備親自上山去採藥抓山雞,勉強給李律補一補身體。洪心費盡辛苦,終於獵到了一隻山雞,她將山雞和草藥放在一起燉了湯,親自喂李律喝下。李律喝下雞湯,漸漸有了力氣,他睜開雙眼,看見洪心躺在自己旁邊睡著了,那副樣子讓李律非常心動,不由得伸出手撫摸了洪心的臉龐,洪心這時恰巧醒來,李律趕緊裝得若無其事。洪心的養父上山,偶然遇見了官兵在搜查可疑人,他以為這些官兵來者不善,便趕緊謊稱自己根本就沒見過奇怪的人。洪心為了讓李律恢復記憶,便讓他試著做一些粗活,看看是否會喚起腦海深處的記憶。可想而知,李律對於劈柴、拔草等農活一竅不通,令洪心驚訝地張大了嘴巴。村子裡有村民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起了爭執,雙方各執一詞,互不相讓,李律怕他們在打鬥中碰壞了路邊的花朵,便挺身而出上前拉架,令洪心哭笑不得。由於李律被騙,洪心一家揹負了高利貸,洪心只好帶著李律去見官,聲稱李律是個二傻子,沒有行為能力,所以高利貸不能作數。街坊四鄰也紛紛作證,稱李律的行為舉止的確與他人很不一樣,看起來非常缺心眼。李律在一旁聽著,心裡感到很委屈,他爭辯自己沒有任何問題,官老爺只好判洪心繼續償還高利貸。洪心很是生氣,李律也憤憤不平,認為洪心為了錢,就要把自己說成不堪的二傻子,洪心不願和李律爭辯,一個人氣憤地離開了,而李律回憶著街坊們的話,感到非常鬱悶、中,大臣們向王上稟報,在水裡找到一具穿著世子衣服的屍體,但面容已經無法辨認。這麼一來,大家都以為世子真的不在人世,世子妃更是高興,準備開始拉攏勢力。洪心一直在尋找哥哥,她每個月中都會去橋上等待,希望與哥哥相遇,但願望總是落空,這令洪心非常沮喪。洪心心情不好,離開家幾天,李律如坐鍼氈,等到洪心回家的時候,李律明明非常在意,但是卻斥責洪心不為自己考慮,不聲不響就消失不見,洪心自然也懟了回去,兩人簡直是一對歡喜冤家。村裡的樸老頭舉辦壽宴,還做了許多詩作,李律嘲諷此人的詩作難以登大雅之堂,他當眾吟詩,諷刺樸老頭,令大家都很驚訝,沒想到李律竟然是一個滿腹經綸的人,村婦們這才對李律改變了印象,對他大加稱讚。洪心也發現了李律的可貴之處,她便讓李律抄寫文書,去集市上換錢。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百日的郎君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18/09/10 5.026% 5.527%
2 2018/09/11 6.199% 6.882%
3 2018/09/17 6.000% 6.229%
4 2018/09/18 7.274% 7.814%
5 2018/09/24 4.362% 4.799%
6 2018/09/25 6.923% 7.232%
7 2018/10/01 7.991% 8.785%
8 2018/10/02 9.223% 9.995%
9 2018/10/08 9.089% 9.790%
10 2018/10/09 10.263% 10.904%
11 2018/10/15 10.120% 10.790%
12 2018/10/16 11.170% 12.325%
13 2018/10/22 11.333% 12.502%
14 2018/10/23 12.670% 13.455%
15 2018/10/29 12.159% 13.033%
16 2018/10/30 14.412% 15.169%
平均收視率 9.042% 9.702%
特輯 2018/11/10 1.976% 2.233%

百日的郎君原聲音樂

Part.1(發行日期:2018年9月11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抹去(지워져) Gummy 03:52
2. 抹去(Inst.)   03:52
 

Part.2(發行日期:2018年9月25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這份愛(이 사랑을) 振永 04:18
2. 這份愛(Inst.)   04:18
 

Part.3(發行日期:2018年10月16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櫻花戀歌(벚꽃연가) Chen 04:18
2. 櫻花戀歌(Inst.)   04:10
 

Part.4(發行日期:2018年10月23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Believe SBGB 03:50
2. Believe(Inst.)   03:50

Part.5(發行日期:2018年10月30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記住(기억할테니까) NeighBro. 03:58
2. 記住(Inst.)   03:58
 
百日的郎君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一半的一半
  • 謊言的謊言
  • 實時愛 第二季
  • 天氣好的話我就去找你
  • 鬣狗/Hyena
  • 你好德古拉
  • 嗚嗡嗚嗡 第二季
  • 延南洞吻神
  • 超能警探
  • 怪咖!文主廚
  • 夫妻的世界
  • 無人知曉
  • 花樣年華
  • 咒術/謗法
  • 那個男人的記憶法
  • 365:逆轉命運的1年
  • 森林/Forest
  • 快過來
  • 再見媽媽
  • 機智的醫生生活
  • The Game:朝著0點
  • 如實陳述
  • 大於或等於75度
  • 金錢遊戲
  • 藍月亮
  • 觸控/Touch
  • 浪漫醫生金師傅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