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鬥/duel

決鬥/duel劇情簡介

《決鬥/duel》講述的是與克隆人相遇後被捲入驚人事件中的刑警張得天(鄭在詠 飾)、對張得天與克隆人之間的關係產生疑問並開始追蹤真相的崔朝惠(金廷恩 飾),與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對決,分為善惡兩方的克隆人(樑世宗 飾)之間的故事。刑警張得天為了守護珍貴的東西而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對成功野心勃勃的檢察官崔朝惠為了成功而選擇了利用青梅竹馬,令其捲入驚悚的事件;克隆人“成勳”為了生存選擇了嫁禍給失去記憶的成俊”。

決鬥/duel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鄭在詠 張得天 45歲,行事粗糙的重案組隊長,在家卻是一名女兒傻瓜,是一位為了守護珍貴事物而做出錯誤選擇的老練刑警。
金諪恩 崔朝惠 38歲,首爾地方檢察廳重案部檢察官,自信能幹、毫不隱藏對成功的野心,渴望成為下一任部長檢察官。
樑世宗 李成俊 24歲,失去記憶的嫌疑人,為了找回遺失的記憶而不停追尋著與自己擁有相同面貌的克隆人李成勳
成勳 24歲,陷害李成俊使其蒙受冤獄的克隆人,雖然和成俊長的一模一樣,卻與成俊有著明確的善惡對比,是一位神祕的殺人魔。
李容碩 歲數不明,和成俊和成勳長的一模一樣。1993年為某醫院醫生,因特別事故死亡並遭到冷凍。
徐恩秀 柳美萊 27歲,星州日報醫學部二年資歷記者。

張得天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娜允 張秀妍 11歲,張得天的女兒,慢性骨髓型白血病患者。
尹敬浩 李亨植 39歲,城北警察局重案組刑事。
崔雄 羅秀浩 30歲,城北警察局重案組刑警,張得天的搭檔,尊敬張得天的同僚後輩。
李哲民 樸柳植 張得天的同期同事,曾提供內幕訊息予楊萬春,助其賭檔逃過警察追查。此事雖被張得天識破,但張得天並無向警局報告,因而對張得天心生感激。

崔朝惠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藝恩 羅頌伊 29歲,崔朝惠檢察官辦公室搜查官。
李成旭 具本碩 42歲,崔朝惠檢察官辦公室搜查官。

柳美萊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金基鬥 金益鴻 30多歲,記者,柳美萊的學校及新聞社前輩。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金寶靜 柳正淑 擁有所有事件決定性線索的神祕人物。
沈完俊 楊萬春 延邊出身,私人賽馬組織老闆。
曹秀香 樸淑珍 會長的女兒。
  娜萊 楊萬春手下。
林一圭 車吉浩 替韓理事辦事之人。
  韓理事 替樸淑珍辦事之人。
  樸淑珍  
趙載龍 真丙俊  
周錫泰 安廷東 第1集被綁票小孩慧珠的爸爸

決鬥/duel分集劇情

第1集
秀妍是張隊長的女兒,現在被綁匪綁架,綁匪警告張隊長不能讓警方介入,張隊長自己就是警察,但是為了女兒他不得不帶著一大筆錢隻身前往贖秀妍,張隊長到了指定地點並沒有看到人,綁匪託人給張隊長送去一個儲物櫃的密碼,並讓其把錢放在裡面之後就離開,張隊長只能照做,綁匪給張隊長髮去一張照片是秀妍所在的位置,但是張隊長趕到後發現秀妍並不在,張隊長悲痛萬分。而另一邊警局的崔檢察官知道這件事便派人前去支援,張隊長認為崔朝惠(崔檢察官)派人出動綁匪才會收了錢又將秀妍帶走,為此他非常生氣,而崔朝惠這邊通過定位查到綁匪正往機場方向去,警方立刻追出去了,警察到了機場螢幕顯示的定位四處移動,他們才意識到被騙了。而張隊長被綁匪指著去了汽車站,張隊長到了之後綁匪打電話讓他把錢帶走,因為張隊長帶去的都是假錢。張隊長在汽車站四處打聽,他看到一個疑似凶殺的人,一句話沒問就將其狠狠揍了一頓,但其實真正的凶手正在一旁偷偷看著,只是奇怪的事凶手和被張隊長的打的人長得一模一樣。這件發生在十天前,張隊長和秀妍開心地在家吃飯,突然張隊長接到電話有案子發生,張隊長立刻回警局帶著人去了。柳直和別人聚眾賭博,楊萬春是他的手下,楊萬春正在給柳直交錢時張隊長趕到了,柳直說自己家裡困難而且再三保證這是最好一次,張隊長最後還是決定放了他們,走的時候張隊長帶著柳直一起回去,他還順路去給秀妍買了一個月的藥。晚上張隊長跟兩個朋友吃完飯後獨自走回去了,在路上他還給女兒買了一個漂亮的髮卡,儘管秀妍因為白血病一直在接受化療,而且也根本沒有頭髮,但張隊長一直很為女兒驕傲,他還想著等秀妍的並好了肯定能得到韓國小姐的冠軍。髮卡拿回家秀妍並不是很高興,她因為自己沒有頭髮一直很苦惱,張隊長安慰再三秀妍才高興起來,兩人聊著聊著秀妍突然流鼻血了,張隊長非常緊張要立刻帶秀妍去醫院檢查,但是秀妍為了給爸爸省錢一直不願意去,好在沒多久鼻血就止住了,晚上秀妍等爸爸睡著後還偷偷將自己的零花錢放在張隊長的錢包裡。第二天一早張隊長就出去辦案了,他現在在負責一起綁架案,受害人安代表的兒子被人綁架了,安代表懷疑綁匪就是他曾經抱養過的一個女人,沒多久崔朝惠打來電話說已經找到了安代表兒子的屍體,張隊長立刻帶人趕去案發現場,小孩和情婦都死了。就在這時醫院給張隊長打來電話,醫院現在研究出來一種新的有可能治好秀妍的藥,張隊長當然很高興,但是用這必要需要三個億,張隊長一時根本無法拿出這麼多錢,他很苦悶。突然崔朝惠來找張隊長拜託其對這一次的案件放手,張隊長認為現在死了這麼多人他要偵查到底,他不願意,因為他的老婆就是在懷中秀妍即將臨盆的時候被人殺害了。晚上張隊長一個人坐在辦公室,突然房東打來電話說秀妍出事了,張隊長立刻趕往醫院,秀妍突然病重需要立即手術,但是面對高昂的醫藥費張隊長慌神了。秀妍做完手術離開時,救護車突然停在半路,張隊長受傷,秀妍被人劫走了。張隊長把打的那個人銬起來以後立即去追另外一個了。

第2集
張得天把李成俊用手銬鎖在路邊後,又拼命的跑去追另一個李成俊,但是最終沒有追上。李迥直和羅秀浩來了之後四處找尋另一個跑掉的李成俊,也沒有找到。張得天以為另一人是眼前這個李成俊的胞胎兄弟。於是他憤怒的拿槍指著李成俊,讓他說出跑掉的人的下落。李成俊被眼裡滿是恐懼和無助。他拼命的嘶吼,他也不知道剛才的人是誰,自己一點記憶也沒有。在回警局的車上,李迥直盤問著李成俊。李成俊說別人給了他一張去首爾的車票,還給了他一張寫有張得天名字的紙條。除此之外,他什麼也不記得了。眾人的盤問逼的李成俊幾近崩潰。他偷偷的把從自己口袋裡掉出來的小姑娘的髮夾藏了起來。李成俊鎖住了正在開車的羅秀浩的脖子。車子失了方向,躥進了一處建築停了下來。李成俊趁機逃跑。張得天追了上去。爬到一處高樓上,張得天看到李成俊想要跳樓。他把李成俊攔了下來,用槍指著他的腦袋說如果人不是他殺的那就去找凶手。 李成俊到了警局之後,崔朝惠負責他的案件。張得天告訴崔朝惠,雖然自己現在很像個瘋子,但是求她這次好好調查。崔朝惠採集了李成俊的指紋和頭髮,去和之前在救護車上和張得天打鬥的人做對比。崔朝惠發現李成俊的指紋和DNA和凶手的完全符合。崔朝惠覺得凶手就是眼前的李成俊。但是,張得天不這麼認為,他明明就看到了那個和李成俊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他向崔朝惠下跪,求她先不要那麼快結案。崔朝惠答應了他。她吩咐部下連線李成俊的腦電波,用測謊儀測試他。李成俊看著張得天女兒的照片沒有反應,但是看到注射器和自己的照片時,反應很強烈。他腦海中有模糊的記憶,那個長得和自己一樣的人給自己注射了什麼東西。崔朝惠看到他的反應後,又覺得凶手就是李成俊,著急結案。 在城北一處荒郊野嶺發現了一具女童屍體。大家怕是張得天女兒的,所以去現場的時候,大家瞞著他不讓他去。張得天去了之後,拼命的往前走想要去確認那是誰。大家攔著他不讓他靠近。最終,法醫問了張得天秀妍腿上是否有燙傷,因為那具女童腿上有。張得天激動的說女兒身上沒有,聽到死者不是女兒的時候,他哭了。看守所裡的警察不讓醫生給李成俊治療手部的傷。張得天看到後於心不忍。醫生說李成俊手部的傷是刀子故意劃開的。張得天意識到不對勁,凶手手上的傷是碰到了擔架導致的,應該很快就好了。他更確定凶手不是眼前的李成俊了。 楊萬春因為之前聚眾賭博的事被抓。他的手下綁架了張得天,讓他給兄弟們一個說法。李成俊被關進了牢裡。張得天來看他,答應他會把他從牢裡救出去,讓他答應出去後幫自己找女兒。李成俊和楊萬春在轉移監獄的途中,張得天製造了車禍,救出了李成俊赫和楊萬春。看到警察後,張得天顧不上楊萬春了,帶著李成俊開車離開。楊萬春的手下被擊斃了一個,楊萬春因此特別的恨張得天。 警察堵住了張得天的車,張得天和李成俊;兩人不得已縱身跳下了大橋,落入江中。

第3集
張得天和李成俊一起跳下了大橋,落入了江中。崔朝惠得知此事後,下令張得天事件對外對上級都要保密。天下著暴雨,張得天把李成俊從水中拉出來。兩個人接近虛脫,李成俊的胳膊還受了重傷。搜查隊員拿著手電筒找尋兩人的蹤跡。他們發現了沾滿血跡的一塊囚服的碎布。李迥直和羅秀浩拿走了那塊碎布。崔朝惠來到部長檢察官於秉真的辦公室,希望他把此案件定為非公開案件進行調查。 李成俊在一處蔬菜大棚旁邊的空地上清洗著自己受傷的胳膊。他們躲過搜查人員,偷了一輛居民車離開。兩人決定去釜山,因為李成俊的記憶只停留在兩天前的釜山。他們要去找那個給李成俊車票的流浪漢。柳美萊和前輩來到張秀妍治病的醫院,問工作人員被選定注射幹細胞的孩子是否還在醫院裡。工作人員說孩子已經送去山永醫院了。當柳美萊說自己剛從山永醫院回來,而且看到那裡的殊病房只有老爺爺的時候。工作人員突然支支吾吾的說自己不是管此事的人,並不清楚。柳美萊之所以調查此事,並不是因為自己是記者。因為之前母親去世的時候,她收到了一份很早就存在銀行的遺物。裡面有母親當護士時候的患者病例還有一些幹細胞研究資料。張得天和李成俊來到釜山的客運站,兩人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流浪漢達洙。流浪漢看到李成俊的臉後拼命的跑,張得天抓到他後,看他好像很久沒吃飯的樣子。於是,他給達洙買了些吃的。達洙解釋當時有人說如果自己給李成俊車票並確認他坐上去首爾的車就可以給自己劃掉500萬的債務。他拿女兒去做債務擔保人借高利貸,後來才知道那些人是賣人體器官的人。李成俊從衛生間牆上貼的各種賣人體器官的小廣告上,找到了達洙說的白室長的電話。達洙打給白室長說自己要還錢。白室長給了他們聯絡方式和地址。張得天給李迥直打去電話說自己在釜山,自己可能需要他的幫忙。崔朝惠看到了李迥直的手機上顯示的號碼,發現是釜山的。聯想到當時審訊李成俊的時候,他說自己的記憶只停留在釜山。她覺得張得天二人一定是去了釜山。 張得天來到白室長的據點,解救了孩子們。他們發現沒有達洙的孩子珠夏。一問才知道,陳秉俊帶著孩子去做手術的地方了。崔朝惠帶人來到白室長的據點,通知了孩子們的家長。達洙沒有看到自己的女兒,他很傷心,以為女兒已經死了。克隆人李成俊撞了陳秉俊的車,把他帶到一處廢棄建築。張得天和李成俊到來的時候,只有孩子一個人在陳秉俊車的後備箱裡。他們解救了孩子後,李成俊循著地上的血跡找到了克隆人藏陳秉俊的地方。他想要救陳秉俊,但是克隆人還是殺了他。兩人打了起來,克隆人把陳秉俊的死嫁禍給了李成俊。張得天也循著血跡找到克隆人,但是剛拿出槍就被身後的人一棒打暈了。達洙說要見白室長,但是眼前被抓走的人就是白室長。他一直說不是,眼前的白室長和當初讓自己送李成俊上車的人不是同一人。克隆人告訴李成俊他下一個要殺的人是崔朱植。

第4集
崔朝惠等人到達的時候,張得天和李成俊已經離開。崔朝惠命人採集現場的指紋和DNA,跟張得天、李成俊的作對比。柳美萊也從母親的遺物中看到崔朱植的名字,她打算去找他。張得天一直以為女兒被綁架是因為自己和崔朝惠一人拿了5億的事情,但現在看來並不是。女兒被綁架或許和李成俊有關,必須要先查明李成俊身世。崔朝惠收到了李成俊寫的殺人預告書,他說自己要殺下一個人。崔惠把羅秀浩和李迥直調來檢查廳工作。因為如果李成俊要殺人,那麼和他在一起的張得天一定也脫不了干係。而羅秀浩和李迥直是最想阻止他的。張得天給李迥直打電話,他一直不接。張得天回到車裡,看到李成俊喘不上氣。克隆人在監控器裡看到張秀妍醒了。他來到張秀妍的身邊。秀妍問他自己的父親在哪裡。他說不在這裡,然後又給張秀妍打了一針鎮定劑後離開。他也感覺到胸口劇痛。李成俊回憶起自己的腦海中有狗打架的叫聲。張得天覺得那是鬥犬。他打電話給李迥直讓他幫忙查崔朱植。崔朝惠讓部下偷偷得跟著李迥直去了洗手間。李迥直和張得天的談話全被他聽見了。崔朝惠命大家開始查崔朱植,還說以後要資訊共享。柳美萊和她的前輩一起去了一個私人偵探那裡查了有關崔朱植的資訊。前輩一直很照顧柳美萊,幫著付錢。柳美萊很不好意思,直說自己會分期歸還。資訊顯示崔朱植已經於1992年死亡。但是,母親的病例上崔朱植1993年分明有就診記錄。他們又查到崔朱植有一個弟弟叫崔朱浩,打算去找他。楊萬春特別恨張得天,正在派人找他。崔朝惠的女部下對羅秀浩特別有好感,這事讓羅秀浩覺得特別尷尬。柳美萊最先找到崔朱浩,她說自己的母親是崔朱植1993年就診時的護士。崔朱浩告訴了她可以見自己的地址,讓她明晚來找自己。柳美萊走後,張得天也找到了崔朱浩。他謊稱警察調查汙染問題,讓崔朱浩打開了門。他跟崔朱浩談話覺得他不對勁,他仔細的打量了崔朱浩的樣子。李成俊回憶起崔朱植耳朵上有傷疤。張得天馬上想到剛才的崔朱浩耳朵上就有。他又回去找崔朱浩,發現人已經離開。崔朝惠的人查到崔朱浩明晚會去華城一個鬥犬的場所。李迥直把這事告訴了張得天。張得天和李成俊趕往鬥犬場。崔朝惠也帶人開始行動。所有人的通訊裝置全部上交,避免李迥直和張得天聯絡。柳美萊和她的的前輩最先到達。他們只讓柳美萊一人進去,前輩只好在外面等。崔朱植見到柳美萊後拿下了自己的假髮,說自己就是崔朱植,當年要不是她母親,自己不會是現在的樣子。他作勢就要向柳美萊報仇。這時,張得天和李成俊也來了。他們從監控器上看到了李成俊,崔朱植覺得很震驚,他命人把李成俊帶來。他抓著李成俊的衣領問他為為什麼他會出現,還一點都沒有老。自己明明已經把他殺了,如今自己只好再殺他一次。這一幕被門外的柳美萊看在眼裡。她拿著手中的照片,照片上人的穿著一看就是很多年前的。但是照片上的人卻是眼前的李成俊。這讓她很吃驚。她打電話給前輩,但是前輩的手機被撞倒地上,摔壞了。

第5集
崔朱植看到李成俊,發了瘋似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抓著李成俊的衣領,告訴李成俊自己還要再殺他一次。在他拿起棒球棍將要打下去的一剎那,李成勳來了。他拿著槍,關了燈,開槍打死了崔朱植的手下。他逼著崔朱植交出了當年進行器官移植的人的名單,之後把崔朱植一槍斃命。張得天看到了楊萬春帶著人也來了鬥犬場,他知道楊萬春是來找自己報仇的。於是,他連忙躲起來。柳美萊的前輩金益洪看到張得天很激動,他以為張得天現在還是那個全能警察。張得天為了避開楊萬春躲了起來。金益洪連忙跑過去,張得天覺得他礙事,一直嫌棄她。崔朝惠也帶人趕來了,他們清理了現場。 李成俊把李成勳拿到的名單握在了自己手裡,李成勳一直對他拳打腳踢。李成俊依然不撒手。柳美萊在隔壁屋裡嚇的不敢出聲。李成俊問李成勳張秀妍在哪裡。李成勳告訴他,張秀妍在自己家。最終,李成勳拿走了名單。李成俊問他是不是也是克隆人的時候。李成勳愣住了,他轉過身來問李成俊究竟記起了什麼。車吉浩給他打來電話,告訴他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他才離開。張得天為了逃跑,挾持了李迥直。部長檢察官給崔朝惠打來電話,不過她並沒有接。李成俊拿著槍指著柳美萊,讓她不要聲張,他需要柳美萊的幫忙。柳美萊偷偷的把剛才拿出來的和李成俊長得很像的那個人的照片藏了起來。柳美萊告訴他,自己幫他其實也是有一點私心的。柳美萊幫張得天和李成俊逃出來以後,他們找到了金益洪。路上,碰到檢查車輛的警察,張得天拼命讓金益洪掉頭。金益洪覺得張得天已經不是那個全能警察了,他不想惹事。於是,他和柳美萊商量讓張得天和李成俊自己離開。但是,柳美萊想幫他們。金益洪一聽說張得天要借自己的車,連忙提出願意送他們去首爾。到了柳美萊的家後,柳美萊想要給張得天縫合手臂。李成俊連忙說自己縫就好了。張得天吃了止痛藥後睡著了。柳美萊給李成俊看了自己母親的照片,希望他可以認識母親。車吉浩跟蹤張得天來到柳美萊家樓下。柳美萊把自己的車借給了張得天他們,她還把母親的照片給了李成俊,希望他可以看著照片然後想起什麼。李成俊坐進車裡以後,忽然記起了些許有關於柳美萊母親的事。當時,懷著孕的柳美萊的母親在B超的下面寫上了,我的女兒,美萊。 張秀妍醒了,看到陌生的環境,又開始找父親。李成勳在洗澡的時候,他的背上露出了傷痕。他想起了自己和李成俊的對話,生氣的把水龍頭關了起來。車吉浩打來電話窺探名單的事,李成勳看出了他的心思。李成勳拿著名單陷入沉思。他意識到身後有人,忽然拿起槍轉身對著身後的人。定睛一看,是張秀妍跑了出來。秀妍哭著問父親在哪裡。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

決鬥/duel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排行 TNmS全國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所有節目 戲劇節目
1 2017/06/03 2.028% 2.385% 4 2 1.2%
2 2017/06/04 1.938% 2.160% 1
3 2017/06/10 1.966% 2.431% 5 2
4 2017/06/11 2.182% 2.853% 2
5 2017/06/17 1.502%   13 1.1%
6 2017/06/18 1.949% 2.390% 4 1.6%
7 2017/06/24 1.530% 1.998% 9 1.2%
8 2017/06/25 1.796% 2.098% 3 1.3%
9 2017/07/01 1.666% 1.968% 8 1.0%
10 2017/07/02 1.703% 1.905% 7 1.3%
11 2017/07/08 1.567%   11
12 2017/07/09 1.730% 1.958% 9 1.6%
13 2017/07/15 1.426% 1.570% 13 1.3%
14 2017/07/16 1.598%   3
15 2017/07/22 1.316%   21 2 1.4%
16 2017/07/23 1.668% 1.629% 13 3 1.5%
平均收視率 1.723%   - 1.29%
決鬥/duel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主演相關韓劇
  • 怪物
  • 都想做好
  • 結婚作詞離婚作曲
  • LUCA: The Beginning
  • 頂樓 第二季
  • 智異山
  • 時空追捕
  • 你好?是我!
  • 西西弗斯:神話
  • 基督山小姐
  • 愛情場景編號
  • 紅天機
  • 朝鮮驅魔師
  • OK光姐妹
  • 成為飯吧
  • 哲仁王后
  • 女神降臨
  • 甜蜜家園
  • 奔跑著
  • 前輩,那支口紅不要塗
  • 兒媳記
  • 鼠標
  • 月升之江
  • 模範計程車
  • 出軌的話就死定了
  • 複仇吧